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杀码软件:(完本)孤岛荒情(温瑜曾文倩)免费阅读by温瑜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4:02

孤岛荒情(温瑜曾文倩)全文免费阅读:

6. 揩油与羞辱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淑兰姐的话给我打击很大,我虽然放了那样的狠话,但实际上我却没有那么干的魄力。

     昏昏沉沉地睡着之后,醒来已经不早,曾文倩早已离开,大概是上班去了。

     来到楼下,岳母热情地招呼我吃早饭。

     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来到餐厅之后笑着对岳母说道:“阿姨早啊,麻烦你了,还给我准备早饭?!?/p>

     她端着白瓷的汤碗走过来,嗔怒地说道:“傻小子!叫我什么呢?”

     我一愣,赶忙赔笑道:“哈哈,我叫习惯了,谢谢妈给我准备早饭,嘿嘿?!?/p>

     她这才满意地把汤递给我,笑着说道:“这才乖啊,赶紧尝尝,这可是好东西啊,药材不如食材补?!?/p>

     我接过汤碗,果然是香味四溢,清而不淡,一看就知道是花了心思的好汤。

     轻轻尝了一口,更觉得味道鲜美,我笑着问道:“妈,这什么汤啊,怪好喝的?!?/p>

     她脸色微微一红,笑着说道:“补肾壮阳的好东西呢,你喜欢就好,小倩她爸就不喜欢,喝的时候跟喝药一样......”

     我心中不禁苦笑,心说再怎么补我也没有用武之地啊。

     但是人家明显是好意,我笑着说道:“妈,这可是好东西啊,爸竟然不知道享受,真是可惜了?!?/p>

     她的脸更红了,看来知道这不是岳母和姑爷该聊的内容啊。

     她却突然叹口气说道:“小倩和我一样,都是可怜人啊,你可得好好对她!不然妈可绕不了你!”

     我使劲点头,好奇地问道:“妈,小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她是一个没什么心机的人,紧接着她就把曾文倩的过往故事都告诉了我。

     原来,小倩以前喜欢过一个人,她爸死活不同意,因为这事还自杀过,为了阻止她,曾父把她在家里关了好久,差点没得抑郁症......而她喜欢的人,正是温凉!

     另外,曾文倩的父亲在外面还有个女人,给曾文倩生了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淌着眼泪,给我讲她们母女二人的不易,我听着却有别样的味道。

     她把我当成好女婿,给我讲曾文倩的可怜之处,可在我眼中,这全是可以利用的信息资源啊。

     我心中得意,知道岳母已经不知不觉上了当,但还是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安慰道:“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对你们!”

     被我这么一摸,她脸腾地发红,说了声乖,然后起身离开,走之前又叮嘱我乖乖地把汤喝完。

     我笑着答应,等她走后就把汤倒进了马桶......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在心里想着岳母给我说的那些话。

     虽然曾文倩把我当一颗棋子,用来顺理成章地得到她爸的财产,但岳母大人并不知道,而且,她爸爸还不支持她和温凉在一起。

     这样看来,我是有机会利用岳母岳父的态度去做些文章的。

     我心中复仇的计划,似乎又有了一些头绪。

     一天找工作旅途没有任何收获,我的学历,经历,实实在在都是败笔,没有任何一家单位愿意接受我这个劳改释放人员。

     回到家的时候,我多少有些沮丧,走到楼上,岳母和曾文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见我回来,曾文倩直接无视了我,岳母却颇为热情地问我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说,今天找工作,很不顺利。

     岳母大人却笑着说不要紧,转脸就让曾文倩明天带我去厂子,给我安排工作。

     曾文倩似乎不大乐意,但她妈妈的话,她还是得听。

     看着她那一脸勉强的样子,我突然生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我坐在了岳母和曾文倩之间,很亲热地一把把曾文倩搂在了怀里。

     她震惊地瞪着我,却不敢挣扎反抗......

     我颇为得意地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一边和岳母聊天。

     岳母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着,脸色却越来越红。

     我心中觉得好笑,心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不会是看着我和曾文倩打情骂俏,起心思了吧?

     我心中得意,手上地动作也越来越大。

     曾文倩终于忍不住了,猛得在我大腿上掐了一下,站起身说自己累了,要去睡觉。

     终于决定逃出我的安禄山之爪么?

