时时彩平台计划群:(完本)愿为你流尽眼泪(江少勋聂长欢)免费阅读by明珠环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3:02

愿为你流尽眼泪(江少勋聂长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 困在车中的小孩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她总得想个法子把那些东西弄出来毁掉的好,要不然,她这一辈子难不成都要被聂长欢给拿捏的死死的?

     经纪人可是给她说了,《长歌天下》只要一播出,她主演的樊瑛姑绝对是要大火的,这样好的人设,简直堪比当年杨幂演的莫雪鸢,简直就是谁演谁爆,她之所以不择手段从聂长欢手里抢过来,就是为了把聂长欢这爆红的机会给抢走,把她一辈子踩的死死的!

     而长欢在听了聂长晴那一席话之后,不顾自己一日一夜粒米未进,拔了输液的针头就离开了医院。

     她如今和陆向远定居在蓉城,而母亲却还住在蓉城下属的那个小县城里,而丢丢,生下来一个月就养在母亲沈佩仪的身边,陆向远也见过几次,知道是未来岳母打小抱回来养着的孤儿。

     长欢拦了出租车,直奔小县城而去。

     车行中途,长欢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电话里母亲沈佩仪的声音还透着欢喜:“欢欢啊,向远今天怎么突然来看我和丢丢了?你还在片场吗?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长欢坐在车上,只觉得整个人都懵了,耳边是金戈铁马一般的嗡鸣,那刺眼的阳光在她的视线里不停的闪,闪的她无法自控的眼泪夺眶。

     可沈佩仪却仍是欢喜的说着:“向远带了那么多的东西来,还说他今日有空闲,要带丢丢出去玩半天,丢丢高兴坏了,又念着你怎么不回来一起去……”

     像是一记重雷,忽然在长欢的耳边炸开,她握紧了手机,一颗心突突直跳,似要破腔而出;“妈你说什么?向远把丢丢带走了?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走了多久了……”

     “怎么了欢儿?发生什么事了吗?”沈佩仪不明所以,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陆向远还是挺喜欢丢丢的,偶尔也会带他去游乐场玩,又因为他为人持重,沈佩仪向来对他很放心。

     长欢不知道自己怎样挂断的电话,陆向远是两个小时前带丢丢离开的,临走时说带丢丢去蓉城玩一天,吃过晚饭再送他回来。

     长欢让出租车司机停车,调转车头折回蓉城,她却一遍一遍拨着陆向远的电话。

     心里的绝望像是荒草蔓生,丢丢只是个三岁大的孩子,这样的小孩子,随便一个小小的意外都可能要了他的命,更何况,丢丢和陆向远很亲近,对他更是丝毫不设防,陆向远如果想做什么,简直易如反掌。

     可陆向远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时间分分秒秒过去,长欢近乎绝望的捧着快要没电的手机,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这苍茫天地间小小的一只蝼蚁,面对命运的翻云覆雨,毫无还击的能力。

     而此时已近中午,蓉城的初夏,暖阳炙热,只穿单薄衬衫也让人汗湿夹背,可此时,在蓉城市中心,即将竣工的星耀广场上,却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车子,车窗贴了极厚的车膜,根本看不清内里设施。

     因为临近中午,这里空无一人,阳光无遮无拦的落下来,车厢内的温度已经飙升超过了四十度。

     如果此时有人走近这辆车子,就能看到那车子里发出的细微声响,那几乎奄奄一息的小小孩子,因着求生的本能不停的用头撞着车窗,而高温缺氧导致的中暑和严重脱水,让那孩子大小便都失禁了。

