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完本)距离心一步之遥(宁馥羽顾锦)免费阅读by竹三爷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5:03

距离心一步之遥(宁馥羽顾锦)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偏不道歉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顾锦闻言,扯唇做出一个极具嘲讽对方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关昭的脸很难看,他分明就是在嘲讽他的智商!

     关昭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关少爷污蔑别人之前,应该不要留下任何的马脚,智商不够还要做卑鄙下流之事,这对污蔑来说,是一种羞辱知道吗?”顾锦犀利说完,便带着宁馥羽转身就走。

     围观在门口的人,纷纷自动让开一条道。

     有人天生就是领导者,无论走哪里,人们都自然而然的臣服于他。

     走了两步,顾锦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捧着手机的男男女女,他声音冷淡的道:“谣言止于智者,希望各位不要发一些有辱自己智商的言论与视频或者照片?!?/p>

     众人默默的立即把手机里的照片,视频都删掉,然后再看向顾锦。

     顾锦什么话都没有说,携着宁馥羽毫不留恋的离开。

     剧情大反转,众人悄悄看向脸色很不好的关昭,心中了然。

     宁嫣然不动声色的躲在关昭的身后看着宁馥羽的脊背,心中的嫉妒如同烈火一般,在疯狂的燃烧。

     她好不容易勾搭上关昭,宁馥羽居然已经勾搭上顾氏总裁,顾锦!

     顾锦是什么人?A市商场的佼佼者,被誉为最年轻的商业霸主,有钱有颜,仅仅回国一年,就把顾氏集团业绩翻了一个倍,直接进入全球五十强企业。

     去年年末商场风云榜排名第一,所有女性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他能来她的生日宴会本就稀奇,居然还帮宁馥羽!

     宁馥羽被顾锦拥着身体走出人群之后,就松开了她。

     垂头跟在他身后的宁馥羽鼻尖红红的,心中有些许的尴尬,她终于没忍住,低声道:“谢谢啊?!?/p>

     顾锦没有说话,只是快速的走进大堂,然后没入人群中。

     站在原地的宁馥羽风中凌乱,所以……这个别扭的人到底是闹哪样?!

     被一堆富家小姐缠着的夏彤总算看到了宁馥羽,赶紧高兴的跑过来,她挽着宁馥羽的手道:“你去哪里了,急死我了?!?/p>

     宁馥羽本来心情极度的差劲,然而顾锦的出现,让她忽然就不是那么难受了。

     嗯……这男人怼天怼地的性格,真的超man。

     “去……看帅哥了?!蹦ビ鹕衩刭赓獾乃档?,嘴角勾着一抹浅笑。

     夏彤看她好像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顿时松了一口气。

     人群中,默默坐在一边的顾锦看着远处提着裙子的宁馥羽,无意识的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穿着紧身吊带长裙的她,腰肢纤细,盈盈一握,让人有点魂牵梦绕的感觉。

     她手上的一体链装饰,以及头上的蕾丝小洋帽打扮,让她看起来分外的漂亮牵人心弦。

     顾锦再次无意识的抿了一口酒,眼眸深沉。

     恰巧那双黑亮切深邃的眼眸在人群中寻觅而来,落在了他的身上。

     顾锦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表情冷漠而傲慢十足。

     看着他那根本不屑与周围人为伍,甚至不屑多看她一眼的倨傲神色,宁馥羽也不好去打扰,只能默默的收回视线,拉着夏彤到一边去吃东西。

     脊背完全暴露,顾锦悄声无息看过去时,就看到了她光洁细腻的美背。

     在灯光下,也是那般的让人口干舌燥。

     然而很快,来来往往的人,遮挡了她,来往的人散去的时候,宁馥羽也消失了。

     顾锦心下有些恹恹的,放下酒杯,他站了起来。

     这种小家族的生日宴会……他从来不屑参加,若不是表妹非要他来一下,他当真一点兴趣也没有。

     顾锦什么时候离开的,宁馥羽毫无察觉,等到发现宴会的人渐渐少了,她才想起来顾锦这一号人物。

     特意四处转悠了一下,她都没有看到顾锦。

     夏彤也被家里的人催促着回去了,这个令人讨厌的宴会,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送走夏彤,宁馥羽转身正要回去,就见林少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去包房一下吧,你爸爸找你?!?/p>

     宁馥羽没有说话,跟着她去包房。

     来到包房,看到关昭,宁馥羽双手环胸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宁致远皱着眉看着她这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心中无奈,但面上还是带着严肃的道:“跟你姐姐道个歉?!?/p>

     宁馥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凝视宁致远,她有些好笑的反问:“给她道歉?凭什么?”

