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完本)他曾住在我心底(唐秋雨傅承夜)免费阅读by寓言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6:00

他曾住在我心底(唐秋雨傅承夜)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恭喜你结婚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谁都没有想到在这样温馨的婚礼现场,傅承夜会带着唐秋雨走到新婚夫妇面前恭喜。

     “那个男人是谁?”

     “你不知道吗?那可是傅氏集团的继承人,都消失了五年,怎么又回来了?”

     “傅承夜不是美国那边嘉禾集团的接班人吗?怎么又是秦南风的表哥了?”

     “傅承夜带着秦南风的前妻来参加婚礼,还说唐秋雨是秦南风未来的表嫂,今天这场婚礼可真是精彩了?!?/p>

     ……

     下面的客人们彻底喧闹了起来,傅荣月脸色有些不好,她看着自己老公秦振和阴沉的脸色,又看到台上多年不见的傅承夜,眼底深处涌起了恨意。

     “振和,承夜怎么回来……”

     傅荣月话还没有说完,秦振和对着傅荣月就吼出了声。

     “闭嘴,傅承夜可是你的侄子,这个家伙回来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还有唐秋雨,她怎么和傅承夜搅合在一块了,你怎么办事的?”

     秦振和越想越生气,好好的婚礼竟然被这个傅承夜突然打乱了。

     傅承夜带着唐秋雨这个女人前来参加婚礼,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婚礼过后恐怕整个海城的人都会笑话他们秦家了。

     秦振和想要将傅承夜与唐秋雨这两个不速之客赶出去,但周围都是平日里面做生意的伙伴,若是他现在去和傅承夜这个小辈计较,反倒丢的是他自己的脸。

     毕竟,傅承夜只是来恭喜,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有做。

     虽然这简单的恭喜就已经狠狠打了他们秦家的脸。

     他们不要的儿媳妇竟然成为了傅承夜的未婚妻,谁提起来恐怕都是要笑话他们家的。

     而在新人那边,唐秋雨正震惊地看着秦南风与傅承夜两个人。

     这两个人竟然是表兄弟,她怎么不知道?

     不对,傅承夜刚刚后面那句话说的什么?

     他带着未来的表嫂来参加婚礼?

     傅承夜这是什么意思?他凭什么这样独断专行,唐秋雨胸腔瞬间积满了愤怒,她用力去挣脱傅承夜紧紧抓着她的手,但却使得旁边的男人抓得更紧,而他还在空隙间低声威胁她。

     “进来时候我怎么说的,要笑,笑得开心一点,忘了吗?”

     唐秋雨的愤怒瞬间就像皮球似的泄了下去,她看着眼前谨慎护着沈雅兰,对着她眼神警告的秦南风笑了起来。

     “表弟,新婚快乐!”

     这句话说出来,手上传来的痛楚终于轻了一些,看来傅承夜已经满意了。

     唐秋雨转头又对着沈雅兰继续笑了起来,“表弟妹,新婚快乐!”

     傅承夜转头对着唐秋雨笑了一下,两个人对视着,仿佛是一对甜蜜的夫妻,而唐秋雨的心却抖了起来。

     傅承夜这是要做什么?

     “南风,要不是你坚持和小雨离婚,我怎么有机会和小雨在一起,表哥在这里祝福你和雅兰长长久久?!?/p>

     说完这句话,傅承夜就拉着唐秋雨的手想要转头回到下面客人坐的地方

     秦南风却突然出声了。

     “等等!”

     “怎么,你是后悔了还是想要和你表嫂叙旧?”

     傅承夜一脸微笑,从头到尾,他都这样云淡风轻的诉说着这些事情,仿佛没有丝毫尴尬。

     “不是,我只是……”

     秦南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他看着傅承夜带着唐秋雨来参加他的婚礼,他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后悔,仿佛有种失去重要的东西溢满了他的心胸。

     可是这种心绪究竟为何他却想不明白,他总觉得穿着婚纱的人应该是唐秋雨。

     可是这种念头一浮现在心头,大脑就痛了起来,仿佛在告诉他这种念头是不对的,是十恶不赦的。

     他还有雅兰,怎么能有这种不负责任的想法呢。

     想着,他紧紧握住了沈雅兰的手,然后转头对着沈雅兰温柔笑了一下。

     “雅兰,这是我的表哥,至于唐秋雨,既然表哥这样说,你以后就叫她表嫂吧?!?/p>

     沈雅兰觉得自己的手疼得厉害,可是秦南风仿佛浑然不觉,沈雅兰几乎恨毒了唐秋雨今天的到来。

     她美好的婚礼竟然被唐秋雨和傅承夜这两个人砸场子了,之后海城的人肯定有数不清的人会笑话她。

     可是秦南风现在竟然还要她低头,还要对着唐秋雨这个厌恶至极的女人低头,她怎么能够甘心?

