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2.1.3版安卓:(完本)糖很多很甜(薛黎徐初阳)免费阅读by芋圆烧仙草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7:01

糖很多很甜(薛黎徐初阳)全文免费阅读:

第 6 章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雪梨】你好请问哪位?

     看见这非??吞椎挠锲?,许初阳心中本能的觉得不喜,他手指动了动,一条消息就发了出去。

     【初升的朝阳】QAQ我是你隔壁班的同学。

     其实并不是。

     徐初阳是薛黎的学长,大她一级??墒侨绻凳茄Сさ幕?,薛黎估计是对自己没有任何印象。

     也许还会怀疑他图谋不轨……到时候事情就会越变越复杂。

     至于隔壁班的同学,隔阂应该不会这么大。而且对于隔壁班同学的人,薛黎的印象应该也不会很深。

     这样就很适合胡诌了。

     当薛黎问起许初阳是谁的时候,徐初阳随意的起了一个非常大众化的名字,这样应该就不会起疑了。

     等消息发送出去的时候,徐初阳就有些忐忑不安。

     等了一会儿,薛黎就发消息过来。

     【雪梨】同学你好,请问有事吗?

     嗯……

     徐初阳的眉头是越皱越紧,他咬了咬牙,想了一会儿,继续发了一条消息。

     【初升的朝阳】啊就是,就是你们班的班群,或者是年级的群,能不能把我拉进去一下?我有事想要找一下老师。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很罕见。

     只不过要薛黎有些不明白的是,都已经高中毕业这么多年,现在顺带连大学也毕业了?;褂惺裁词虑榉堑靡厝フ乙幌赂咧欣鲜??

     至于高中的群,薛黎其实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打开过。

     只不过疑惑归疑惑,这点事情还是举手之劳。所以薛黎就给徐初阳发了他们年级的群号过去。

     徐初阳心中一喜,给薛黎发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他本来还想着要从薛黎这里套出更多的消息,但是想来想去,只好打退堂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不能够操之过急。

     太急了,会把人吓跑。

     想到了这里,徐初阳把已经快要按在发送键的拇指给收了回来。

     他非常迅速的加群,没过多久就有了通过的信息。

     很好,顺利打入大本营了。

     徐初阳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他这一次,为的就是要弄清楚一件事情。

     跟里面还在活跃的人打成一片之后,已经是半夜12点了。

     有些事情不能够问薛黎,只能够通过别的人口中得知。如果正面去问薛黎,薛黎只会更加讨厌他。

     徐初阳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闷头向前冲的小子,人吃过亏就学乖了。

     至于薛黎……为什么会完全不记得他这件事情,徐初阳心中总是有些不快。

     真是心狠的姑娘。

     难道那两年,就没有办法在薛黎的心中留下一点点属于他的印记?

     就被另一个人,完全的占据了她的内心了?

     想想真是不甘心。

     徐初阳撇了撇嘴巴,满心都是不甘。

     困意逐渐袭来,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徐初阳是被助理的电话给吵醒的。

     徐初阳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现在七点半。他忍着不耐说:“你最好有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不然有你好看!”

     助理听出了徐初阳话音里浓浓的威胁,顿时打了个寒噤,他干笑着说:“徐少,你别生气,这不是你昨天嘱咐我办的事情现在有着落了吗?我第一时间就来找你来了!”

     徐初阳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他眯了眯眼睛,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是这样的,薛小姐确实有一个男朋友,还是模范情侣的那种,可是就在半年前,他们分手了?!?/p>

     分手了……

     他就说,这次回来之后,薛黎变得有些奇怪。

     徐初阳进了薛黎的房间,发现没有另一个人的痕迹。

     很干净,似乎只有薛黎一个人住在这里。

     心里本应该开心的,可是在初时的兴奋过去之后,徐初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他知道,薛黎是有男朋友的。

     那个人徐初阳正好还认识。

     可是现在这个人就好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因为这件事情,徐初阳心中就有了一些猜测。

     他让助理去查一些在他出国之后,薛黎所发生的事情,而自己也去接近薛黎以前的朋友圈,打算把前因后果都给弄清楚。

     没想到助理这么快就给他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喂喂,徐少?你还在吗?”

