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下载手机版:(完本)冬至爱如霜雪(莫醉醉雷昊焰)免费阅读by舒的夏天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8:00

冬至爱如霜雪(莫醉醉雷昊焰)全文免费阅读:

第006章 娶她又何妨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第二天,莫醉醉再次睡到日升三竿,原本以为跟上次一样,不会再见到雷昊焰,却不想睁眼时,那男人正靠坐在她身边,跟公司里的主管们开着视频会议。

     想起自己昨晚七点要去上课的壮志豪言,莫醉醉奔泪。

     罢了,反正这也不是她第一次逃课了,只是下午的兼职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缺席了。

     不确定视频中那帮衣冠楚楚的人能不能看到她,莫醉醉心虚地猫进被子里,做贼似地在被子下面往床脚爬。

     既然平昙昙敢把她送给雷昊焰,那么这禽兽至少是未婚的,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估计情人之类的不会少,她逃不开归逃不开,但坚决不能被错认了身份。

     转眸看到女人的小动作,雷昊焰冷硬的唇角微勾。

     那些女人在他面前,哪个不是拿着捏着演着各色风情的姿态?只有这丫头,率真到缺根筋,明明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却莫名地让他心情舒爽。

     当然,最重要的,她的身子,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莫名思及昨晚云晋尧给他放下的狠话,雷昊焰看着莫醉醉围着床单缓慢挪动脚步,一个念头突兀地冒出来——

     这丫头身子干净,身世虽然只是平民之家,但也是清清白白的,而以他的家世和财力,完全不需要依靠商业联姻来巩固地位。

     那么,娶了她又何妨?

     至少,他活了三十年,睡过的女人委实不算少,却是第一次遇到让他食髓知味的。

     娶了,别的男人就休想再抢走了。

     这念头一旦生根,就迅速发芽。

     雷昊焰素来是雷厉风行的男人,不等莫醉醉出来,他就对视频对面严阵以待的助理说:“老六,你去打通民政局的关卡,我半个小时后到,务必一到就能办证?!?/p>

     “噗……”视频中的一众精英男,听到自家总裁突兀的话语,纷纷喷了。

     他们刚刚不是在讨论下一季度的投资方向么?怎么突然幻听了?去民政局,除了结婚证,还能办什么证?

     “没错,我是去办结婚证?!蔽奘右恢谌说韧丫实南掳?,雷昊焰漫不经心地继续丢炸弹。

     虽说他身边有不少劣货都是隐婚的,可之于他,隐婚个毛线!若是不昭著天下他的独家所有权,那么结婚还有什么意义?

     “是,总裁?!敝砻呛艿?,自家总裁最近上了谁,他们很清楚,可是,特么也很蛋疼??!

     想想那些后续的一宗宗大麻烦,嘶,愈发疼了——

     于是,莫醉醉刚冲完澡出来,就被男人野蛮地撕了浴巾,强制性地帮她穿了一身粉色系的套装,然后就被抱上了车。

     “雷少,你又要带我去哪?”

     不明白男人突然发什么疯,莫醉醉有点怕怕的。她下午还要去打工,没空陪他抽风。

     “民政局?!?/p>

     “……”特么一定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对不对?

     “我快饿昏了,雷先生可否在路边停一下,我去买点吃的,早餐都没吃,好饿好饿……”

     “等我们办完证,再请你吃大餐庆祝?!崩钻谎娌嗔?,朝莫醉醉露出森森白牙。

     “……”真特么是领证??!这男人虫上脑了么?发什么疯?

     莫醉醉抽着嘴角,整个人几乎抖成了筛子。

     “这么开心?”

     “我擦!去你妹的开心!姓雷的,你脑袋被门板挤坏了么?”

     意有所指地盯住某处,雷昊焰眸底隐含笑意,“大概是被挤坏了?!?/p>

     “……”她不要看懂他的目光!

     第一次,莫醉醉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污。

     “姓雷的,老子先天不足,天生二货,不聪明,不机灵,还经常性脑抽风,绝对不是做妻子的好人选?!?/p>

     “但是有大胸?!?/p>

     “……”

     “除了知道您叫雷昊焰,我对您一无所知,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再彼此了解一段时间再做决定,谈谈恋爱,见见父母,走走程序什么的?!?/p>

     “昨晚没有让你满足?”

