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平台:(完本)爱上阴间小娇妻(孟子辰唐灵)免费阅读by老黑泥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5:30

爱上阴间小娇妻(孟子辰唐灵)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 交易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当这个女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看到爷爷的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

     爷爷没有回应,眯着眼睛看着那白衣女人,手中的那几根黑色长钉攥得更紧了一些。

     白衣女人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那口黑色棺材,看着爷爷,轻声说道:“这口镇魂棺你是从哪里弄来的?鬼婆和你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

     似乎因为这口棺材的缘故,白衣女人仿佛对于爷爷以前的事情感兴趣了。

     其实不止是她,我对于爷爷的过往也开始感到好奇了。

     爷爷深吸一口气,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古怪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咚咚咚……”

     声音沉闷,并且有些急促。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寿衣店的门外。

     那是一个小女孩,身穿鲜红的衣裳,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拨浪鼓,那咚咚沉闷之声就是从那拨浪鼓中传来的。

     此时已经是深夜,这时候店外出现这样一个小女孩,很是古怪。

     这红衣小女孩的样貌很可爱,唇红齿白,跟一个瓷娃娃似的。

     她站在店外,看着我们,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但是,不知为何,看到这小女孩之后,我的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寒意。

     “老头子,好久不见了!”

     稚嫩的声音从小女孩的口中发出,她的目光注视着爷爷,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似乎和爷爷很是熟悉。

     爷爷的表情,此时变得很精彩了,紧张、忌惮,其中还夹杂了些许的无奈之色,很是复杂。

     爷爷长叹一口气,喃喃说道:“真是个好日子,牛鬼蛇神都来了,这下麻烦了……”

     那小女孩摇着拨浪鼓,笑眯眯的准备迈进寿衣店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黑棺材旁边的那个白衣女人。

     红衣小女孩身体一颤,准备迈进店铺的脚步又缩了回去,对那白衣女人笑着说道:“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小姐姐你既然先来了,我就在外面等一会吧!”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这红衣小女孩对白衣女人挺忌惮的。

     白衣女人没有理会那个红衣女孩,看着爷爷,轻声说道:“鬼婆我是一定要带走的!还有这口棺材……”

     “可以!”爷爷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脸色有点古怪,没有了刚刚的坚持,沉声说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刚刚还一副说什么都不答应的架势,这转眼间就松口了,让我一时间有点回不过神来了。

     白衣女人目光平静的看着爷爷,轻声说道:“什么条件?”

     爷爷没有回应,而是将目光转向门外站着的那个红衣小女孩身上。

     那红衣小女孩眉头紧皱,手中的拨浪鼓转的更加的急促了,稚嫩的声音变得有点阴沉了,说道:“老头子,你该不会是想借刀杀人吧!敢动我,你想想后果!”

     不等爷爷回应,红衣小女孩看向白衣女人,微笑着说道:“小姐姐,你想干什么我不管,那口镇魂棺虽然是个宝贝,但是我的目标不是它,我只要这老头子身上一件东西,你应该不会让我为难吧!”

     白衣女人看了她一眼,很平静,没有回应。

     爷爷哼了一声,脸色阴沉的扫了红衣小女孩一眼,然后对白衣女人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到楼上谈!”

     说着,爷爷一把拉住我,朝楼上走去。

     白衣女人也没犹豫,直接跟在我们身后上楼了,只留那个红衣小女孩在门外站着。

     到了楼上爷爷的房间之后,爷爷从他的床下拉出一个小小的木箱,打开之后,从里面摸出毛笔、朱砂还有一些泛黄的纸张等。

     爷爷研磨朱砂,与此同时咬破自己的指尖,将自己的鲜血和朱砂混合,动作很快。毛笔蘸上染血的朱砂之后,在那泛黄的纸张上奋笔疾书。

     我瞥了一眼,发现爷爷写的那些,正是我的生辰八字。

     这时候弄这个干啥?