     助理接连叫唤了几声之后,徐初阳这才回过神来。他定定神说:“行了我知道了,接下去你不要再关注了。我不喜欢别人盯着她?!?/p>

     然后徐初阳又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

     助理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也是忍不住有些好奇,都说这位徐少是个不近女色的,现在看来嘛……事情并非如此。

     他在国外住了这几年,还是没有成家的打算。董事长急得头发都白了。没想到这一次回国之后,居然迅速的找了女朋友并且展开追求。

     年轻人啊,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还是挺诚实的。有活力有追求,很好很好。

     而此时的徐初阳却不像是助理所想象的那么春风得意,甚至眉头还皱起来。

     他有种直觉,他所心爱的姑娘,一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薛黎以前虽然人前冷淡,但其实还是比较热心的人。而且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从高中到大学,整整六年的感情。说放下就放下,徐初阳觉得,薛黎肯定是受到了一些刺激或者……伤害。

     徐初阳冷哼了一声,然后在年级的群里开始翻找着,过了一会儿,他看见了一个备注。

     高二三班顾启荣。

     徐初阳眼眸一眯,他阴沉着一张脸,手指下去给顾启荣发了一个笑脸过去。

     【初升的朝阳】学长好。

     【顾启荣】你有事吗?

     因为是从群里发起的会话,顾启荣倒也没有那么戒备。

     【初升的朝阳】我是想问一下薛黎学姐的事情,我现在还是个高中生,但是我看上了我们的般的学霸。我想追求她,可她说怕耽误学习。我听说学长和薛黎学姐当年可是模范情侣,高中谈恋爱不耽误学习,双双考入了重点大学,想跟学长取经。

     这一句话发出去过了很久很久,顾启荣一直都没有回信息。

     徐初阳挑了一下眉头,心中暗爽。

     顾启荣不会是被戳住了痛脚,然后恼羞成怒,不敢回信息了吧?

     就在徐初阳打算继续在他心口戳几刀的时候,顾启荣就给他回信息了。

     顾启荣说:“高中生好好学习,谈什么恋爱?会分的?!?/p>

     徐初阳几乎冷笑出声来,他状若无心的问:“不对啊,学长和学姐不是挺好的吗?难道你们分手了?”

     这一次,顾启荣是彻底的没了声音。

     当徐初阳想要再次给他发信息的时候,就有了无法发送消息的提示。

     拉黑了?

     这一次可真是恼羞成怒了。

     徐初阳在指尖一直转动手机把玩着,眸中带着一丝笑意,但是却并没有抵达眼底。他靠在墙上,一直听着隔壁的动作,过了一会儿,听见薛黎开门的声音了。

     徐初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八点二十,她该上班了。

     徐初阳很快把门给打开,脸上立即换上了一副笑脸,灿烂得几乎要开出一朵花来。

     “早上好啊,这么早就出门的吗?”

     薛黎被这突然出现的笑脸给吓了一跳,她把钥匙放在包包里,然后抬头说:“是啊,我要上班养家糊口的嘛?!?/p>

     徐初阳看着她低头的样子,心中一动,说:“我送你吧?!?/p>

     “???”薛黎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不用啊,很近的,我走路过去,一会儿就能到了?!?/p>

     这是薛黎的习惯。就当做是晨练了。

     有段时间,她曾经很颓废,也是通过跑步,才能改善身体,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只不过时间没有学生时代那么多了,所以薛黎只好走着去上班。

     徐初阳笑了笑,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不远就正好,我有车,可以送你过去?!?/p>

     怕薛黎不答应,徐初阳又补充说道:“就当做是我给你赔罪。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你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吗?”

     薛黎想想也是,无奈也就只好点点头。

     撇开其他不说,徐初阳肯这么痛快的还钱,薛黎对他的感官已经从谷底上升了……一点点。

     只要以后不让徐初阳进自己的房间,那么薛黎也假装之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了。

     邻居嘛……也许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能用的到他也说不定,比如修个马桶什么的……

     可是等下楼找到了徐初阳的车之后,薛黎就后悔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徐初阳的车!是一辆自行车!

第 7 章

    薛黎一直傻站着,没有动作。她看着自行车的后座,有些为难。

     嗯……骑自行车,这得是多么久远的事情了。以前大学的时候,她都是骑小电驴。现在……感觉怪怪的。

     徐初阳见她一直没有动作,就催促道:“怎么一直傻站着,你不怕迟到吗?”