     他撞着车窗的动作越来越轻微,此时就算有人靠近,也察觉不到这车子里的动静。

     极远处的一辆黑色路虎上,空调冷气开的很充足,那穿黑色西装面容俊逸的男人,正冷冷盯着那辆烈日下暴晒的车子。

     手机一直都在响,是聂长欢在不断的打来。

     他不接电话,她又一条一条的发来简讯。

     这般在意,近乎疯狂的举止,若说这孩子和她毫无血缘关系,倒是可笑了。

     他本来在看到那些照片时,也并未全然相信,可此时,却已经信了十分。

     年少时的情感不是虚妄的,他爱她,哪怕她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他开始平步青云的时候又重新投入他的怀抱,他也不在意,他接受她,与她订婚,甚至,已经决定开始筹备他们的婚礼。

     可聂长晴却告诉他,她消失的那一年,是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去了。

     而她生下的孩子就是丢丢,养在她母亲沈佩仪家中的那个小男孩。

     算一算那孩子的年龄,倒是正好和她失踪的日子对上。

     他能接受她年少时的背叛,可他不能接受她给别的男人孕育过孩子。

     这个孩子的存在,会是一根钉子,一直死死的扎在他的心口里,让他日夜难安。

     他无法放弃她,那么只能让这个孩子消失,孩子没了,他会把过去的那些不堪全都忘掉,他仍会娶她,与她一心一意的过日子。

     可她这般在意,那些语言亢奋激烈的文字,根本不是她往日的行事风格,她那样在意这个野种,是不是说明,她心里仍旧爱着那个当初让她舍弃一切私奔的男人?

     陆向远菲薄的唇间,那一缕讥诮的笑渐渐的淡去,他抬腕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那孩子此刻怕是已经命悬一线。

     陆向远沉声吩咐司机开车,车子缓缓启动,陆向远看了一眼座位上摆着的那一枚奇趣蛋,眼前不自主又浮现了那孩子一双大而灵动的眼瞳,他白胖的小手抓着他的衣袖,笑的眼睛弯起来:“向远叔叔,丢丢喜欢你……”

     他其实早该发现的,那孩子的那一双眼睛,和长欢的一模一样,他早就该怀疑的……

     陆向远的手指根根攥了起来,小小的一枚奇趣蛋被他握在掌心里,硌的手掌生疼。

     “停车,开回去……”

     陆向远忽然沉沉开了口,司机连忙调转车头,陆向远隔着窗子向那辆车子看过去,却不由得眉目一跳。

     璀璨的阳光下,一辆银灰色的宾利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那辆车旁边,而那从车上下来的两个身姿颀长的男人,正向丢丢所在的那辆车子走去。

第七章 别把人小姑娘折腾坏了

    璀璨的阳光下,一辆银灰色的宾利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那辆车旁边,而那从车上下来的两个身姿颀长的男人,正向丢丢所在的那辆车子走去。

     陆向远不敢逗留,吩咐司机直接将车子开走,车子逐渐的加速,陆向远从后视镜里看到,其中一个男人已经靠近了车窗,正弯腰向里面看去……

     车窗被砸破,那小小的孩子被下属从车子抱出来的时候,早已脸色通红周身滚烫,连气息都微弱的几乎觉察不到了。

     空气里满是难闻的味道,那小孩子的裤子斑驳湿透,臭气熏天,宫泽嫌弃的摆摆手捂住鼻子,远远退到了一边,江少勋却站着未动,看了那孩子一眼,吩咐下属:“快送到最近的医院去?!?/p>

     下属抱了奄奄一息的小孩子转身就向另外的车子跑去,江少勋却在这时看到了那个小孩子的模样。

     其实在他的眼里,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大多都是长的这个样子,圆圆胖胖的小脸,除了皮肤黑白,好似都一个样儿,可当他看到那孩子漆黑紧蹙的一双眉,还有抿紧的小嘴时,异样的熟悉感却忽然的涌上心头来。

     他心头泛起怪异的感觉,却又不知为何会这样,修长入鬓的眉微微蹙起来,再看向那孩子消失的方向,忽地就开口吩咐宋恒了一句:“去医院?!?/p>

     丢丢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近黄昏,他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漂亮的不辨雌雄的脸放大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丢丢抬手,揉了揉眼睛,小奶音还沙哑着:“你是谁呀……”

     宫泽笑起来:“小东西命还挺大?!?/p>

     江少勋起身走到床前,丢丢就骨碌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看向他。

     “这孩子眼睛生的真漂亮!”