     心中疑惑的时候,我悄悄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白衣女人。

     不得不说,这样的一个女人,对于男人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就算明知道她不是人,我仍然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妈的,这时候还有心思想这些,真是鬼迷心窍了。

     我急忙收敛心神,目不斜视,不敢再朝她那边看了。

     这时候,爷爷已经在那张纸上写完了,除了我的生辰八字之外,还有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不知道是谁的。

     “子辰,把手伸过来!”爷爷放下毛笔,沉声对我说道。

     我微愣了一下,然后将手伸了过去。

     爷爷的手中多了一个小刀片,在我的手指上划开一个小口子,流出几滴血,滴在了那张纸上。

     随后,爷爷看向那个白衣女人。

     白衣女人似乎明白了爷爷的举动,语气平静的说道:“冥婚契约,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好事,之前你不是不同意吗?”

     白衣女人的话,让我心中咯噔一下,不敢置信的看向爷爷。

     爷爷没有看我,对白衣女人沉声说道:“子辰是我孟家的独苗,绝对不能让他出事。鬼婆子居心不良,她留下的冥婚契约我自然不敢收了。这份契约,对你的约束力不大,只希望你能护子辰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完一些事情之后……”

     白衣女人轻轻的摇摇头,轻声说道:“你们的事情我不想掺合,我……”

     “姑娘,镇魂棺有养魂的奇效,但是这口镇魂棺不一样!”爷爷打断了白衣女人的话,目光灼灼的说道:“这口棺材,若是没有我的指点的话,非但不能养魂,还会灭鬼的,若不然我也不会把鬼婆封在里面了!”

     不等白衣女人回应,爷爷继续说道:“护我孙子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契约解除,镇魂棺送你,我亲自助你,如何?”

     白衣女人沉吟了一番,伸出手接过爷爷手中的那张纸,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爷爷说道:“三个月之后,你若是不能履行承诺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他的!”

第七章 镜中鬼影

    白衣女人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很疑惑,忍不住问道:“爷爷,您这是……”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爷爷直接打断我的话,从小木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塞到我的怀中,语气急促,压低声音说道:“明天早上就离开这里,去杭城东区碧波路找一家中医馆,那家中医馆的牌匾上面有三叶草的标记,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就行了?;褂?,这包里是一本书,记载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不能给任何人看,也不能让人知道你有这本书,切记!”

     “爷爷,我……”

     “三个月,等我三个月!”爷爷再次打断我的话,眸中闪过些许复杂的神色,轻声说道:“三个月之后,若是我没有去找你,你就一直在那中医馆待着,永远都不要回来了!本来想着搬家就是搬去那家中医馆的,现在也只能你自己去了……”

     “爷爷,你去哪?”我很是紧张焦急的问道。

     爷爷揉了揉我的头,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之色,轻声说道:“解决一些陈年旧事,躲了这么多年,本以为他们不会再追究了,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本想跟你说一些你父母的事情,没想到那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你暂时还是不知道为好!等三个月,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找你的话,会告诉你这些事的来龙去脉。若是我不能回来,你……唉!”

     爷爷越是这样说,我心中的疑惑越重,刚要再开口询问的时候,爷爷的大手突然按在了我的后颈上。

     刹那间,我的后颈传来一阵酸麻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悠悠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微亮。

     一整夜过去了,房间里只剩我自己了,爷爷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摇摇头,揉了揉后颈,那地方还有点酸麻,爷爷下手挺重的。大脑清醒一点之后,我急忙下床,朝楼下跑去。

     楼下寿衣店里,那口黑棺材已经不见了。

     爷爷、白衣女人、红衣小女孩都不见了!

     一时间,我有些六神无主了,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短短的几天发生的事情,颠覆了我多年的常识,世界观有种要崩塌的感觉了。

     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很诡异,脑袋里稀里糊涂的。

     最终,决定还是按照爷爷的吩咐去做,到楼上收拾了一些东西,将爷爷给我的那个布包贴身收好,背着我的背包,匆匆的离开了家。

     我们镇上离杭城不是太远,坐车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就是在杭城上的,所以对于杭城我并不陌生。

     在车上的时候,我脑海里始终想着昨晚的事情,心里总感觉不踏实。

     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这些事的原因,但是昨晚爷爷所说的那些话,让我明显的察觉到爷爷肯定是遇到了很大的?;?。

     千万别出事??!