     薛黎听了就有些扭捏的说:“还是别了吧,我、我害羞……”

     徐初阳轻笑了一声,然后对着薛黎招了招手:“别磨蹭了,赶紧上来?!?/p>

     在徐初阳的半拉带拽之下,薛黎还是上了他的车。

     在前面的徐初阳似乎非常兴奋,他口中直哼哼着,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薛黎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能够听得见他愉悦的笑声顺着晨风传过来。

     在路过一个减速带的时候,自行车一震,薛黎惊叫了一声,感觉屁股……有点疼。

     “抱着我的腰,别掉下去了?!毙斐跹舭胃呱籼嵝蚜艘痪?。

     但是坐在后座的薛黎并没有动作。

     徐初阳勾唇一笑,突然加快了速度。

     这猝不及防身体往前倾的惯性让要薛黎吓了一跳。

     真的差点就掉下去了……

     薛黎咬咬牙,无奈也就只好主动的伸出手来,揽着徐初阳的腰。

     哼,看在他蜂腰手感不错的份上,那就原谅他好了。

     身后的人一直沉默不语,半晌也没说一句话。但是徐初阳能够感觉得到,她的手横放在自己的腰上。

     他心中一阵满足,脚下更加用力的蹬出老远。

     本来就不长的路程,徐初阳载着薛黎,花了不到20分钟就到了。

     远远的就看见了公司的牌子,徐初阳停下来。

     “好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p>

     薛黎站在徐初阳的面前,本能的想要道谢,但是话即将出口的时候却又顿住。

     她为什么有种感觉,这副情形有点像是……送孩子上学时候的样子??

     就在薛黎愣神的时候,徐初阳突然伸出手来,把她额角的碎发别到耳后。

     “有事情记得找我?!?/p>

     又来了……总是这些熟稔的口气,还有亲密的动作。好像两个人已经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但其实并没有。

     这才是让薛黎郁闷的。

     “行了你真啰嗦?!彼樟税帐?,“那我先进去了,今天谢谢你?!?/p>

     徐初阳一直站在原地目送她走进去,这才转身离开了。

     只是事情还没有完,等薛黎进了办公室之后,旁边的小李就神秘兮兮的凑过脑袋来问道:“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吧?你们可真有情趣?!?/p>

     “啥?”薛黎脑子一蒙。

     明明刚才自行车离公司的门口很远,这人的眼睛是望远镜吗??

     小李笑了笑,一副尽不言中的模样,但其实薛黎并没有跟她的脑电波同步。而是在她这荡漾的眼神之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听我解释啊?!毖枥潘母觳?,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打算要澄清一下自己的清白,但是小李却反过来拍了拍她的手,还顺道对着薛黎抛了个媚眼。

     “行,别说了,我都懂?!?/p>

     你都懂啥啊懂??她什么都没说呢!

     八卦完了之后,小李就扭着腰肢,拿着文件聘聘婷婷的去复印去了。

     “诶诶?”这就走了?薛黎一怔,咬咬牙之后放弃了解释。

     反正徐初阳也不可能每天都送她来上班。小李也绝对不会每天都蹲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薛黎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她小看了小李八卦的速度。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薛黎一个人坐在饭堂里面,正在美滋滋的享受美食,就听见她的前后左右都在讨论这个八卦!

     小李,你是魔鬼吗???

     “听说了吗?听说策划组的那个薛黎啊,有男朋友了?!?/p>

     这是她后面的人说的。

     “听说了吗?听说策划组的那个薛黎啊,找了一个小男朋友?!?/p>

     这是薛黎前面的人说的。

     “听说了吗?策划组的那个薛黎很快就要结婚了?!?/p>

     ……

     薛黎简直耳不忍闻,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最近有点太无聊了,小小的一间办公室,不管多大点屁事,就能够掀起一番风浪。

     这件事情有什么好讨论的吗?有吗?

     诶哟好气。

     等到下午,薛黎就一脸阴恻恻的对着小李说:“那个……我有男朋友了?!?/p>

     小李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正在整理文件,她抬起头来一笑,“我知道呀?!?/p>

     “不你不知道?!毖瓒倭硕?,说道:“今天早上那个不是我的男朋友,其实你别看他长得挺小,其实他的年纪比我还大,我也没有要结婚?!?/p>

     薛黎连珠炮似的说出了这一番话,就连小李都愣了一下。

     “谁说你要结婚了?”

     接着两个人又是大眼瞪小眼。

     好吧,谣言一传开就失去了最初的味道。现在就连小李最初的这个造谣者都不知道谣言究竟流传成什么样子了。

     等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小李就跟薛黎赔笑。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她们的嘴巴这么能说?!?/p>

     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件事情一直死抓着也没什么意思。

     薛黎无奈的罢了罢手,说:“没事的。等过一阵子,他们就不会再讨论这件事情?!?/p>

     小李自觉心中有点愧疚,在接下去的时间当中,一直想办法要跟薛黎搭话。

     “对了薛黎,你说了你有男朋友……是以前的那个还是?”