     妈的,你走到哪我跟到哪,看你能如何!

     岳母脸色通红,也回房休息去了。

     我现在心情畅快,却又欲求未满,跟着她走进了卧室。

     刚进屋,她就锁上了门,然后操起一个花瓶大骂道:“你个渣子,胆量不小??!敢动我?”说完,拿着花瓶就砸了下来。

     我心中一惊,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下子把她推到了床上。

     她低声痛呼,看着她那玲珑地身材和可怜地模样,我心中生出了无穷浴火。

     我居然生出一个很邪恶的想法,妈的,温凉能干你,难道我就上不得?

     她地胸脯从睡衣领口微微露出,我吞了口口水,直接扑了上去。

     我一边低声骂着些什么,一边按住她地双手,另一只手直接伸进了她地领口。

     最终,我握住了蒙昧以求地那团温软。

     真特么地爽,我瞬间就昂起了头,迫不及待地就想有更多动作。

     她先是低声惊叫,见到我没反应之后,立刻恶狠狠地说道:“你敢动我?你再敢动我,我就先把你赶出去,再找人废掉你!不信你就试试看!”

     我一听,犹豫了一下。

     她却不停,继续骂道:“来??!你继续动我试试看?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能让你跪在我面前后悔!”

     我顿觉无趣,倒没有多恐惧。站起身,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一来,我虽有上她的心,不过这种得意倒没有多少在性上,而是报复。

     其二,我真没有把她怎么样的胆量,她不单纯是威胁恐吓,她确实有让我后悔的能力。

     她整理好衣服,冷笑着继续骂道:“真是强歼犯啊,你这个懦夫是不是只敢对女人动武???”

     我从没有对任何人做过那样的事情,可如今这样的污名不仅粘在我身上,在她嘴里反而因为今天的事情而愈发真实。

     我气急了,吼道:“你放屁!”

     她见我敢吼她,更气了,抬起脚就踹我。

     我仓皇抬手想挡,可还是觉得肚子一阵疼痛。

     她冷眼看着我的样子,然后大声骂道:“你不是厉害么?再还手??!你试试看???”

     我知道她气急了,再逼她,说不定真的会不惜代价地报复我,当下只能憋屈地揉着肚子。

     她却没打算放过我,冷哼一声嘲讽道:“强歼犯,懦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就你也配在我面前动手动脚?呸!”

     我憋屈死了,真想当场就把她按在床上疯狂输出。

     可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她妈妈的喝问。

     她这才急忙解释说没事,冷眼瞥了我一眼,推开我,进入了洗手间......

7. 入职风波

    我心知曾文倩和我结婚是为了她爸的财产,所以不会轻易把我怎么样。

     但更知道,如果我真的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说不定真的会发飙。

     所以,我只能钻进被窝,平息着心中的怒火。

     我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地把这些屈辱都还回来。

     第二天一早,她开车带我来到了郊外一处工厂,这是她家的产业之一。

     她老爸叫曾雄,本市有名的富豪之一,早年做石材发家,现在更是本市这个产业执牛耳者,在郊区大大小小有几个石材场。

     曾文倩负责的,便是一个分厂。

     一路上,她根本没有跟我说一句话,到了场子里,对我也是完全无视地状态。

     我有些难堪地跟着她在厂子里窜。

     半路上,她突然对我说不许让别人知道我们地关系。

     随后,我们来到了位于厂房一楼的保卫科。

     见到她来,保卫科的几个穿制服的男人腾地站起了身,不断地说道:“曾经理好!”

     我心中疑惑,难道是要我做保安头子么?

     她却直接对领头地男人说道:“这人叫温瑜,以后在厂里做保安?!彼低曜砭妥?。

     我腹诽着她的不负责任,但也没说什么。

     我正准备和我新同事们打个招呼,那个领头的却冷哼了一声直接对我骂道:“就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来我们这做保安?草!”

     我愣了一下,看着这不怀好意的家伙们,心说难道曾文倩跟他们交代过了,要整我?