     “……”

     梗塞片刻,莫醉醉暴走了,“你丫的敢不敢用上半身思考一次!”

     “上半身,用来护你安稳,可好?”

     呆呆看着男人认真开车的侧颜,莫醉醉莫名脸红了。

     没有细水长流的恋情,没有花前月下的诺言,没有浪漫唯美的求婚,甚至连戒指都没有一枚……这个跟她睡了两晚的男人却说,护她安稳。

     她这一生所求,不就是安稳两个字么?

     可是,这货如果只是为了身体欲望便拖她去登记,那么遇到一个更对他胃口的女人,他会不会很快就变卦?

     而且,他们之间甚至都不存在变心,因为对彼此原本就无心。

     红润的唇轻轻颤抖,莫醉醉转头看向车窗外,咬紧了下唇,才能忍下心底所有的悸动与汹涌。

     察觉到女人突兀的安静,雷昊焰微微沉吟,还是决定仁慈地给即将新婚的妻子知道他是谁,“我是雷氏财阀的总裁?!?/p>

     “噗!”喷出一口老血,平昙昙那狠货,敢不敢给她玩更狠的!竟然把她送给这种男人!雷氏财阀的总裁,这种男人哪里是她能招惹的货色?

     “我知道你的家庭境况,所以不必担心,我做决定的时候很理智?!?/p>

     “我没有担心,我只是单纯地厌恶豪门?!?/p>

     “原因?!?/p>

     “……无可奉告?!?/p>

     “那便乖乖跟我去领证?!?/p>

     “……呜呜,停车,我需要去喝点酒?!泵棵垦沽薮笫?,唯有酒,可以解她忧。

     “这两晚我没有做防护措施,所以你有可能会怀孕,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禁酒?!?/p>

     为何这禽兽总让她有无语梗塞之感?

     欲哭无泪地掩面,莫醉醉自问,不知道现在再吃药晚不晚?

     “别打药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明白我做的频率绝对能超过你吃药的速度?!?/p>

     “你个禽兽,我才21岁?!?/p>

     “足以当妈了?!?/p>

     “……我并不爱你?!?/p>

     男人的眉眼微沉,冷声道:“那便爱上我?!?/p>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我的?!?/p>

     “你丫的哪来的强盗理论?你上过的女人自己能数得过来吗?如果每一个被你上的女人都是你的,那现在后宫佳丽应该有三千了吧?”

     “醉醉,是你上的我?!?/p>

     “噗!”

     似笑非笑地瞥了眼彻底崩溃的莫醉醉,雷昊焰得意勾唇,“第一次有女人敢主动上我,你很够胆?!?/p>

     某污女吐血完败!

第007章 生命不息 犯二不止

    到达民政局后,雷昊焰把莫醉醉抱下车,已经等待的手下伶俐地帮忙关上车门,他便不顾众人的注目,直接抱人走进办证大厅。

     呆呆看着空荡荡的办证大厅以及严阵以待的工作人员,莫醉醉泪奔,原本还想最后抗争一把,利用民意施压看能否逃脱这一劫,如今看来,某男已料到了,所以早早就清好了场子。

     莫醉醉倒也光棍,既然无力拒绝,那便坦然接受。

     走一步算一步,横竖不过是几十年而已,熬一熬便就过去了。而且,谁能保证这男人新鲜感一过,分分秒踹飞她。

     “恭喜雷少、雷夫人,这边请?!?/p>

     顺从地跟雷昊焰拍了结婚证件照,交给工作人员,莫醉醉在等待证件出炉的间隙,给平昙昙打了个电话。

     “喂,平胸妹?!?/p>

     “你想死了么?”彼方暴怒。

     “对啊,你来弄死我?!?/p>

     “……”

     有胆来求死,这货有问题,“说,你丫怎么了?”

     “我结婚了?!?/p>

     另一边静默了几分钟,然后蓦然响起尖叫声。

     “莫小妞,你丫可以啊,竟然征服了身经百战的雷昊焰?!逼疥缄纪反蟮刈睬?,呜呜,这下死定了,玩这么大,不知道她会被几方势力追杀?

     “哪有你行?你丫明知他的身份为何还把我送给他?”