     小李欲言又止,本来是想要跟薛黎谈谈心的,但是话一出口,看见薛黎沉下去的脸色,她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说错话了。

     看见薛黎现在这副神色就能够猜测的出来,这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以前薛黎还有男朋友的时候,小李曾经见过。

     那时候的薛黎才刚刚来到公司上班,还是一个粉嫩嫩的新人。

     有好几次小李都看见薛黎跟她的男朋友争执,但是两个人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李却是不知道。

     不过后来薛黎跟她说分手了。

     嗯……分手了。

     “不是?!毖璧纳粢脖涞玫统亮思阜?,“我现在没有男朋友。刚才是骗你的?!?/p>

     小李干笑着,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薛黎的男朋友应该叫顾启荣,长得挺帅的。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多好的一个对象,怎么偏偏却分了?

     薛黎有些走神,工作也没有办法能够定下心来。有好几次整理文件的时候就出错了。

     她这心不在焉的样子,自然是让小李看见了。

     小李说:“对不起啊,刚才我是不是戳了你的痛脚了?我不应该揭你伤疤的,不好意思?!?/p>

     小李说的应该是前男友的事情。

     “没有的事?!毖枰×艘⊥?,“我早就把他给忘了?!?/p>

     她的记忆有时很好,但是有时也很差。想要记得的东西就会深入骨髓。即使时过境迁,也依旧会印象深刻。

     不想要记得的东西也是转眼就忘。没什么了不起的,没有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

     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因为薛黎没有想到,她整整付出了六年的感情,居然比不过一个只会撒娇卖嗲的人。

     真是可笑。

     就在薛黎走神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一下。

     她偏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

     “QAQ今天晚上你有什么想吃的晚餐吗?我正在超市买菜,顺道把你的食材买了?!?/p>

     嗯?

     没有备注的号码。这谁呀?

     薛黎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发现虽然没有备注,但这个号码好像有点眼熟。

     她打开了通讯记录,最后终于恍然大悟,想起来了,这个不就是徐初阳的号码吗?

     薛黎的手指停顿了很久,最后还是添加了联系人。

     她给徐初阳回了一条信息。

     “糖醋排骨谢谢?!?/p>

     当信息发出去之后,薛黎才皱着眉头,暗骂自己不应该如此跟徐初阳这么亲近。

     他们两个是陌生人啊喂!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还有这老夫老妻相处模式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买菜,徐初阳他会做菜吗?

     好吧,薛黎也不会做……

     还有这扣啊扣是怎么回事?一个大男人也会QAQ吗?用起来比她还要得心应手的吗?

     可是信息已经发出去,根本就撤不回来。现在薛黎无比怀念起企鹅的好处了,至少,有撤回这个功能,不知道造福了多少个人??裳柘衷谥荒芄坏纱笱劬醋判斐跹艏斓幕亓艘惶跣畔?。

     “好的,糖醋排骨!晚上等你回来,比心心?!?/p>

     简直……无法直视。

     薛黎的手指头一个哆嗦,手机差点就摔了出去。

     她连忙把手机扣在桌面上,脑海中许徐初阳的那张脸,根本就没有办法跟那个在手机那头发短信的人重合起来。

     这特么简直太惊悚了好吗!

     而那个被薛黎吐槽的男人现在正在超市的蔬菜区,修长的身体微微弯曲,脸上的神色认真无比的在挑选着……排骨。明明是一件富有生活气息的事情,却好像是在做着一件什么机密不可亵渎的事情一样。

     他一只手上拿着一包鸡翅,挑选好了排骨之后,露出了一抹微笑来。

     这跟他周身的气质完全不搭调,但却莫名的——和谐。

     旁边路过的几个来买菜的大妈都笑着称赞他,然后又讨论起了自己家的孩子。

第 8 章

    等晚上薛黎回来的时候,就闻见一股香气。

     这是她最爱的糖醋排骨,薛黎自然是能够认得来。她轻轻的嗅了一下,最后却被一扇门给格挡住。

     这是徐初阳的门。

     薛黎自然知道,这就是从徐初阳房间里传出来的香味。

     这不应该啊,这人定是叫了外卖吧?是吧?

