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完本)心灰意冷恨入骨(夏忆沈墨寒)免费阅读by君忆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8:01

心灰意冷恨入骨(夏忆沈墨寒)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她是我的女人!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沈墨寒似乎跟夏沫雪说了什么,夏沫雪的声音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却明显的压了下去,她也再听不清楚两人说了什么。

     而她仔细一听,可以听见一些,什么当年谢谢你救了我之类的话语。

     夏忆心里一惊,她心里的一股火气直接就窜上了头顶,拉开房门,冷笑道:“夏沫雪,当初救墨寒的人,明明是我!”

     “……”

     房里的空气都开始凝固,夏忆重重的喘着气,她的头发还是湿,而且凌乱,让人觉得像个疯子一般。

     沈墨寒冰冷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刚才因为愤怒而来的勇气瞬间就萎了,但是却固执的挺了挺腰身,直视着沈墨寒的目光。

     “墨寒,当初救你的人是我!”

     “姐姐,你怎么这样……我……墨寒,我害怕?!毕哪┚鹊慕辛艘簧?,便如同受惊的小白兔一般往沈墨寒的身边靠去。

     而对她横眉冷对的沈墨寒却下意识的将夏沫雪护在了身后,“夏忆,你给我滚出去!”沈墨寒冲着夏忆吼着。

     看到这一幕,夏忆唇角的冷笑扩大,心已经在滴血。

     原来她最爱的丈夫早就跟她最亲的妹妹勾搭在了一起,难怪……难怪他从来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难怪就算结婚了,他在清醒的状态下也从来不会碰她;难怪他们的孩子没了,他却根本不在意……

     夏沫雪真的是下一步好棋,当初拼死救沈墨寒的人明明是她,现在却变成了夏沫雪。

     夏忆手腕的伤疤正在隐隐作痛,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一瞬间,夏忆什么都明白了。转身,拖着已经近乎虚脱的身子回到病房中,用尽力气关上了门。

     夏忆一个人在路上游荡着,只觉得心已经千创百孔。而这时老天也仿佛要跟她作对一般,下起了大雨。

     冰冷的雨滴打在身上,是那样的刺骨,像针一般扎进皮肤里。

     心里的隐忍的委屈一发不可收拾,即使心已经到麻木,没想到还是会痛。

     他根本不听她的解释,而且还那样对她。夏忆无助的抱着双臂,嘴里不由得胡言乱语。

     因为刚刚被夏沫雪拉下水的时候,扭伤了脚,脚疼的厉害。夏忆脱了高跟鞋扔到一边,赤着脚,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

     摇摇晃晃的几乎站不住脚,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路边。

     而这时开车路过的林轩,看到她,连忙把夏忆抱上车,带回了自己家里。

     林轩今天刚回国,他在国外非常想念夏忆,只是没有想到,两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了。

     管家在别墅门口迎接着林轩,看见他怀里的夏忆,不由得吃惊。

     林轩将她送回了夏家,却意外撞见了送夏沫雪回家的沈墨寒。

     沈墨寒看着两人走在一起眸色一沉,搂紧怀里的夏沫雪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夏家。

     “夏忆,你没事吧?”林轩明显觉得身旁的夏忆身子在微微颤抖。

     夏忆苦笑着,“林轩哥哥,我没事?!?/p>

     “这个沈墨寒真的太过分了!”林轩攥紧了拳头,眉宇间全是怒火。

     林轩一直暗恋着夏忆,对她更是呵护备至,却因为一场意外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了别人,这让他后悔极了。

     夏忆没有说话,只是望着两人背影,夏沫雪柔弱的躺在沈墨寒的怀里,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沈墨寒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

     “夏忆,他真的爱上了小雪?”

     夏忆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真的不想亲口说出这残酷的事实。

     林轩听后正欲发作,没想到,夏父竟然从屋里走了出去,看见沈墨寒高兴的不得了,而看到他怀里的夏沫雪也只是面色僵硬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大家既然都来了,就赶紧进去吧?!?/p>

     “爸……”

     夏沫雪委屈叫了一声,夏父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他这个女儿他最了解了,看样子又去出去惹事了,每次都要沈墨寒帮她收场,真是胡闹!