     “只是顺手而已,呵呵?!?/p>

     “我信你去死!”

     “醉醉呀,既然木已成舟,这个一点都不重要了,回头教老子几招,将来遇到好男人也好直接拿下?!?/p>

     “教什么教!直接埋胸就OK?!?/p>

     “……”死二货!大馒头了不起??!小笼包也有小笼包的骄傲!

     “昙昙,不闹了,我,我——”

     “嗯?”明白她的无措,平昙昙心底涌起罪恶感。她本意只是让莫醉醉去享受青春,顺便也护卫她的安全,却不曾想到,那曾经立誓不婚的男人竟然下手这么快!太特么不要脸了!

     “这个男人,我喂不饱……”

     “……”她是猪,她怎么能相信一只二缺污婆会忧郁会心伤!

     “莫小妞,你丫真真是浪出了境界,老子真特么以你为傲?!?/p>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是被浪的那一方?

     莫醉醉苦中作乐,无语凝噎,却犹自嘴硬地回:“伦家这是不浪则已,一浪惊天?!?/p>

     “……”死污女,张嘴必污!

     不等平昙昙再揶揄她,莫醉醉抹了把辛酸泪,站起身迎向雷昊焰,“不污你了,证件出来了,回聊,昙昙?!?/p>

     “报喜?”看她跟平昙昙联系,雷昊焰忍不住问。

     她可以说是报丧么?

     送他一个眼神,莫醉醉说:“自己领会?!?/p>

     “……”

     “雷少,我有一个条件?!?/p>

     “说?!?/p>

     “……不能剥夺我工作的权利,我要有自己独立的生存能力?!?/p>

     “怕我将来不要你?”

     “对?!?/p>

     “放心,即便将来离婚,我也会养着你和孩子?!?/p>

     可是,我并不想做任何男人的禁脔。如果有选择,她更不想自己的孩子成为婚姻的牺牲品。

     即便心头泣血,莫醉醉依然笑得阳光灿烂,“雷少,可以答应吗?”

     “喊老公便答应你?!?/p>

     “……那么,老公大人,一言为定喔?!?/p>

     让助理把车开过来,雷昊焰接过车钥匙,“上车,先带你去吃饭,然后送你去打工的地方?!?/p>

     “去哪吃?”

     “东城有一家全猪宴——”

     “我拒绝!”连续吃了三天猪脑,莫醉醉已经闻猪色变了。

     满意地看到莫醉醉又多了一条嫌弃那只斯文败类的理由,雷昊焰唇角微勾,敢对他的女人献殷勤,真当他是死的不成?

     “想吃什么?”

     “全鱼宴?!?/p>

     西涯市有所谓七大名店,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店面多么高大上,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全鱼宴、全猪宴、全牛宴、全羊宴、全鸡宴、全鸭宴、全鹅宴。

     若说他们的神秘背后老板不是同一个人,鬼才信。

     “你说,全宴系列幕后的那位老板得有多懒,才能取出这么经典的一系列店名?!?/p>

     嘴角微抽,雷昊焰开着车,不置一言。

     “我猜那货跟我是同道中人,哈哈?!?/p>

     即便男人不理会她,莫醉醉也能自得其乐的生命不息,犯二不止。不得不说,这种强大的自娱自乐能力非一般人可比。

     这算是侮辱么?雷昊焰微微蛋疼。

     为了防止这傻姑娘又吐出什么让他更蛋疼的话,他索性转移话题,“你怎么认识的云晋尧?”

     “???你认识云学长?”

     “从小一起玩大的哥们儿?!?/p>

     “喔哦?!?/p>

     “回答问题?!?/p>

     “……我大一寒假时找兼职,去他公司应聘过,大概是被我惊为天人的穿衣风格吓傻了,云大神竟然破天荒地留下了我?!?/p>

     那家服饰设计工作室其实只是云大神为了泡妞临时玩票的,本来那场名为“衣衫褴褛”的变装舞会是他为了饱眼福而办的,却被不明状况的她毁了。每每想到那位衣冠楚楚的学长内伤呕血的表情,莫醉醉就忍不住心头的暗爽。

     “你跟他工作了一个寒假,还把他带回学校继续读书了?”那败类倒是真的好意思忽视自己的实际年龄。

     “哪有呀,学长是因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才决定回学校继续深造的?!?/p>

     “信?”