     可是……这也太香了吧?好像刚刚出炉的那种味道,鼻间似乎还残留着股微微的暖意。薜黎站在门口很久还是舍不得离开。

     就在一薜黎在咽口水的时候,门实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猝不及防和里面的人四目相对,薛黎在最初的惊讶过后面上很快就浮现起一抹绯红。

     真是太丟脸了,她居然会做出这么失态的样来。而且更加要命的是,她这样流口水的样子,居然被徐初阳看见了。

     啊啊啊……薜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正了正色,为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形象,决定要来一次高贵冷艳转身,并且附赠一个冷哼,必须这样才能表现出她的不屑来。

     薛黎轻咳一声,她努力镇定的想要转身,但是这一次她一抬起头来,就看见了徐初阳含笑的眼眸,似乎带着些许戏谑。

     她心中咯噔一下,心跳本能的漏了半拍。

     而这时候,当薛黎高贵冷艳的轻哼声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她的肚子先她一步发出声音——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一声,在这寂静的楼道里尤为清楚。

     完了完了。

     薛黎下意识用手捂着脸,没办法在面对徐初阳的笑脸。

     这一次,她是真的害羞了。

     薛黎咬咬牙,转身就想走??墒窃谘杌姑挥卸鞯氖焙?,男人好像看穿了她的意图,伸手拽住了她的衣摆。

     “这么急着离开,肚子不饿吗?”

     饿……但是,薛黎抬头瞪他一眼,“不吃嗟来之食!”

     徐初阳忍笑,他顺手把薛黎的手拿下来,然后说:“你等等我,真是可惜了?!?/p>

     薛黎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徐初阳出来得太快了,薛黎根本来不及回到自己的房间来。

     等他再度出来的时候,手上就拿着一个盘子,上面就是——糖醋排骨!

     薛黎眼睛一下子瞪大,她能感觉得到,唾液开始分泌,那红彤彤的颜色,如火一般热情……

     好想吃好想吃。

     徐初阳夹住一块来,故作不解的说:“可惜了我的一番心意,这明明是为了某人准备的,可惜你这么有骨气,我就只能扔掉啦?!?/p>

     “诶诶?“薛黎一愣,“你什么意思?”

     这居然要扔掉,徐初阳你是魔鬼吗??!

     薛黎的神色一下子悲愤起来,为的是——那盘糖醋排骨。

     徐初阳看见薛黎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的手,有些忍俊不禁。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故意在薛黎的面前,把菜肴摇晃了一下。

     “可惜啊可惜,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呢,浪费我的功夫?!?/p>

     说着,徐初阳就想往垃圾桶扔,薛黎本来肚子就饿,现在看见自己所爱吃的东西,肚子的饥饿感更加明显了。

     她说道:“不能扔!”

     “没人吃,不扔怎么办?”徐初阳突然靠近她,低头轻声说:“里面还有一大桌美食,我一个人吃不完?!?/p>

     好多……美食。

     薛黎都快哭了,她想要劝阻的话说不出口,但是却又不忍心让徐初阳这样做。一时间,两个人僵持不下,就这么静静的对峙着。

     徐初阳又更加把头低下,声音也更轻了:“再不吃,就要凉了??上挥腥撕臀乙黄鸪??!?/p>

     薛黎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今天办公室里收到的徐初阳那条短信,她实在抵御不了美食的诱惑了,就不假思索的说:“我,我陪你吃!不许扔了!”

     徐初阳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也没和薛黎再说些什么,干脆的侧身让道:“进来吧,等你很久了?!?/p>

     这分明是在等她点头呢。

     薛黎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徐初阳的初心,可是她也控制不住自己想吃美食的心。

     等坐下之后,徐初阳顺手给她舀了一碗汤,“先喝一碗汤,养胃?!?/p>

     看他这动作极其顺手,薛黎微微愣神,片刻后也接过了。

     汤……很好喝。

     薛黎一开始那点不自在也被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她看了看满桌的饭菜,不知道该从何下口。

     一个人吃这么多东西,简直太浪费了!

     她这个夹一点那个夹一点,没一会儿,两人一起把满满一桌菜一扫而光。等吃饱喝足之后,薛黎想走,但是徐初阳又往薛黎的手中塞了一瓶饮料,“先坐下聊聊?!?/p>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薛黎刚刚吃了人家这么多东西,就有些不好意思,乖乖坐下,不过手里的饮料倒是没吃。

     她看了对面的徐初阳一眼,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一只手还捏着一个果冻,动作轻轻的扶着果冻的边缘,莫名带出了一份柔情??