     我却不敢告诉他们我和曾文倩地关系,只得陪着笑,拍着那几个人地马屁。

     但是,那个老大模样的人却完全不打算给我面子。

     他倚靠在沙发上,对我冷笑地说道:“你以后叫我力哥就行了?!?/p>

     我赶紧笑着叫道:“力哥好!”

     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个头比我高了半个脑袋,一脸横肉很不好惹的样子。

     他的几个手下也围在了我身边,一脸地坏笑。

     我知道这是别人的地头,不管怎么样先看这群人是什么个意思。

     我陪着笑问道:“力哥,你不带我熟悉一下工作地环境么?”

     他冷哼了一声,一巴掌扫向我的脑袋,然后骂道:“老子该干什么用得着你来教么?”

     我头上挨了一巴掌,震惊无比,这人神经病吧,我忍不住怒骂道:“你他妈有病吧?”

     闻言,他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抬手在我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拍着,说道:“哟?不怎么服气???来,打我??!”

     这个时候,他手下的狗腿子们已经提着家伙围了上来。

     我心中气急了,但我也很清楚,现在动手我绝对会吃大亏。

     连忙松手陪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力哥,我一时口误。下回不敢了?!?/p>

     见我服软,他才阴鸷地笑了一声,说道:“还他妈有下回?你是弱智么?”

     我低着头说不是。

     他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说道:“公厕堵了,你现在去疏通一下?!?/p>

     我很想当场跟他翻脸,但我心中还是告诫着自己,不急着争一时长短。

     “赶紧去,到时候我去检查,要是还有屎尿在外面,你特么就给我舔干净!”

     我憋屈的要死,但只能拿着扫把拖布,穿上制服,来到了公厕。

     一到里面,屎尿横流,臭气熏天。

     我本来还打算应付一下的心顿时灰飞烟灭。

     这只是赤裸裸的羞辱,要么是杀威棒,要么是他们见我好欺负。

     反正绝对不是工作。

     我要报复!

     随后,我灵机一动,掏出手机就在微信上和我的岳母大人聊天。

     我跟她说,小倩对我不错,给我安排了保安工作,很轻松云云。

     她却不大高兴,说了些安慰我的话,说过段时间小倩她爸爸不那么忙了,再给我安排合适的职务。

     我笑着说道不要紧,我现在也有工资了,回去就买菜,给妈做好吃的,妈你想吃啥啊,枸杞猪蹄汤行吗?滋阴养颜。

     我把她一顿哄,她笑得花枝乱颤,问我早上出门是不是没喝补汤。得知之后,埋怨了小倩两句,提出马上给我送来。

     我嘴上推辞,心中却很得意。

     我就是要拉虎皮做大旗,让她来给我撑腰!

     随后,我干脆什么都不干,找了片草坪,躺在上面补起觉来。

     没过多久,力哥带人出来巡视,正好发现了我。

     他脸上的横肉都哆嗦了起来,朝我大骂道:“好啊,你小子刚来第一天就偷懒,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一点逼数都没有啊!”

     我其实不想跟这些同事翻脸,但我的靠山马上就来了,也不想给任何人留下一个好欺负的印象。

     我冷哼一声道:“那根本不是我做的事情?!?/p>

     他哪管这么多,猛推了我一把骂道:“你个小逼,不知道这里谁是老大吧,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没有说话,抬眼看见大门口一辆红色宝马已经进入了厂区,那不是我‘岳母大人’的车吗!

     王力骂骂咧咧地还准备动手,岳母却已经下车小跑着朝我走来,满面春风地说道:“小鱼,快过来喝汤!”

     见状,王力一下就呆住了,疑惑地看着我。

     我冷冷一笑,然后热情洋溢地喊了一声妈,跑过去接过了汤碗......

     岳母对我嘘寒问暖好一阵之后才离开。

     随后,我悠闲的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面前就是那大补的汤。

     而之前牛逼晃腚的王力,此刻却像是一条受惊过度的哈巴狗,摇尾乞怜的站在我面前。

     “小鱼,不,鱼哥,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之前是脑抽了,才说那些不敬的话,您别放在心上啊,我该打,该打?!?/p>

     王力狠狠的扇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我却感觉力度不够,笑着走到他身边,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拍打着,笑道:“你不是喜欢打人么?接着打啊!两下不够,打满十下!”