     “凭什么?!我女儿的脸都被你毁了!宁致远,今天她不道歉,这事情就没完!”林少芬把站在关昭身后的宁嫣然拉出来,只见她的脸已经肿得老高。

     宁馥羽确定那就是自己打肿的,不过他们两个轮着打自己,还要她道歉?!

     看她一脸的倔强,宁致远来到她的身侧,好声的劝道:“我知道他们两个对不起你,但是你不能动手打人?!?/p>

     “你以为人人跟她一样像是疯狗乱咬人?她不打我,我打她?!”宁馥羽胸腔满是怒意的反问。

     “你说谁疯狗?!都跟关昭哥哥分手了,还洗手间诱惑他,你要不要脸?!”宁嫣然一听到她的话,顿时就发疯一样的尖声辱骂。

     “就他我还需要引诱?德行!”宁馥羽一脸轻蔑的翻着白眼。

     关昭的脸色尤其的阴沉,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握住。

     “爸!你今天不让她道歉,我们就断绝父女关系!反正你眼里就只有她,一个小三生的女儿,连你正室生都不如,我要你这样的父亲做什么!”宁嫣然吵不过她,便对着宁致远撒泼。

     “什么小三不小三?!刚才的事情还没跟你们算账!你还敢提出来?!馥羽,你跟你姐道个歉!”宁致远看似帮宁馥羽,但还是向着宁嫣然的。

     “想都别想!你们嘴巴最好放干净一些,下次再提我妈,我一个个抽!”宁馥羽站起来,眸色带着仇恨的说完,转身就走。

     “馥羽!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爸爸?!给你姐道个歉?!蹦略渡焓掷∧ビ?,声音带着颤抖,还有几分哀求。

     他自小疼宁馥羽,总是护着她,可嫣然也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能老是偏着她。

     听着他的哀求,宁馥羽的喉咙有些僵硬。

     心中有些失望,她嗓音凉凉的道:“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女儿,就应该叫她道歉。不过说到底,你还是偏向正牌的女儿,毕竟我是野的?!?/p>

     他这话说得宁致远的心脏像是被戳进了一把刀子一样难受,手稍微松了一些,有些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第7章 表哥是基佬

    宁馥羽从酒店里出来,深吸一口气,然后才搭车自己回去。

     关于宁馥羽和关昭解除婚约的事情在网上一度炒得火热,因为他先劈腿,很多网友都觉得关昭配不上宁馥羽,可宁馥羽是小三所生的事情也跟着爆了出来。

     网民有理有据的猜测宁馥羽真的不像林少芬生的,因为她的五官太突出了。

     翌日一大早还没睡醒,手机铃声跟敲门声把宁馥羽吵得头都炸了。

     拿起手机,看到是夏彤打来的,她烦躁的按了挂断,然后起身去开门。

     本以为是林少芬那个女人,没想到是她的大姐宁薇薇。

     说起来这个忙碌的大姐,居然会找她?

     头发乱糟糟,穿着睡衣的宁馥羽靠在门框边,低着头,一脸迷糊的道:“干什么?”

     “你跟顾锦是什么关系?”宁薇薇直接了当的问,语气透着傲气。

     宁馥羽眨了眨眼睛,什么顾锦?

     “谁???”抬头看向她,她皱着眉,一脸的迷茫。

     “你少装了!两人的事情都传到网上了,还在装?!蹦鞭绷成洗判┬聿荒头?,虽然她的语气依旧透着骄傲,但是眼底的嫉妒却不能再明显。

     “不知道你说什么,没别的事情别打扰我睡觉?!彼低?,退开两步,她正要关门,宁薇薇就眯着眼警告:“劝你最好别跟顾锦牵扯上什么关系,不然我不会饶过你!”

     宁馥羽闻言,偏头冷笑了一声,抬眸看向宁薇薇,她一脸不屑的道:“牵扯上又怎么样?以为自己是谁呢!”