     顾及到沈墨寒在场他也不好发作,只得作摆。

     彭丽看了自己女儿这可怜的模样,可是心疼的紧,“小雪,怎么回事?快和墨寒跟妈进屋子里去?!?/p>

     “嗯嗯?!?/p>

     夏沫雪扯了扯沈墨寒的袖子示意他快走,两个人跟着彭丽一起进了客厅。

     夏父叹了口气,连忙走到夏忆和林轩面前,“轩儿,你伯母就是这样,你不要在意?!?/p>

     “伯父,没事的,我是送夏忆回家的?!?/p>

     夏父仔细看了看夏忆,心疼不已,“夏忆,委屈你了?!?/p>

     “我没事?!?/p>

     夏忆原本心里没什么感觉,被夏父这么一说心里的所有的委屈全都涌上了心头,让人无法控制。好在,夏忆她拼命了忍住了眼泪。

     “轩儿,既然来了就进去吃个饭吧?!?/p>

     “好的,谢谢伯父?!?/p>

     林轩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心想着,进去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沈墨寒一顿。

     林轩扶着夏忆跟夏父走进客厅,沈墨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现她们母子俩不见了踪影。

     这个时候,夏忆知道吴妈正在做饭,为了避开沈墨寒,夏忆选择去帮吴妈一起做饭,“爸,我去帮吴妈做饭了,你们聊?!?/p>

     “好的?!毕母付宰约赫飧雠浅B?。

     礼貌,懂事,孝顺,没有公主架子,哪里像自己的小女儿,浑身的公主架子不说,还刁蛮任性。

     “爸,我出去一下?!鄙蚰飨远粤中械幸?,他甚至不想和林轩共处一室。

     沈墨寒前脚出去,林轩后脚就跟了出去。

     沈墨寒走到花园,双手插在兜里,若不是夏母执意要留他吃饭,他早就走了。

     留在这里看那个女人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他怎么会在意那个女人!

     沈墨寒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猛的一拳打在了墙上。

     林轩毫无声息的走到沈墨寒身后,沈墨寒眸色一冷,转身警惕的看着林轩。

     “你是谁?”

     “我是夏忆的表哥林轩?!?/p>

     “表哥?”沈墨寒心里暗自嘲讽道,恐怕不是表哥是情人吧。

     “跟我有关系吗?”

     “我以为你能好好照顾夏忆,她是个善良的女孩?!?/p>

     “呵?!鄙蚰湫α艘簧?,“善良?她若是善良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沫雪?”

     “你身为她的丈夫居然这么不相信她,你有什么资格跟她在一起?”

     “那你有资格在这里质问我?”沈墨寒不回答林轩的问题还反问道。

     林轩愤怒的后槽牙咬紧,他没有想到这个男的竟然这么无耻,明明自己做错了事,现在又来说他和夏忆有不正常的关系,真是恶心人!

     他刚要开口骂人,身旁的男人不急不缓的道,“你喜欢夏忆?可是现在她是我的女人!”

第7章 你给我滚!

    “那又怎样?总有一天,我会把夏忆抢回来!”

     沈墨寒眼神一冷,整个人都像出鞘的锋刃,气势逼人,他一字一顿,眼底闪过杀意,“你找死!”

     “林轩哥哥,原来你在这里,走吧去吃饭了?!?/p>

     满头大汗的夏忆跑了过来,拉着林轩的衣角,然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跟沈墨寒生气。

     这一切在沈墨寒眼里都成了眉来眼去,他冷哼了一声,离开了花园。

     “夏忆,你真的能够忍受他这样对你?”

     “林轩哥哥,我会跟他离婚的……”

     林轩大喜,“夏忆,你终于想通了?!?/p>

     “先吃饭吧?!?/p>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夏沫雪故意跟沈墨寒坐在一起,殷勤的给黑沈墨寒夹菜,两个人好不恩爱甜蜜。

     夏忆在旁边看着心里难受的不行,看着满桌的菜肴胃口全无,没有任何味道,就像喝白开水一般。

     夏沫雪看了看夏忆,心里一动,装模作样的问道,“姐姐,你前几天因为流产住院,现在身体好了吧?”

     夏沫雪这句话一出,周围都安静了,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每个人的表情都阴晴不定,尤其是沈墨寒。

     他把碗猛放在桌子上,站起来一把抓住夏忆的手腕,“跟我回家!”

     不容拒绝,夏忆强制性的被带走了。

     沈墨寒的步子迈的很大,完全不顾及夏忆,夏忆只能小跑着才能跟上去。

     沈墨寒拽着她到了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沈墨寒粗暴的将人丢了进去。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座。

     等林轩追出来以后,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林轩蹙紧了眉头,死死的盯着沈墨寒的车。沈墨寒要是敢做伤害夏忆的事,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要是当初他能早点跟夏忆表白的话,就不会让夏忆受这么多苦了。

     以后,他肯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然而这边的沈墨寒,嘴上说着带夏忆回家,自己则开着车瞎转悠。

     足足转了几个小时,脑海里的画面还是挥之不去。

     特别是刚刚林轩信誓旦旦的说,要把夏忆抢回去了的模样。

     这个女人真的太可恶了,胆大妄为的敢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回去的路上,沈墨寒开始飙车,不顾生死的玩漂移,把时速加到了最大码,他想要发泄。

     夏忆被吓的不轻,她紧紧抓着安全带,“墨寒,你慢点!”