     他的胖脸吓得一抽一抽的,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他就是傻B,是脑残,让我大人有大量,饶了他,他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我又折磨了他一阵,感觉玩的差不多了,便笑着说道:“没别的意思,给你长个记性,以后少欺负人!”

     他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

     我温和的一笑,仿佛大佬一般正色道:“你之前说,这里谁是老大来着?”

     他惊恐了看了我一眼,然后低着头大声说道:“您,只有您是这里的老大!”

8. 门外探消息

    王力大声说我是这里的大哥,喊完之后还回头瞪了一眼,外面五、六个已经有些呆滞的保安才赶紧跟着大声喊大哥。

     做大哥的感觉如何?

     我有些不适应,但是真特么爽??!

     我脑子里飞速地旋转,这些人现在可以对着我摇尾巴,但绝对没有真心,比如王力,不把他吓住,我这个老大坐不稳。

     我故作深沉地摆了摆手,笑眯眯地说道:“岳父说最近有人投诉,说下面的厂子里有人欺负新人。尤其保安部门最为严重,他还不信,让我过来瞧瞧?!?/p>

     王力看着我,一脸惊恐。

     我看着他,一脸冷漠地说道:“现在一看,竟然还是真的,王队长,你有没有什么临终遗言,要说的?”

     王力本来就佝偻着他巨大的个子,现在直接软倒,坐到地上悲声道:“大哥,我真的错了,我之前进过监狱,丢了这份工作我真的就没活路了??!”

     我并不打算把他怎么样,但这么放过他似乎显得太软弱,我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没心情和你们计较,今后好好表现,让我再抓住什么把柄,你就别怪我了,知道了么!”

     他点头不迭,不停地道谢,还说什么之前有眼不识泰山之类的服软话语。

     但我始终没有对他们放松警惕。

     想到曾文倩未必会让我这样收罗手下,我补充了一句:“我的身份不要外传,我还有其他的任务,明白了么!”

     王力自然连声称是,还回头凶狠地让手下不许外传,否则不会饶了他们之类。

     我不以为意地挥手让他们散去。

     这滋味还是不错的,接下来的一天,我都是坐在办公室里享福。

     王力屁颠屁颠地拍着我的马屁,夸我年少有为,又是给我倒茶点烟。

     我冷眼看着他对我要尾巴,未做一词,心中想着怎么找到曾文倩更多的把柄。

     同时,我也在思考,不能让曾文倩察觉到我这里发生的事情。

     下班之后,我在大门处等曾文倩,准备跟她一起回别墅。

     可谁成想,我的殷勤却没有任何效果。她开着保时捷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带着墨镜的脸甚至都没往我这里转一下。

     车轮扬起的灰尘洒了我一身,我心中恼火又无奈,叹息一声,走了两里多地才拦到出租车,赶回别墅。

     回到别墅,本以为曾文倩抛下我就回家了。

     没想到进门才发现,家里竟然只有岳母和做饭的阿姨,并不见曾文倩的身影。

     岳母正在和阿姨聊着什么,见我进来笑眯眯地迎了过来,我一边换着鞋,一边笑着和她打招呼。

     见只有我一个人,她有些诧异地问道:“小鱼啊,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小倩呢?”

     我耸耸肩膀笑道:“我下班不就回来了么?怎么了?”

     岳母皱着眉头说道:“小倩给我打电话说晚上有应酬,不回家吃饭,我还以为你们俩都去了呢?!?/p>

     我恍然大悟,什么狗屁应酬,肯定是她和温凉幽会的借口而已,保不齐他们已经在哪个房间脱了衣服,啪啪啪呢。

     我换好了鞋,一时间却没调整好表情,艰难地笑着说没事,一边朝楼上走去。

     她大概是察觉到我脸色不好看,急忙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我这就打电话让她回来!这孩子!”

     我心说,你要是打扰她幽会,她回来还不得把火撒在我身上?

     我连忙笑道:“没事的,妈?;故鞘乱滴??!?/p>

     她赶紧点点头说道:“还是小鱼懂事,我这女儿??!唉!”