     “才不!那货肯定是因为我们学?;贩恃嗍?、美女如云才肯回来的?!?/p>

     正巧是红灯,雷昊焰赞许地拍了拍莫醉醉的脑袋,对她愈发满意了。就这二得惊为天人的情商,活该那只装斯文的败类沦为炮灰。

     “你在哪里做兼职?”

     “就是学长的公司啊,没课时去给他打打杂,顺便协调那些秘书美女们的争风吃醋?!?/p>

     薪水高,又相对很自由,这也是莫醉醉不能拒绝的主要原因,毕竟,她要赚够学费和生活费。

     真是无孔不入的败类。

     略不满属下竟然没有调查到这一点,雷昊焰抿紧薄唇,“下午陪你去选婚戒吧,我跟晋尧说一声,这几天就不去了?!?/p>

     婚戒?一点都没有已婚意识的莫醉醉囧了。

     “不太好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去了?!?/p>

     “无妨,把你借调到我公司都没问题,就当是晋尧送给好兄弟的新婚贺礼?!蹦橙嗣娌桓纳丶绦缪葑畔嗲紫喟酶缑堑慕巧?,浑然不提两人昨晚还大打出手。

     而彼方,被狠狠惦记的云晋尧狠狠打了一个喷嚏,忍不住低咒:“又是哪只不开眼的劣货惦记哥的墙角……”

第008章 全城通缉逃妻

    作为一只有节操的好菇凉,远离禽兽才是王道。

     吃了个半饱就尿遁的莫醉醉贴着墙角,小心谨慎地离开全鱼宴。直到坐上公交车,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宿舍是不能回去了,分分钟会被抓回去的节奏。幸好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大部分学生都外出实习找工作,她就算不回学校也不会被查。

     学长那边更不能去,雷昊焰都摆明了他们是一个阵营的,她不能去投靠敌营。

     至于平昙昙,丫让她去死!这次真被那劣货坑惨了。

     百无聊赖地嚼着口香糖,莫醉醉浑然不觉自己是已婚人士,或者说,已婚又怎样?没有情感束缚的婚约,在她看来,一文不值。

     一直坐到终点站,莫醉醉才无奈下车。

     只是,她没有想到,迎接她的,竟然是这种阵仗。

     甫一停下,几十号身穿黑衣的男人动作迅捷地围住公交车,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扭头看了眼除了司机和自己,已然空无一人的公交车,莫醉醉垂泪。

     这这这都是谁家孩子?没事别跑出来乱吓人撒!

     “莫醉醉?”黑衣人身后,走出一位头发已花白的老人,在莫醉醉身前不远处站定,他双手交握在手杖上,不怒自威。

     “认错人了?!崩涞α松?,莫醉醉转身欲走。

     “墨孟离是你什么人?”

     “没听说过?!?/p>

     被黑衣人阻拦,莫醉醉耸了耸肩,很光棍地晃回老人身边,“老爷子,用这种方式搭讪女人太老套了,而且我已婚,您老真心找错人了?!?/p>

     一手杖敲在莫醉醉晃来晃去的腿上,老人蹙眉,“说什么混话!站直了!”

     痛得跳脚,莫醉醉才不管老人的冷怒,“你竟然打女人!”

     “我是教训小辈?!?/p>

     “谁丫的是你小辈!我被街袭了,我要报警!”

     西涯市的警察效率很高,莫醉醉打了报警电话后,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赶到,只是——

     看着对老爷子点头哈腰的那几人,莫醉醉深深蛋疼了。

     他们看不到她疼得都坐在地上了么?相比之下,她才是弱势群体好吗?

     “姑娘,别跟老人家置气,乖乖跟老人家回家吧?!?/p>

     “我不认识他是谁?!?/p>

     你不认识,我们认识呀。几人正无言以对,身后那位大佬又开了金口,“她是我孙媳?!?/p>

     孙媳?如果他们没有记错,这位只有一个孙子吧?可是,那位权少是什么时候结的婚?

     豪门恩怨,果然是风云变幻。

     “既然是你们的家务事,那我们就不便插手了,你们慢聊,再见,哈哈?!?/p>

     “……”

     “还折腾么?”

     “不了,累?!?/p>

     “那找个地方坐一坐?”