     沈雅兰闭着嘴不说话,秦南风知道傅承夜这个人有多残忍,想到上次雅兰让唐秋雨跳水后的警告,他对着沈雅兰警告了起来。

     “雅兰,你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吗?”

     沈雅兰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她想起上次秦南风说的话。

     下次再遇见唐秋雨,她要道歉自己之前冤枉唐秋雨的事情。

     那时候她以为秦南风是在开玩笑,现在看着秦南风警告的神色,沈雅兰心中的怨毒几乎快要溢出来。

     可是她不能让秦南风对她有一丝不满的地方,想到自己现在还要对唐秋雨道歉,沈雅兰的声音几乎是咬着舌尖说出来的,羞愤几乎溢满了整张脸颊。

     “表嫂,上次落水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之前流产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这些和你没有关系,我向大家道歉,都是我没有说清楚,让他们误会你了?!?/p>

     唐秋雨震惊地看着沈雅兰和秦南风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她的确不想被冤枉,可是看着沈雅兰在她面前道歉,她又觉得哪里都不对。

     唐秋雨现在若说对秦南风没有感情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个男人带给了她太深的伤痛,她看着穿着婚纱的沈雅兰,看着守护着沈雅兰的秦南风,唐秋雨不是不难过的。

     这本该是属于她的婚礼,这个男人也本该是属于她的。

     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她本该是难过的。

     即使傅承夜强制要求她要笑,她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难过。

     现在沈雅兰还对着她道歉,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

     唐秋雨没有多少兴奋,她要的不是这个,她只是想要秦南风相信她而已。

     眼前这种道歉,唐秋雨只感到难过,感到疲惫。

     她疲惫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声音都是抑制不住的酸涩。

     “沈雅兰,恭喜你结婚?!?/p>

     说完这句话,唐秋雨转身就往下走,傅承夜这次没有阻止她,他带着唐秋雨坐到了下面的座位上。

     唐秋雨的脸上依然是带着微笑,可是傅承夜看得出来唐秋雨眼底的难过。

     傅承夜有些疑惑,他难得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对着唐秋雨问了出来。

     “我已经让沈雅兰在众人面前洗涮你的冤屈了,你看起来怎么一点高兴都没有?”

第7章 狗屁的表弟!

    高兴?

     唐秋雨想要冷笑,她甚至想给傅承夜甩一个你有病的表情。

     但是傅承夜却让她一直笑,要高高兴兴地看着这场婚礼结束,唐秋雨只能微笑着看着傅承夜,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我很高兴啊,你看不出来吗?”

     傅承夜气结,他瞪着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难道他还能说自己看得出来唐秋雨眼底深处的伤心。

     他要是真的说出来了,唐秋雨这个女人岂不是会很得意,会自恋得以为自己一直在观察她?

     “蠢女人!”

     傅承夜说完就转头,他不想看唐秋雨的眼睛,无端得让人心烦。

     “傅承夜,你和秦南风什么时候是表兄弟了?以前怎么一直没有听说过?!?/p>

     唐秋雨不想理会傅承夜那句蠢女人,她只想知道自己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本来就不是亲表弟,秦南风的继母傅荣月是我父亲的妹妹,只是这个妹妹早就和我父亲决裂了?!?/p>

     傅荣月竟然是傅叔叔的妹妹,唐秋雨有些意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傅承夜和秦南风竟然是这种关系。

     “既然早就断绝关系了,那你拉我来参加婚礼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祝福他们这对新人,我还不知道你这个不是亲生的表哥有这样友爱?”

     唐秋雨话语带着讽刺,傅承夜今日的做法委实让她烦躁。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看秦南风与沈雅兰一眼,恨不得永远远离这两个人的世界。

     “我也不知道唐秋雨是这样的圣母,面对昔日冤枉你的人,你竟然什么都不想做,还对帮助你洗涮你冤屈的人阴阳怪气,白眼狼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傅承夜,你是不是很得意?觉得带我来参加这场婚礼我应该感恩戴德?”

     “难道不应该?”

     傅承夜一脸理所当然,唐秋雨气结。

     她实在搞不懂傅承夜脑海中想的都是些什么,强制带着她来参加这场婚礼有什么意义。

     有时候,她常常觉得傅承夜这个人神经是不正常的。

     明明恨不得掐死她,偏偏有时候又要帮助她对付她的敌人,难道傅承夜以为她会因此感激,既往不咎两个人曾经的事情?