     说完,用力的关上门。

     门外的宁薇薇伸手就要拧开门,然而宁馥羽已经将门给反锁了。

     “你给我开门!野种!”宁薇薇在外面破口大骂,门被敲得砰砰砰直响,她脸上满是怒气。

     宁馥羽耸耸肩,来到床边,她拿起手机给夏彤打电话。

     顾锦……听说过名字。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的夏彤激动的大叫:“啊啊啊??!厉害了我的馥羽,居然跟我表哥开房还激吻??!”

     宁馥羽一脸的懵逼,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

     “你表哥?!那个,长得很帅的?!叫……顾锦?!”宁馥羽这下是不能淡定了,有这么巧吗?!那傲娇的家伙居然是夏彤的亲戚!

     “对??!天啦噜,你要成为我表嫂了!”夏彤激动的依旧大叫,宁馥羽忍不住摸了摸耳朵,脸上带着无奈。

     “我跟他,其实啥都没发生啊,我那天失恋,喝多了?!蹦ビ鹩裘频乃底?,开始起身去找衣服。

     “好吧……我觉得他应该也不会近女色的,外面都传他是gay,你这么一个大美女送上门,他都没碰,我看八成是真的了,真是好可惜啊?!毕耐葱募彩椎牡?。

     宁馥羽愣了一下,然后才尴尬的笑了笑。

     Gay啊……的确是好可惜啊。

     说起来,宁薇薇不是说他么?

     “对了,我们毕业都没好好的庆祝,我今天有空,你快出来吧,我们去逛街!”夏彤很快就把顾锦抛到脑后,语气轻快的道。

     “嗯,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呆在家里?!蹦ビ鹨豢诖鹩?。

     挂断电话,她换了衣服,化了淡妆就下楼了。

     难得在家里的宁薇薇一看到她下来,就对着宁致远低声委屈的道:“爸,你管管宁馥羽,怎么谁的人都抢?明知道顾锦我从小就喜欢,还故意这样做?!?/p>

     网上的消息宁致远也看了,原来那天晚上跟她激吻的对象是顾锦。

     但是这顾锦,宁薇薇从小就喜欢,就算后来他出国了,这大女儿依旧对他念念不忘。

     唇瓣动了动,宁致远看着背着包准备出门的宁馥羽,急急的喊道:“你跟顾总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馥羽对宁致远印象不差,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刚才还骂自己野种,现在就装可怜的宁薇薇,她耸肩没所谓的道:“就你们看到的那样,能怎么样???不过人家好像是gay哦?!?/p>

     说完,她对着宁薇薇一笑,随即便扬着下巴离开。

     宁薇薇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无辜的眼眸里有阴鸷一闪而过。

     跟夏彤在星巴克汇合,穿着白色一字肩短裙的宁馥羽长腿笔直,踩着白色高跟鞋,她推开星巴克的门,远远就看到了夏彤。

     夏彤对着她招手,宁馥羽赶紧走了过去。

     长相漂亮的她,一进去就吸引了大批的视线。

     来到夏彤身边坐下来,看到多出一杯咖啡,宁馥羽的脸上带着好奇:“还有人?”