     自幼跟着爷爷,对爷爷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若是爷爷出事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那样的打击了。

     到了杭城之后,我打车前往了杭城东区的碧波路。

     在杭城上了三年学,碧波路这边我没来过,毕竟杭城太大了,不可能所有地方都去过。

     来到碧波路之后,我愣了一下。

     酒吧、夜店在这条街道上比比皆是,洗脚城、ktv之类的也不少,简直就是一条娱乐街??!

     爷爷所说的那个中医馆真的在这里?

     心怀疑惑,我在这条街道上找了起来,二十多分钟后,一直走到街尾,才找到了那家中医馆。

     百草堂!

     这家中医馆的牌匾上,有一个小小的三叶草的标志,若是不注意看的话,真的不容易看到。

     在这繁华的街道上,这家中医馆有点不起眼了,显得有点老旧,这真的是爷爷让我找的地方?

     这家中医馆大门紧闭,敲了敲门也没有人理会,无奈之下,我只能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了。

     这一等,就是一天的时间。

     一直等到傍晚,这家中医馆都没有开门。

     跟个傻子似的在这坐了一天了,我无奈起身,走出了这条娱乐街。

     随便在路边摊吃了点东西,在娱乐街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宿,准备等明天再去那中医馆。

     找的这家旅馆还算不错,虽然房间简陋了一点,但是至少有独立的卫生间。

     一整天的时间,我也想明白了,不管事态怎么发展,我都帮不上什么忙,与其瞎担心,还不如按照爷爷的吩咐,老老实实的在中医馆待上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后爷爷来找我,自然就会明白一切了,若是爷爷不能回来了,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冲了个冷水澡,稍稍冲散了一些心中的抑郁,洗漱一番之后,正准备离开卫生间的时候,卫生间的灯光突然闪烁了一下。

     我的心在这时候莫名的咯噔了一下,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若是在以前,遇到灯光闪烁这样的情况,或许我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但是经历了之前的那些事之后,我心中都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

     “滋滋滋……”

     卫生间的灯光剧烈闪烁起来,发出阵阵轻微的电流声,时明时暗。

     这绝对有问题了!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有些惊恐的四处张望,腿脚有些发颤的往卫生间门那边挪去。

     就在此时,我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洗漱台上的镜子上。

     蓦地,镜子中的‘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眸中闪烁着幽绿的光芒。

     紧跟着,他扭动一下脖子,竟然从镜子中缓缓的爬了出来,就像是午夜凶铃中的贞子似的。这样的画面,让我头皮发麻,差点吓晕过去。

     “找不到你爷爷,找到你也一样!”镜子中的‘我’诡异的笑着,阴测测的说道:“抓了你,就不信那老不死的不露面!”

     “啊~”我尖叫一声,拉开卫生间的门就往外跑。

     跑出了卫生间,也顾不得拿自己的包了,就想往房外冲去。

     但是,令我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房门卡死了!

     不论怎么拉扯,房门就是纹丝不动,我使劲的拍打狠踹,一点用处都没有。

     房间内气温骤降,灯光闪烁变得暗淡无比,卫生间内,那个身影已经完全从镜子里钻出来了。

     我颤颤巍巍的退到床边,惊恐的看着那个渐渐逼近的身影。

     他已经变了一个样貌,中年男人的样子,面色苍白,嘴角挂着一抹森然的笑容。

第八章 古怪的书

    “你……你是谁?”我结结巴巴的颤声说道。

     他脸上那抹森然的笑容更盛了,说道:“想知道我是谁很简单,跟我走一趟就行了!”

     话音落,他的身影猛地飘忽了一下,瞬间越过了大床,大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速度很快,我根本没有回过神来,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手很凉,力道很强,我挣扎着对他拳打脚踢,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同时,近距离接触下,他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道,和那鬼婆身上的气味很相似,只不过没有鬼婆身上的那股气味浓郁罢了。

     “别挣扎了,没用的!”

     他嘿嘿一笑,眯着眼睛对我说道:“你最好祈祷你爷爷真的关心你,能尽快来找你,要不然的话,我……”

     “砰~”一声闷响,打断了他的话。

     房间内的窗户,被一股狂风吹开了,窗帘飘飞。

     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窗台边,一袭白衣,赤足而立。

     是那个白衣女人!