     宫泽赞了一句,忽然想到了什么,侧首对江少勋道:“和那天在会所撞到你身上那姑娘,倒有点像呢……”

     江少勋不说话,只是目光沉沉落在丢丢的小脸上,这孩子的眼睛是真的很漂亮,而这孩子,也白嫩可爱,十分讨喜。

     “你家里人电话,你知道么?!?/p>

     江少勋原本想要直接丢给警察处理,可这个孩子总让他觉得莫名的熟稔,尤其这一双眼睛,真如宫泽说的那般,和那个女孩儿,十分的相像。

     丢丢眨了眨眼睛,抿着小嘴点点头:“知道?!?/p>

     江少勋看了宋恒一眼,宋恒赶紧拿出手机,丢丢就口齿清晰的念道:“152XXXXXX77?!?/p>

     “你叫什么名字?”

     “丢丢……”

     “这名字有意思?!惫蟛辶艘痪?,江少勋却又看了丢丢一眼,小孩子睁大了眼睛望着他,目光澄澈而又带着一点可怜。

     宋恒拨了号出去,那边几乎是立刻就接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

     长欢下车一路跑到医院的楼上,头发乱了,衬衫早已湿透了,甚至鞋子什么时候跑掉了一只她都不知道。

     直到冲进病房,看到躺在床上全须全尾乖乖睡着的丢丢,长欢那一直隐忍的泪,这才滂沱落了下来,她紧绷着的心弦骤然的裂开,整个人像是脱了力似的双腿发软脚步虚浮,这么短短的几步路,她却没有力气走过去。

     宫泽却看了江少勋一眼,唇角弯起笑的暧昧,江少勋目光从长欢身上掠过,却依旧是没有波澜起伏的平静。

     “谢谢你们……”

     长欢吸了吸鼻子,抬手想要抹掉眼泪,可却怎么都控制不住情绪,那泪依旧滚珠一样往下落,却是别样的娇媚可怜。

     微湿的发凌乱贴在她粉嫩脸颊和鬓边,还有几缕蜿蜒在她雪白纤细的颈肩处,黑与白强烈的对比碰撞,最简单的美,却在她身上格外的荡人心魂。

     江少勋淡淡颔首,原本想着小孩子的亲人来了就该直接离开,可看到是她,却又不想走了。

     长欢轻手轻脚走到丢丢床边,见他安然无恙呼吸平稳,不由得心中欢喜,握了他小手,眼泪又忍不住滴下来,若他当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决计也活不下去了。

     宫泽看一眼那女孩儿纤细却又玲珑的背影,不由得挑眉看向江少勋,“四哥,身段儿甚美……”

     他下巴朝着长欢的方向指了指,江少勋抬眸看过去,因着那姿势的缘故,衬衫微微绷紧了一些,越发显得腰细臀翘,雪白的衬衫被汗湿透,隐约能看到内里白的牛乳一样的皮子,而他站的这角度,却又堪堪能看到她胸口侧面的浑圆起伏,江少勋喉咙微微一紧,却是面色如初的看向宫泽,声音里含了一些冷肃开口:“你现在可以回公司了?!?/p>

     宫泽一摊手,好吧,他这会儿已经有些碍眼了。

     双手抄进裤兜里去,宫泽转身时还不忘调侃他一句:“你憋了三年了,可要悠着点,别把人小姑娘折腾坏了……”

     说完,不等江少勋动怒,宫泽立刻脚步飞快的走了。

     江少勋捏了捏手指,他倒是识趣。

     长欢瞧着丢丢无恙,这颗心放了下来,人也逐渐恢复冷静。

     “先生……真的很感谢您送丢丢来医院,只是我想知道,您是在哪里遇到丢丢的?”