     “嗯,他去洗手间了,我表哥?!毕耐底?,还有点尴尬,生怕宁馥羽不高兴。

     “呃……你表哥也喜欢逛街?看不出来啊?!蹦ビ鹉闷鹨槐Х?,直接喝了一口。

     “我这不是毕业,我爸妈让他带我去公司学习,我懒得去,拉着他一起出来玩呗,嘿嘿?!毕耐茸趴Х?,一脸不好意思的笑着道。

     “我也应该投简历了?!蹦ビ鸬幕八低?,旁边就坐了一个人下来。

     她扭头看过去,顾锦正一脸冷漠的也看向了她。

     这个人依旧一副冷冰冰,甚至傲慢的样子,不过周围的女孩子因为他,都悄声惊叫着。

     宁馥羽有些尴尬,要是这些女孩子知道他是gay,那就心碎了。

     默默收回视线,宁馥羽咬着吸管,脸颊有些红。

     她也不知道自己脸红什么,明明对方是gay。

     顾锦看到她脸颊红彤彤的,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端起咖啡,缓慢的喝着。

     “那个,表哥,我们去逛街,你也去吗?”夏彤咬着习惯瞧着顾锦,语气带着不确定的询问。

     “不然?”顾锦冷漠的反问,口气冷冰冰的。

     “那行吧,不过表哥,网上都说你喜欢男的,是不是真的?你既然喜欢男的,那你可别拿我姐妹当幌子?!毕耐槐咚?,一边起身收拾包包。

     顾锦脸色有些难看,本来冷冰冰的脸现在变成了阴沉沉的。

     “胡说八道什么!”不悦的站起来,他看了一眼宁馥羽,转身就往外走去。

     夏彤拉着宁馥羽赶紧跟上他的脚步,一脸古灵精怪的跟着他,夏彤接着道:“那你喜欢女人咯?那你跟我朋友,就算没做什么,那也得负责啊?!?/p>

     宁馥羽闻言,立即捂着她的嘴威胁:“说什么呢!”

     顾锦扭头看了一眼双颊绯红的宁馥羽,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冷漠的收回视线继续走自己的。

     夏彤总算把自己的嘴从宁馥羽的嘴里解救出来,嘟着嘴唇,她低声道:“本来就是呀,他都把你带酒店去了,还不想负责啊?!?/p>

     宁馥羽一脸无语:“我们又没干什么,负责什么啊,管媒体乱写呢?!?/p>

     “如果亲嘴,摸腿也都算没干什么,那的确不用负责?!弊咴谇懊娴墓私鹾鋈焕戳苏饷匆痪?。

第8章 我说,你很廉价

    宁馥羽闻言,脸蓦地一下红了起来。

     夏彤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然后贼兮兮的撞了撞宁馥羽的手臂,低声笑道:“我表哥这么说,有希望哦?!?/p>

     宁馥羽推了她一把,压低声音闻声瓮气的道:“我刚失恋……”

     话没说完,顾锦就扭头看向了她,眼眸冷冰冰的,好像挺不开心?

     抿了抿唇,她咳了一声,接着道:“我暂时不想这些,毕业得找工作啊?!?/p>

     夏彤缩了缩脖子,点了点头。

     顾锦眼神冷峻严肃的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的收回了视线。

     三人到了商场,又在吃雪糕的宁馥羽忍不住问夏彤:“你要买什么?”

     “买衣服呀,去上班得穿新衣服?!毕耐熳潘氖?,声音甜甜的道。

     宁馥羽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挺好的,不用买。

     顾锦也看了过来,满眼包括心中都是她两条白晃晃的大腿,他感觉有点口干舌燥。

     夏彤最喜欢香奈儿,看到香奈儿专卖店,她拉着宁馥羽就进去了。

     她一进去,就松开了宁馥羽的手,欢快的往裙子区跑去。

     宁馥羽往另一侧的上衣区,刚来到衣架前,左手小手指就被拉住了。

     她惊了一下,扭头看向了身后的顾锦。

     “刚刚失恋?”顾锦明显对刚才的话耿耿于怀,此时拉着她的手指,声音带着几分危险的问。

     “那个,不关你的事情吧?”宁馥羽后退一步,要扯回自己的手指,顾锦却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进入了不远处的试衣间里,然后关上门。

     把她推到墙壁上,顾锦俊美的脸上带着冷意:“那也算是恋情?”

     “又不关你的事情?!蹦ビ鹋ね房聪虮鸫?,声音压低,却带着不爽。

     “外面的舆论你不在乎?”顾锦黑眸锁定着她的脸,表情严肃。

     “反正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好在乎的?你放开我?!蹦ビ鹎嵘底?,伸手推着他的胸膛。

     顾锦捉住了她的手,倾下身子,他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唇瓣。

     宁馥羽用力的挣扎,却被他咬了一下唇瓣,痛楚从唇瓣传来,宁馥羽皱了皱眉,眼眸因为疼痛开始变得湿润。

     顾锦很快松开了她,脸上带着些许的怒意,他声音略有些嘶哑的道:“这是你欠我的?!?/p>

     说完,便打开了门。

     他很快走出去,宁馥羽伸手摸了摸唇,出血了……这人怎么那么粗鲁!