     她目光平静的看着中年男人,轻声说道:“滚!”

     看到白衣女人出现在这里,中年男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后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阴鸷。

     “唐灵,这是我们和孟家的事情,你最好别插手……”

     “给你三息的时间放了他!”白衣女人直接打断中年男人的话,淡声说道:“不同意的话……灭了你!”

     “你……”中年男人气急。

     “一!”白衣女人轻声开口。

     “唐灵,你别以为我怕你,我……”

     “二!”

     “妈的!”中年男人脸色铁青,爆了一句粗口之后,直接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

     可见,他对唐灵还是很忌惮的。

     我捂着脖子剧烈咳嗽着,快步跑到了一旁,满脸惊惧的看着他们两人。

     中年男人咬牙切齿,脸色狰狞的冲白衣女人嘶吼:“一纸冥婚,你还真当真了?你别忘了,当初要不是我们,你现在还不能重见天日……”

     唰!

     中年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白衣女人的修长手指中弹出了一点白光,直接冲进了中年男人的胸口。

     “蓬~”

     中年男人的胸口炸裂,没有出血,反而冒出了些许浓郁的黑雾。

     蹭蹭蹭……

     中年男人连退好几步,他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致使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狰狞了,强忍着痛苦没有喊出来。

     白衣女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欠你们的,已经还清了,再敢多说一句废话,现在就让你魂飞湮灭,信不信?”

     中年男人憋得够呛,咬着牙,狠狠的瞪了白衣女人一眼,然后目露凶芒的看了我一眼,怒哼一声,身影飘忽一下,瞬间消失了。

     中年男人消失了,我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白衣女人,我目光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明知道她不是人,但是对于她,我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惊悚畏惧之意,反而还有种莫名的淡淡的亲切感。

     难道是那所谓的冥婚契约的缘故?

     我在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我。

     那眼神中依旧是漠视,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让我有种淡淡的失落感。

     “刚刚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没有回应我这个问题,而是轻声说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孟家和他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想多做掺合,护你三个月的时间。若是到时候你爷爷没有出现的话,不用他们动手,我会亲手杀掉你的!”

     闻言,我苦笑一声,喃喃说道:“那我情愿死在你手里了!”

     一纸冥婚,当不了真。

     名义上她是我的鬼新娘,但是爷爷也说过,那冥婚契约对她没有多大约束力的。她出手护我,主要是因为和爷爷的交易罢了,并不是因为我在她心中有什么地位,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

     “这段时间你自己小心点,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似乎就要离开了。

     我急忙说道:“我爷爷去哪了?”

     “不知道!”

     简单的回应一句之后,她的身影一闪,瞬间从窗台边消失了。

     这事闹的,我也不敢睡了,呆呆的坐在床边。

     良久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忙从怀中摸出一样东西。

     是爷爷给我的那个布包!

     直觉告诉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和这东西有关。爷爷把这玩意交给我的时候,显得很凝重,显然这东西很珍贵。

     打开布包,里面确实有本书。

     很薄,很轻柔,拿在手中有种光滑的感觉,像是由薄薄的皮制成的书。

     这本书的封面有两个大字,天藏!

     打开书之后,我顿时懵了。

     这里面记载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有不少的图案,奇异的排序,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上面的字我都不认识,与其说是字,倒不如说是一道道奇异的符号,给人一种怪异的美感。

     什么玩意啊这是?

     这东西谁能看得懂?

     有些失望,重新将这本书包好,塞进怀中之后,靠在床头想着事情。

     不知不觉,困意席卷,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之后,我背着包离开了旅馆,再次来到了那娱乐街,来到了那百草堂前。

     百草堂大门敞开,我松了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回到原文阅读《《《《《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婚礼车队国道上占道跳舞拍视频 交警不帅也不美 2018-12-03
  • 端午小长假,恒大绿洲“购房节”福利大“放价”! 2018-12-02
  • 286| 15| 230| 771| 239| 474| 602| 421| 86| 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