     长欢站起身,转向江少勋,莫名觉得这男人好似在哪里见过,可却又想不起。

     江少勋没有回答,只是一手抄在裤兜里,闲庭漫步一般向长欢身边走了一步:“煞费苦心编排了这样一出,倒是不简单?!?/p>

     长欢微愕:“先生?”

     瞧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好似真的早已不记得他了似的,这做演员的,就是不一样,现实中也给你随时随地的飙演技,只是可惜,他实在是见的太多了。

     “这是你的儿子?”江少勋薄唇间含了一抹淡笑:“你倒是够心狠?!?/p>

     “先生,我不懂你的意思,还有,丢丢,丢丢不是我的儿子?!背せ睹蛄嗣蜃齑?,眼底有不易觉察的痛楚闪过,这个秘密,她曾答应了要保守一辈子,那就必得守一辈子。

     她不能连累了那善良无辜的人。

     “哦?”江少勋的回应似是不信。

     “先生,我真的很感激您今日救了丢丢,我,我会把您垫付的钱还给您……”

     长欢说着,就低头翻自己的包包拿出钱夹。

第八章 角色被换

    “先生,我真的很感激您今日救了丢丢,我,我会把您垫付的钱还给您……”

     长欢说着,就低头翻自己的包包拿出钱夹。

     江少勋看着她把钱夹里的钞票全都拿了出来递到他面前。

     这动作一贯是他对女人做的,今日倒是反了过来。

     这女孩儿,如果不是煞费苦心的在演一场戏,看起来倒像个好姑娘。

     “先生……如果不够的话,我,我可以微信转账给您……”

     江少勋不接她递过来的钱,只是似笑非笑看着她,他点了一支烟,白色衬衫袖子卷到肘上,露出精壮的手臂,那结实的肌肉线条,让人一眼就能知晓,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身体管理,有多么的自律。

     长欢捏着钞票,忽然脑子里一个激灵,那让她难堪到连回忆都不愿回忆的画面,忽又浮现在了脑海里,她那一日在会所走廊里撞上的,不就是这个男人……

     怨不得,他会以为她是别有用心的谋划了这一切。

     长欢的脸渐渐滚烫微红,那澄澈的眼眸也不由得微微垂了下来,长睫浓密,小蒲扇一样遮住她眼底的碎光,洁白贝齿咬着粉嫩的唇肉,咬出深深的齿痕,江少勋忽然想要伸手阻止她继续伤害自己。

     她当真生的很美,江少勋形容女人容貌,甚少用这个字眼,在他眼里,能用美形容的女人,她是第二个。

     “想起来了?”江少勋的声音在长欢耳畔响起,她猝然抬头,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竟站在了她的面前,那么近的距离,她仿佛能清晰嗅到他身上淡淡如青草一般清新的味道,这味道莫名的让她害怕,莫名的让她想要远远的逃离开。

     长欢下意识的就向后退了一步,可她小巧的下颌,却忽然被男人微微带了薄茧的手指给捏住托了起来。

     “先生……”

     长欢蹙眉,抬手想要将男人的手推开,可眸子撞上一双沉潭一样深邃的眼眸时,她却像是被吸住了一样,忽然动弹不得。

     江少勋偏过脸抽了一口烟,吐出漂亮的烟圈,青白的烟雾在两人之间袅娜漂浮到半空中,她的鼻端,全是那深邃的烟草味道。

     长欢不由得微微偏过头想要躲开这刺鼻烟雾,可耳边忽然有声音沉沉却又悦耳袭来,像是那黑夜里海上的妖,要你根本逃不开。

     “这样煞费苦心的想让我睡你?”