     “怎么,你怕死吗?那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孩子?”沈墨寒一气之下用力捶到了方向盘上,使他的车一下子偏移的轨道迎面一辆车,眼看就要撞上,沈墨寒使劲的踩着刹车,刹车却突然失灵,怎么踩都踩不动。

     “我没有害死我的孩子,是你!”夏忆大声的反驳着。

     失去了孩子,夏忆比谁都伤心,可是沈墨寒却是一再的误会她,这到底有什么意思?

     “呵,夏忆,你觉得我会信你?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死好了?!?/p>

     还好沈墨寒及时扳动方向盘,可是他不幸的撞到了护栏上,巨大的碰撞让他头晕目眩,险些晕了过去,后来他使劲摇了摇头,才清醒过来。

     沈墨寒的车子将护栏撞歪了,幸好的是,他的车没有一丝毁坏的样子。

     可是就当他下车检查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刚刚差点跟他撞到的那一辆车,已经翻车了。

     车子被撞翻在地,玻璃渣碎了一地,血慢慢的底下渗透出来,这说明已经有人受伤了。

     来不及思考心中的疑惑,沈墨寒皱着眉,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

     很快这里就造成了交通堵塞,人们纷纷聚拢过来,议论声四起。

     现在的状况是,两辆车,虽然没有撞在一起,事故却发生了,这就是让沈墨寒想不通的事情。

     恐怕这里的人,都会认为他沈墨寒是造事者。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并不是这么简单这一切的一切串联起来,都在表明,有人要陷害他。

     救护车和警车一起到来。

     警察来了以后,看到是沈墨寒顿时吓了一跳,毕竟他是有头有脸的人,警察队长看到他的时候,立马变得狗腿起来。

     “沈总,这是怎么回事?”

     “意外而已,我会赔偿,现在请让我走?!?/p>

     “是,沈总,你现在可以走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p>

     “恩?!?/p>

     沈墨寒很快解决了事情,然后坐上车,却犹豫了,拉开后座的车门,“你给我出来!”

     夏忆后知后觉的走下去,沈墨寒却将她推到了驾驶座上,“你来开车!”

     “我?”

     “不是你难道是鬼吗!”

     夏忆认命的坐进了驾驶座上,不知道为什么沈墨寒要叫她来开车。

     她也有很久没开车了,其实夏忆很喜欢开车的感觉,这种解放自己的感觉,让人沉醉,可是平时她能开车的机会特别少。

     当车子缓缓施动起来,沈墨寒随口问道,“你想跟那个男人私奔?”

     “我可不敢?!毕囊湟槐呖?,一边回答着沈墨寒的问题,敷衍的样子让沈墨寒怒气更甚。

     沈墨寒一把拉过夏忆,用手钳制住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下去。

     一个吻,却带着毁灭和惩罚性。

     仿佛要把夏忆生吞活剥一般,侵虐着口中每一个角落。

     夏忆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沈墨寒会如此大胆,现在可是在开车,夏忆拼命的用手捶打着他的后背。

     车在路上东倒西歪的行驶着,夏忆用余光看到前面驶来一辆大货车,更是吓得心惊肉跳。

     夏忆用力的挣扎,沈墨寒却不放开她,伸手握住方向盘。用力一扳,才避免跟货车相撞。

     就是在这个空隙,夏忆推开了沈墨寒,握着方向盘,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仔细一看,她的身体正微微的颤抖着。

     并不是害怕死亡,是因为沈墨寒的欺压。

     沈墨寒看着夏忆,疑惑的问,“你害怕了?”

     夏忆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开着车,沈墨寒看着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

     他蹙着眉头,厉声道,“停车!”

     话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夏忆把车靠边停下,沈墨寒打开车门下车,绕到夏忆那边把车门打开,握住夏忆的手腕把她从车里拉出来,强行塞进了后座,自己则坐到驾驶座上。

     夏忆泪眼汪汪的蜷缩在后座上,像只受伤的小兽一样瑟瑟发抖,沈墨寒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扔到夏忆身上,还打开空调,调高了车内的温度。

     为了避免西装外套掉落,夏忆用手抓住,宽大的外套将她完全盖住,小脸的泪痕未干,眼眸无助的看着前方。

     沈墨寒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夏忆的模样,内心复杂。

     这个女人禁不起折腾。明明很脆弱,却倔强的要死,不肯服输。

     沈墨寒心里突然有一丝异样,烦躁的不行。

     完全被动的姿势,夏忆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一滴一滴仿佛砸到了沈墨寒的心上。他松开了夏忆,“哭!你还有脸!”