     “走呗?!?/p>

     被老爷子带到一处偏僻的静室,莫醉醉进来时,只来得及看到门口两个古朴的字——“故渊”。

     待看到内室的布置,满室典藏级别的古木清香,她大抵明白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私人会所。而且,客人应该都是跟身旁这位老爷子一个级别的人物。

     “就是这个丫头?”

     刚走过一扇沉香木屏风,就被一个硬朗的声音小小惊了一下。

     呆呆看着精神矍铄的军装老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铁血军风。两位老人坐在一起,即便衣着朴素,也不会有人能忽略他们的霸主之气。

     莫醉醉突然有点明白雷昊焰的铁血行事风格与凌厉从商做派是如何而来。

     “是个干净丫头?!?/p>

     “只是脑子不太好使,刚才竟然说我老人家搭讪她?!?/p>

     “是你这个老不休没有自我介绍吧?是不是直接劫持了人家小姑娘?”军装老人对自己老伙计的作风很了解。

     “……”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雷老爷子为自己辩解,“也不能全然怪我,刚刚得知那混小子竟然破天荒肯结婚了,我老人家不等他们来见我,就兴冲冲地跑去见未来孙媳妇,没想到刚刚赶到他们就餐的全鱼宴,就逮到这丫头从侧门逃离。若不是在车上时,他们就送来了照片,大概还真的会被她逃掉。这丫头竟然敢放雷昊焰的鸽子,想来也不会被我吓到的?!?/p>

     “……”于是,他真的是雷昊焰的爷爷?而她竟然调戏了雷昊焰的爷爷么?

     救命!

     脸上挂下瀑布泪,莫醉醉再不敢胡乱言语,乖巧至极地坐在一侧,侧耳聆听老人说话。至于老爷子说的她逃跑的片段,她倒真的不以为耻,既然敢做,她就没什么不敢认的。

     看到莫醉醉神色间的不以为许,已然老成精的厉老爷子暗暗赞许,没点胆气的女人怎么能拿得下他们家那个硬骨头的混小子?

     “醉醉,先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的确是雷昊焰的爷爷。我是他外公,姓厉?!?/p>

     “爷爷好,外公好?!彼亢敛桓抑室衫先说娜ㄍ?,莫醉醉乖巧地站起来鞠躬行礼。

     “坐?!鄙陨月獾乩浜吡艘簧?,雷老爷子沉声问:“你可知雷昊焰那混小子现在在做什么?”

     莫醉醉眼观鼻鼻观心,“找我?!?/p>

     “确切说,是全城通缉你?!?/p>

     “噗!”莫醉醉喷了。

     对孙子的彪悍作风赞赏有加的雷老爷子继续说道:“丫头,你做得很好,完美地给了他全城范围内昭著所有权的正当理由?!?/p>

     “……”特么的这又是什么鬼!豪门婚姻不都是藏着掖着的么?“所以,他是故意放我逃走的?”

     “要不然你以为自己能逃得掉?”厉老爷子捧着茶杯,浅酌慢饮,“身为雷家和厉家三代单传的唯一继承人,昊焰虽然讨厌带助理和保镖,但我们安插在暗处的暗卫却不少。这些暗卫,不只负责他的安全,以后,还会负责你的?!?/p>

     “……”所以说,她是打心眼里讨厌所谓的豪门。

     没有自由,更不能随心所欲,哪里有小老百姓活得悠游自在?

     “现在阻止他,还来得及么?我不想成为全城男人女人眼中的活靶子?!痹俅握酒鹕?,莫醉醉有些焦急。

     “你可以给他打电话?!?/p>

     “……我没有他手机号码?!焙棉限巍氤坪羲限蚊谩?/p>

     大抵也了解自家孙子是如何强娶的,两位老爷子倒是面色如常。

     所以说,有关脸皮的厚度问题,其实也是可以遗传的。

》》》》》阅读全文《《《《《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第525期:吃素养生?没想到加重心脑血管疾病风险 2018-12-13
  • 运宝黄河大桥公司开展安全宣传咨询活动 2018-12-13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2018-12-12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8-12-11
  • 【重庆天气】最新重庆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重庆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8-12-11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682| 467| 704| 439| 195| 837| 443| 402| 183| 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