     可偏偏这样动听的声音,说出来的却是这般让女人伤心的话语。

     长欢倏然惊醒,抬手将他推开,她疾步后退,周身却已经满是戒备的紧绷。

     江少勋眸色忽然变的锐利,他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指尖,那方才触过她细嫩肌肤的指腹上,仿佛还残留着那滑腻的触感。

     “只是可惜,你这样的女人……我没有任何兴趣?!?/p>

     江少勋将夹在指间的烟摁灭,一点火星渐渐成了灰烬,风一吹就散,就像她之于他,不过是渺小如蝼蚁,要他轻易就能捏碎。

     长欢坐在床边守着丢丢,那男人已经走了很久,窗子开了一半,烟味儿渐渐的散尽了,可他捏过的下颌,那一片肌肤却依旧有着滚烫的触感,经久不散。

     这样的男人,不是她能够招惹的,更何况,她如今已经是陆向远的未婚妻。

     丢丢醒来吃完了晚餐,又沉沉睡了,医生说他仍需要住院,小孩子毕竟生命力太脆弱。

     长欢接到了陆向远的电话:“长欢,把那个野种送走?!?/p>

     “今日你对他做了什么?”

     “如果我当真对他做了什么,他现在已经没命了?!?/p>

     “向远,你还爱我吗?”

     长欢怔怔的看着窗外,城市的灯火如此辉煌,却依旧有它无法照亮的黑暗角落,她不懂为什么他们会变成了这样,相爱的人只想长相厮守的在一起,真的很难吗?

     陆向远在电话中低低笑出声来:“长欢,是你先背叛了我,是你先背叛了我们的爱情?!?/p>

     长欢不知如何回答,曾经因为那合约和承诺,她什么都不能给陆向远说。

     后来他们渐行渐远,她无数次想过对他解释,可却不知如何启口了。

     “向远,我们的婚约……”

     “聂长欢!你别忘记了你在我妈临终时怎么对她发的誓!”

     陆向远挂断了电话,长欢捏着手机,冷月如钩,夜色凝霜一样的寒凉,她不由得抱紧了手臂,她怎么会忘记,那么多美好的过往,她又如何忘记?

     只是忘不掉又如何?

     陆向远和聂长晴苟且的那一幕一幕,像是扎在她心头血淋淋的一根刺,她不敢想,想一想那疼就折磨的她心头滴血。

     为什么要是聂长晴,为什么偏偏是聂长晴。

     陆向远他清楚的知道,秦芳华和聂长晴母女之于她来说,是多么刻骨的仇恨存在,可他偏生要这样的报复她。

     长欢闭了眼,有一滴冰凉的泪珠儿缓缓的滚下来,落在窗台上,却是很快就被这夜风吹的干涸了。

     ——————————————————

     丢丢出院后,长欢将丢丢暂时送到了临市她最好的闺蜜叶臻臻那里,丢丢和叶臻臻很亲,而叶臻臻也很疼爱丢丢,她家境优越,父母给她在市区买了豪华的复式公寓,平日还有家中两个自小照顾她的保姆跟在身边照料她的起居。

     丢丢住在叶臻臻那里,她也能安心,毕竟,她剧组的假已经到期,丢丢再留在沈佩仪那边,她实在无法放心。

     可长欢风尘仆仆赶回剧组的时候,聂长晴却已经开始在剧组拍第二场戏了。

     她之前拍好的那些镜头,聂长晴全部重新拍了一遍。

     长欢这时想起聂长晴那天说的话,气到了极致,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导演只让助理出面给她解释了一下,而她之前拍的那几场戏,也按照她的片约付了钱,经纪人劝她作罢,毕竟,她这样没什么名气的小明星,剧组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给她面子了。

     可她真的很喜欢樊瑛姑这个人物,接到剧本之后,她整整做了一个月的功课,写人物分析,小传,感想,都写了厚厚的一个笔记本,而这一个月她每日都和剧组的武术师傅待在一起,学打拳,学骑马,甚至连耍长刀都学的有模有样……

》》》》》点击阅读《《《《《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婚礼车队国道上占道跳舞拍视频 交警不帅也不美 2018-12-03
  • 端午小长假,恒大绿洲“购房节”福利大“放价”! 2018-12-02
  • 184| 278| 989| 328| 157| 989| 802| 508| 758| 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