     擦了一会儿,她正要出去,门边就出现了一个人。

     宁嫣然看到宁馥羽的一瞬间,有那么一瞬间惊讶,随即便挑眉道:“哟,妹妹也来买衣服啊?!?/p>

     宁馥羽不想跟她说话,冷着一张脸要出去,宁嫣然就伸手挡住了她。

     “让开!”宁馥羽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现在落在我手上,你以为我会轻易让你走?!关昭,过来!”宁嫣然对着身后喊道,坐在旁边休息椅子上的关昭立即过来。

     看到宁馥羽,他上前来,挑眉讽刺的道:“以前跟我一起,都买便宜货,怎么,现在勾搭上顾锦,就想乌鸦变凤凰?”

     “跟什么人交往,穿什么价格的衣服,这不是很正常么?”宁馥羽闲适的靠在门边反问。

     “你再说一次?!”关昭上前来,直接扣住宁馥羽的下巴,眼底充满着寒气的威胁。

     “说你廉价,怎么样?想在这里打人吗?”宁馥羽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的眼睛,语气从容不迫。

     关昭咬了咬牙,忽而勾唇冷笑:“又不是没打过?!?/p>

     说着,就抬手对着宁馥羽的脸扇下来。

     抱着衣服准备来试的夏彤看到关昭,立即冲过来,看到宁馥羽被他扣着下巴,她把手上的衣服狠狠的砸向了他的脸。

     “你干什么?!一个男的总是欺负女孩子,要不要脸!”夏彤跑过来推开关昭,挡在宁馥羽的面前,她眼眸瞪得老大。

     “她是女孩子?分明就是被人玩的破鞋!别侮辱女孩子三个字好么?”宁嫣然扶着关昭,语气满是轻蔑的道。

     “你再说一次?!”夏彤气得用力的一把推开宁嫣然,抬手就要去抓她的头发。

     关昭适时的把宁嫣然拉到怀中,伸手用力的握住夏彤的手腕,他脸色森寒:“你再对她动手试试看!”

     “好恶心啊,馥羽,他摸我的手,我要中毒了,我被弄脏了!”被他握住手的夏彤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的大叫。

     夏彤这个人,讨厌谁,谁碰她她就会疯掉。

     宁馥羽上前来,抓着关昭的手,用力的一抓,关昭的手背就被她抓出几道血痕来。

     “嘶!”关昭松开夏彤的手腕,痛得吸气。

     宁嫣然一看关昭的手受伤,立即嘶吼着跟泼妇一样扬着手对宁馥羽骂道:“你敢碰他?!野种,我打死你!”

     她的巴掌眼见要落到宁馥羽的头上,宁馥羽只感觉眼前一个人影晃过来。

     “??!”宁嫣然还没近身,就被顾锦一脚踹回去,一下在撞到关昭的身上,她痛得脸色发白。

     顾锦的脸色非常的阴沉,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鞋子,他对身后的夏彤道:“打电话给我助理送一双鞋来,我鞋子脏了?!?/p>

     夏彤愣了愣,随即便连连点头道:“表哥好帅!”

     说罢,她对着宁嫣然挑衅的做了一个鬼脸。

     宁嫣然痛得脸色发白,被顾锦这番羞辱,她的脸色更白了。

     遇到顾锦,关昭是打落牙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

     这边的吵闹声让店里的顾客跟服务员都过来了,顾锦将宁馥羽拉入自己的怀中,然后用手臂挽住她的脖子,对着关昭道:“这是跟我开了房的女人,你们下次再欺负她,哪个部位碰的,我就弄断你们哪个部位!”

     他说这这话的时候,一贯冷漠的眸子,有暴戾在眼里翻滚。

     宁馥羽听到他的话,立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么多人,他说什么呢?!说什么开房啊,他到底有没有脑子??!

     关昭拉着脸色不好的宁嫣然,没有说话,只是恨恨的离开。

     围观的人散开,这里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表哥好棒哦!”夏彤在一边拿着手机双眼冒星星,一脸崇拜的道。

     “让你打电话怎么还没打?!”顾锦皱着眉看了看自己的鞋,一脸的嫌恶。

     “你是不是应该放开我?”宁馥羽葱白的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脸颊绯红的询问。

》》》》》原文阅读《《《《《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婚礼车队国道上占道跳舞拍视频 交警不帅也不美 2018-12-03
  • 端午小长假,恒大绿洲“购房节”福利大“放价”! 2018-12-02
  • 506| 150| 70| 884| 476| 69| 994| 346| 703| 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