     但她还真的不能过度反抗傅承夜这个人,唐秋雨只能僵笑着感谢傅承夜的一番苦心。

     “那还真的是谢谢你这一番苦心了!”

     唐秋雨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傅承夜却毫不在意,反而一脸淡定地应了下来。

     “你知道就行,所以以后不要看到我救一副仇人的态度,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恩人,懂吗?”

     “懂了——”

     唐秋雨牙齿咬得咯咯响,脸上依然保持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前面两个甜蜜的新人似乎也不能让她伤感了,她现在全身心都是被傅承夜气得郁结,恨不得掐死傅承夜这个男人。

     婚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唐秋雨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傅承夜脸色有些沉,他一把扯住唐秋雨的胳膊,“怎么,不看到两个人最后亲吻就要走,你是不是还不能接受秦南风已经要娶别的女人的事实?”

     “傅承夜!”

     唐秋雨脸色带着一丝郁闷,她看着周围好奇望过来的宾客,终于忍不住狠狠瞪了一眼傅承夜。

     “我去洗手间!”

     这声音压得很低,傅承夜神色瞬间有些尴尬,他刚刚还是以为这个蠢女人准备逃避,紧紧抓住唐秋雨的双手也慢慢松了开。

     唐秋雨从洗手间出来后,她站在镜子面前,一直保持微笑的面容终于出现了裂痕,现在的她才能释放真实的情绪,那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难过终于释放了出来。

     “唐秋雨,你刚刚不是很得意打我们秦家的脸面吗?现在摆出一副哭丧脸给谁看,你以为攀上傅承夜这棵大树就安枕无忧了吗?傅承夜早晚会甩了你?!?/p>

     镜子里面映出来的是一个栗色短发的艳丽女子,她神色带着一如既往地高高在上,看着唐秋雨神色一如既往地厌恶。

     这是秦南风的妹妹,秦西月。

     “秦西月,我并没有得罪过你,现在更不是你大嫂了,你又何必处处针对我?”

     唐秋雨和秦南风的爱情,从一开始就不被秦家的人祝福,要不是秦南风当初坚持,唐秋雨根本坚持不到结婚那一步。

     只是唐秋雨没有想到秦家最先把她赶出的人会是秦南风,真是世事难料。

     “唐秋雨,你带着傅承夜来参加我哥哥的婚礼,让全海城的人背后看我们秦家的笑话,你竟然还能一脸无辜的说没有得罪过我?”

     呵!秦西月冷冷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没有忘记我哥哥,好,我现在告诉你我哥哥失忆的原因……”

     唐秋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洗手间的,她只知道自己走出来的时候,整张脸已经布满了泪水,整个人更是跌跌撞撞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去看看秦南风,她必须要再问问这个男人,他真的不要她了吗?

     走廊很是安静,唐秋雨跌跌撞撞地走向酒店电梯那里,没有任何犹豫,唐秋雨直接进了电梯,然后按了最顶层。

     而在电梯不远处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他看着唐秋雨红肿的眼眶,看着这个女人毫不犹豫地走进电梯,双拳不由得紧握,神情也越来越阴鸷。

     唐秋雨站在门口,她的身子摇摇欲坠,但右手还是坚定地按在了门铃上。

     门被打开,秦南风换上了一身中装的喜服,而他正拿着手机对着电话说话,“是,西月,我已经开门了……”

     话音还没有说完,秦南风就看到了站在门前哭得满脸泪水的唐秋雨。

     两个人静静对视着,唐秋雨突然冲向前,在秦南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一把伸到秦南风的脖颈里面,然后掏出了里面的项链。

     项链上面挂着一个熟悉的戒指,唐秋雨瞬间泣不成声。

     她突然伸出双手紧紧抱着秦南风,话语里面充满了哀求。

     “南风,求你恢复记忆……求你恢复记忆啊……”

     秦南风有些怔愣,他想像以往那样狠狠推开这个女人,然后再羞辱这个女人一顿,这样唐秋雨就不会再纠缠他了。

     可是他脑海中却不断回想着唐秋雨刚刚看着他时候悲伤的眼神,而耳边那一声声哭泣的声音更是让他无所适从。

     好像是做过很多次的那样,秦南风伸出了双臂,然后轻轻抱住了唐秋雨的腰。

     “你……你怎么了?”