     你这女儿是真的不怎么样。但,我还是笑呵呵地安慰了她几句,然后就上了楼。

     上楼也没事干,我无聊地打开电视换台玩。

     正无聊间,岳母却走了上来,拿着手机问我这个怎么弄。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竟然是曾文倩微信的实时位置共享。

     原来,之前曾文倩闹着自杀,曾母怕她想不开,就托人悄悄把她微信的位置绑定了,方便她监督,这事曾文倩并不知道。

     我装作很感动地样子感叹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小倩有你这样的母亲是真的幸福。

     她听的很开心,也有些感慨。

     我赶忙点开看了一下曾文倩的位置,发现她果然在市中心的巫山酒店。

     妈的这对狗男女,真是饥不择食啊。

     “小鱼啊,时候也不早了,小倩估计忙地差不多了,要不你去接她回来吧?”曾母貌似有些不放心,笑着说道。

     我故作为难的点点头,心中却生出了一种难言的激动,这回还不抓你们现行?

     见我同意,岳母十分高兴,还说等我回来给我煲汤喝。

     我急匆匆地换鞋出门,打了个车直奔巫山酒店。

     这是一间情侣酒店,装修浪漫,格调优雅,我心中骂这对狗男女倒是会找地方!

     进入大门,却突然想起来我不知道他们在哪个房间。但是来了,我总得想办法。

     走到前台,直接报了温良的名字,问他们在哪个房间。

     前台美女狐疑地看着我,我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是他弟弟,跟他约好了的,你要看我手机么?我有他电话,你一查就行?!?/p>

     她想了想还是笑眯眯地告诉不用了,说他的房间就在502房间?;刮饰倚璨恍枰?。

     我连说不用,谢谢她云云,然后就踏上电梯,登上了五楼。

     我悄无声息地靠近了502房间,听了一会发现里面果然有熟悉的声音,正是曾文倩和温凉,此刻他们正在肆无忌惮的打情骂俏!

     我有些激动,耳朵紧紧贴在门上,他们大概死也想不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的声音很大,似乎还在商量什么,我仔细地听着,生怕漏掉什么重要信息。

     只听见曾文倩问道:“凉哥,你不会真的要和秦淑兰结婚吧?我怎么看你是要假戏真做一样?”

     我心说什么意思,温凉和淑兰姐在一起还有别的隐情?

     温凉发出了一声叹息道:“傻宝贝啊,你怎么不明白呢?我这只是权宜之计啊,我身边要是没女人,你爸你妈能放过我?他们能对你放心?”

     曾文倩的声音带着幽怨:“可你最近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你的宝贝很不开心!”

     温凉哈哈笑着问道:“有么?”

     曾文倩的声音很肯定,带着无限幽怨道:“有!就是有,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假戏真做,看上那个狐狸精了?”

     温凉安慰道:“是我的不对,让我家小宝贝担心了。但你放心,我是你一个人的?!?/p>

     曾文倩:“就是你不对,我不管!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p>

     温凉哈哈大笑说道:“知道知道,你比秦淑兰漂亮多了,我怎么可能要她不要你呢?这不是我们一开始就商量好的么?我假结婚,让你爸妈放心,否则你不还被关在家里???”

     曾文倩满意地哼了一声,这才说道:“那还差不多?!?/p>

     然后又幽怨无比地说道:“凉哥,我们这么辛苦地走到今天。都是用生命证明了自己的爱意。我们一定要在一起一辈子!”

     温凉感叹道:“是啊,好事多磨,这或许也是上天给予我们的考验?!?/p>

     我在外面听的直犯恶心。

     妈的,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还敢带上老天爷?

     我气地想当场冲进去告诉他们,你们只是还没遭到报应的贱人而已,上天只会惩罚你们,不会考验。

     但火候不到,我得等到正戏登??!

     紧接着,里面传来脚步声和曾文倩地娇笑声。

     大概温凉已经开始动手动脚了,这个时候,曾文倩却嗔怒道:“哎呀凉哥,你急什么嘛,啊,别摸那里,等等,轻点,??!”

》》》》》继续阅读全文《《《《《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婚礼车队国道上占道跳舞拍视频 交警不帅也不美 2018-12-03
  • 端午小长假,恒大绿洲“购房节”福利大“放价”! 2018-12-02
  • 567| 232| 651| 80| 723| 979| 280| 192| 229| 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