     薛黎甩了甩脑袋,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

     她搜肠刮肚,却还是想不出什么可以聊的话题。因为她和徐初阳确实算不上故交,两个人也没什么交集,当然没什么可谈的。

     “那个……你怎么会下厨?”薛黎结巴的问出这句话。

     那些菜都很好吃。

     薛黎唱过之后,对徐初阳的好感度一路飙升。她觉得这么个俊朗的小伙子,又肯还钱,又会做菜,还那么诚恳的找自己道歉,她要是原谅他之前的无礼,也不是不行的了。

     毕竟,菜真的好好吃……

     徐初阳这时候终于停止了抚摸果冻的动作,干净利落的把盖子弄开,一仰头放进嘴巴里了。

     果冻只有两个指甲盖这么大,一口就能吃完。

     徐初阳看了她几眼,解释说:“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想吃中餐还是自己做的最好吃。折腾啊折腾,最后就练出一身好厨艺?!?/p>

     对哦……这其实也是变相的生活所迫?

     想起了之前徐初阳欺骗自己的事情,薛黎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说:“你骗我?!?/p>

     徐初阳一怔,然后点头。

     “是的不错,骗你的?!?/p>

     薛黎又沉默了。

     她觉得这谈话压根没法进行下去。

     谁知道他居然这么老实坦然,害的她想要讨伐几声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既然有钱出国留学那么想必不是身无分文。

     更何况,他长成这个样子,也不像是长期被虐待的模样。至于他身上的伤口嘛……

     想到这里,薛黎低下头去,认认真真的打量了徐初阳几眼,随后目光向下,一直顺着他身体的伤势游移,然后目光就落在他的两腿之间。

     薛黎看的认真,满脑子都是之前看见的徐初阳身上的青紫印记。

     徐初阳笑了。

     他突然站起来,双手撑着桌沿往前倾身,语气低沉暧昧的说道:“你双目灼灼盯着我,我可是会误会的?!?/p>

     薛黎听见这近在耳边响起声音,慌忙抬头看他,脸色有些发红。

     三分怒色七分羞。

     “你胡说八道什么?”

     “不是我在胡说八道,是你的眼神不安分?!毙斐跹敉蝗桓油?,高大的身影在他背后的壁灯照应之下投下的阴影几乎要把薛黎整个都笼罩住。

     “你、你别乱来??!”薛黎看见他的目光,神色又开始慌乱起来。

     她往后退,但是徐初阳突然皱起眉头,似乎非??嗄?。

     “我现在吃饱了,对了,有一句话我忘了下半句,你帮我想想?!?/p>

     见他莫名其妙转移了话题,薛黎松了一口气,顺着他的话头问道:“什么话?”

     “饱暖,饱暖什么来着?我忘了?!毙斐跹舳⒆潘?。

     “饱暖思□□?!毖璞灸芏妓党隼?,几乎不假思索。

     可是等她话一出口,这才反应过来有不对劲的地方。

     “啊啊啊——徐初阳你这个臭流氓!”

     薛黎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拿起旁边的包,对着徐初阳的脑袋比划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砸下去,转身走了。

     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很快就消失在徐初阳的视线里。

     徐初阳无声的笑了笑,似乎是憋不住了。

     过了一会儿,徐初阳又趴在墙上,听着隔壁传来的动静。

     砰砰砰。

     这不是徐初阳的心跳,而是隔壁传来的砸墙声音。

     声音不是很大,砸过来的应该不是什么重大的物品,况且按照薛黎的体积,根本抬不起什么重大物件。

     看来薛黎也不舍得他真的受伤嘛。

     徐初阳摸了摸鼻子,把刚才薛黎的动作认为是对自己爱的抚摸,很快又后者脸皮继续找薛黎。

     薛黎现在还在起头上。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

     如此迂回的方式,却让薛黎有些措不及手。

     这其实不算什么特别露骨的话,但是薛黎控制不住自己。

     以前……就算以前和顾启荣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都是薛黎主动的,顾启荣是个木头,从来不会说什么好听的情话。

     而薛黎又是个性情内敛的人,两个人之间都是不温不火的。再加上薛黎都保守,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都快要超过六年了,居然还没走到最后一步。

     一想到顾启荣,薛黎的心思一时就控制不住了。

     她记得,顾启荣嘴巴最甜,对自己说的最多的情话,是在他们分手那天。

》》》》》点击阅读《《《《《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8-12-11
  • 【重庆天气】最新重庆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重庆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8-12-11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829| 289| 334| 597| 857| 155| 663| 498| 439|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