     唐秋雨哭得不能自已,她抬眸看向秦南风,眼神之间充满了眷念越悲凉,一双手更是轻轻秦南风的抚上了脸颊。

     “南风……我……这个戒指其实是……”

     唐秋雨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大力突然将她从秦南风身边扯开,而她还来不及反应,就看着傅承夜冲向前对着秦南风狠狠打了一拳。

     秦南风摔倒在地上,傅承夜再次弯下腰,另一拳又挥了出去。

     唐秋雨终于尖叫了起来,她冲向前去挡在秦南风的面前,看着傅承夜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傅承夜,你疯了吗?南风他是你表弟!”

     “狗屁的表弟!”

     傅承夜吼出声,看着唐秋雨厌恶憎恨的眼神,心底的疼痛像是细密的针似的,正在全身上下到处蔓延着。

     “唐秋雨,你确定要拦住我,要?;で啬戏缯飧鲈撕δ愕娜??”

第8章 如果真的怀孕了?

    傅承夜的双目已经猩红,唐秋雨身体颤抖了起来,她知道傅承夜这已经是气极了,但是她还是伸开双臂拦在了傅承夜的面前。

     “好,很好!”

     傅承夜额头上青筋爆出,他就那样看着唐秋雨闭着眼睛的样子,仿佛在用着自己全身心?;ぷ徘啬戏缯飧瞿腥?。

     喉头有些腥甜,傅承夜紧握着的拳头突然就挥向了旁边的墙壁。

     砰的一声巨响,唐秋雨颤抖着睁开双眼,却发现傅承夜的拳头陷在雪白的墙壁上,而上面正在不断流着血迹。

     唐秋雨紧绷的身体突然就松了下来,她跌坐在地上,身体开始哆嗦不止。

     秦南风想要握住她的双手,唐秋雨突然逃也似地挣脱开,然后站起来往电梯那边跑了过去。

     “秦南风,唐秋雨是我的女人,以后你若是再靠近她一次,我绝对会毁了秦家所有人——”

     傅承夜站在秦南风的面前,神色冰冷,声音更是阴寒至极。

     唐秋雨的思绪混乱至极,她已经很少看到傅承夜这样恐怖的神色了。

     可是只要回想起刚刚一拳打在墙壁上的傅承夜,唐秋雨只有一个念头。

     她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在傅承夜的视线里面,立刻,马上!

     唐秋雨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她几乎疯一般地在往前面冲着,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电梯到达一楼,唐秋雨还来不及往门外冲出去,一个高大的阴影就笼罩了她的视线。

     她的手臂被傅承夜死死地抓着,唐秋雨的恐惧从每一丝骨头缝里面冒了出来。

     傅承夜就那样扯着她往前走,一句话都不说,可是那阴沉至极的脸色已经说明了这个男人有多愤怒。

     似乎回到了五年前那个雨夜,她当时刚刚走出校门,傅承夜的脸色也是这样可怖,一句话都不说,将她摔到了车子里面。

     看着越来越近的路虎车,唐秋雨身体哆嗦得越来越厉害,她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仿佛眼前是一个张开嘴巴的巨鳄的血盆大口,向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怎么,怕了?”

     傅承夜锐利的视线看着唐秋雨,声音沉重而又喑哑。

     “唐秋雨,你就这样忘不掉秦南风,就这样死皮赖脸地倒贴有妇之夫?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很贱!”

     “傅承夜!”唐秋雨突然嘶吼出声,红肿的眼睛里面聚集着越来越多的泪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和南风之间事情你知道吗?你了解吗?你从头到尾只是想看我的笑话而已,像是你这样冷血无情的人活该没有人喜欢!”

     “我他妈根本没有兴趣知道你和秦南风之间的爱情故事!”

     傅承夜要被唐秋雨气疯了,他将唐秋雨一把甩到车厢里面,大力关上车门后,傅承夜死死捏着唐秋雨的下颚,脸色也变得狰狞而疯狂。

     “唐秋雨,你看看你这狼狈的样子,你这样自甘下贱,活该秦南风忘记你!”

     这句话一说出来,唐秋雨脸上的气势瞬间消失殆尽,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她突然冲向前去,死死咬住了傅承夜的胳膊。

     薄薄的衬衫已经渗出了血迹,唐秋雨眼睛死死地看着傅承夜,眼睛里面是浓稠无比的恨意。

     傅承夜看都不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他冷笑了起来,他声音像是千年冰山里面释放出来的,寒透人心。

     “唐秋雨,你再敢主动见秦南风一面,你信不信你马上就见得到你母亲的尸体!”

     唐秋雨整张脸瞬间布满了煞气,她怨毒地看着傅承夜,每一个字都仿佛都带着癫狂至极的杀意。

     “傅承夜,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一把将唐秋雨扯到自己的怀里,傅承夜撕扯着那薄薄的裙子,裸露的身体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傅承夜的眼神带着疯狂,他狠狠撕咬着唐秋雨的脖颈,声音更是癫狂而阴狠。

     “你放心,在你杀我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说着,傅承夜就在唐秋雨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血肉模糊,鲜血缓缓地流出来,和傅承夜胳膊上的伤口如出一辙。

     唐秋雨疼得满脸煞白,那种仿佛是灵魂深处传来的剧痛像是无处不在的阴影,整个身体仿佛都陷入了剧痛。

     傅承夜却抬起头来和唐秋雨对视着,他的唇瓣上染上了血迹,眼神晦暗而又狠厉。

     “唐秋雨,你让我痛一倍,我就让你痛十倍!”

     说完,傅承夜舔舔自己的唇瓣,血丝在他的唇瓣间消失,下一刻,他死死堵住了唐秋雨柔嫩的双唇。

     口腔里面似乎传来了铁锈味,唐秋雨知道那是血迹的味道,她刚刚咬住傅承夜胳膊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傅承夜这个疯子!他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面霸道的逡巡着,而那双大手更是死死地控制着她的身体,她完全动弹不了,只能任由这个疯狂的男人动作!

     这个男人完全疯了,唐秋雨自从被甩到床上后,她就完全被这个男人撕咬着,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痛恨而又绝望。

     她凭什么要任由这个男人凌辱她,唐秋雨突然死死抱住傅承夜,然后在傅承夜的身上撕咬了起来。

     傅承夜想让她痛起来,她也不会让这个男人好过。

     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撕扯了起来,痛恨与绝望在彼此之间蔓延着,滚烫的身体也缓解不了两个人心底深处的寒冷。

     像是巨大的无底洞,此恨无垠,一整个夜晚,唐秋雨的梦中都是在拿着刀捅向了傅承夜,两个人最后都倒在血泊中。

     全身都疲惫,身体各处都传来了疼痛,唐秋雨睁开眼睛,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

     这不是傅承夜的别墅,她怎么会在这里?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

     唐秋雨心中充满了疑问,她缓缓走下床,只觉得酸痛在全身蔓延着,每一步都是走得那样艰难。

     “唐小姐,您好,我是傅总的秘书周彤?!?/p>

     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着唐秋雨的时候带着职业化的微笑。

     “我这是在哪里?傅承夜呢?”

     “傅总去国外处理事情了,这是医院旁边的静园小区。傅总说了,唐小姐若是去医院,这里很方便,而其他人,唐小姐现在一个人都不能见?!?/p>

     傅承夜他疯了,他凭什么禁锢她的自由?

     仿佛知道唐秋雨现在的心声,周彤继续开口了。

     “唐小姐,傅总走之前曾说过,这次去欧洲正好约见了一位国外顶尖的心脏病医生李华庭?!?/p>

     李华庭唐秋雨自然听说过,据说这个人从出名后就一直神秘,许多心脏病患者都在他手下摆脱了危险。

     傅承夜竟然能约到李华庭,现在摆明了是在威胁她,唐秋雨又是高兴,又是郁闷,整颗心似乎在油锅里面煎熬,而她没有任何出路。

     唐秋雨没有办法,她只能每日高高兴兴地去看望自己的母亲,而新闻上每日都有秦南风与沈雅兰度蜜月的甜蜜新闻。

     沈雅兰是娱乐圈的明星,郎才女貌,仿佛全世界都在祝福这对金童玉女。

     整整一个月,唐秋雨的心都备受煎熬,她不敢在母亲面前哭,每日深夜的时候,唐秋雨才会在被窝里面小声哭泣,那些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难过才会源源不绝地溢出来。

     秦南风是被秦家那群人故意洗脑忘记她的,明明秦南风心底深处还没有忘记她,唐秋雨真的是一点都不甘心。

     然而她还没有想好自己出路的时候,唐秋雨突然发现身体有些不对劲,她开始时不时呕吐起来,以前一些不喜欢吃的东西也开始喜欢吃了,尤其是酸的。

     唐秋雨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有一丝绝望渐渐蔓延开来。

     如果真的怀孕了,她该怎么办?

》》》》》阅读全文《《《《《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8-12-11
  • 【重庆天气】最新重庆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重庆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8-12-11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917| 337| 556| 79| 982| 462| 308| 455| 385| 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