     “啊……”

     怒火中烧的沈墨寒,一口咬在夏忆的肩膀上,用力的吸允着她甘甜的血液。

     此刻的沈墨寒如同吸血鬼一般。夏忆也只有默默的闭上眼睛,等待那撕裂的疼痛到来。

     而这时像是救命的手机铃声响起。

     沈墨寒不悦停下动作,因为他害怕是公司有什么事,所以他不得不接电话。

     “说!”沈墨寒得语气冷漠还带着不耐烦。

     “墨寒,我不放心你,我现在已经到你家了,你跟姐姐怎么还没有回来?!?/p>

     那边甜美的女声,让沈墨寒的心情很快平复了下来。

     “小雪,你等我,我马上回来?!?/p>

     “好的?!?/p>

     蓦的,沈墨寒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心情突然高涨,解开了对夏忆的束缚,“下去!”

     夏忆被赶下车,而沈墨寒的车子绝尘而去。

     夏忆一个人在路上游荡着,只觉得心已经千创百孔,这时老天也仿佛要跟她作对一般,下起了大雨。

第8章 大打出手

    冰冷的雨滴打在她的身上,是那样的刺骨,像针一般扎进皮肤里。

     心里的隐忍的委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即使心已经到麻木,没想到还是会痛。

     沈墨寒根本不听她的解释,而且还那样对她。夏忆无助的抱着双臂,嘴里不由得胡言乱语。

     因为刚刚被沈墨寒扔下车的时候,扭伤了脚,脚疼的厉害。夏忆脱了高跟鞋扔到一边,赤着脚,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

     她摇摇晃晃的几乎站不住脚,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路边。

     夏忆手里拿着酒瓶失魂落魄的坐在酒吧,回忆着这些年发生的事,她曾经想要得到沈墨寒的认可,其实她对沈墨寒有爱慕之心的。

     结果,却只换得这样的结果,无论她做再多的事,沈墨寒都无动于衷,甚至还一再的伤害她。

     夏忆看着瓶里像鲜血一般的红酒,其实她一般不喝酒,可是今天的心情实在太差了,而且心里很难受。她想哭,想要一个怀抱。

     她是不会喝酒的,而且这酒的度数也有点高,一瓶酒去了一大半,夏忆的意识也开始模糊,看东西都有了重影。

     夏忆不知道,她这样的美人在这里喝闷酒,已经被不少人盯上了,好多人都虎视眈眈的,看见夏忆喝醉的模样,更是心动的不行。

     他们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化身为狼。

     而林轩因为刚刚回国,跟朋友一起出来庆祝,他在远处就注意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可是没有想到真的是夏忆。

     他赶紧向里面走着,发现真的是夏忆。她已经小脸通红,可是还是有意识,她望着林轩傻笑道,“林轩哥哥,你怎么开了?”

     “夏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夏忆没有说完就直接倒在了林轩的怀里,而这一切刚好被赶到的沈墨寒所看到。

     林轩看着怀里意识不清的夏忆。大概是因为酒劲上来的关系觉得燥热无比。连忙把夏忆抱上车,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在扶着夏忆走到地下层取车的时候,夏忆却清醒了过来,可是脑子还是有些晕。

     “林轩哥哥……”

     林轩看着夏忆脖子上的牙齿印,心疼道,“夏忆,你醒了吗?这是那个混蛋干的吗?回去用冰块敷一下,会好的快一点?!?/p>

     “谢谢?!?/p>

     夏忆没有反应过来,那慌张回答的模样在沈墨寒眼里就变成了娇羞,无名火顷刻间就从心里冒了出去,而他终于藏不住了,从暗处跑了过去。他伸手将夏忆拉到自己身后,“别碰她!”

     “沈墨寒,你什么时候出现的,你知不知道把夏忆一个女孩子丢在酒吧,很危险!”

     “跟你有关系吗?”

     “沈墨寒,你真的不配当男人!你不配拥有夏忆!”

     “闭嘴!这是我的家事,你没有资格过问,而且这个女人,不配当我我的妻子!”

     沈墨寒的话像刀一般捅进了夏忆的心里,虽然这种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每听一次,心就会痛一次。

     沈墨寒当然没有看到夏忆的脸色已经变得很苍白,继续跟林轩对峙着,“你应该很喜欢这个女人吧,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呵?!绷中湫σ簧?,“是个男人就要负起责任,我跟夏忆是清白的?!?/p>

     林轩看了看沈墨寒的身后的夏忆,走上前,一把扯住了沈墨寒的衣领,“让我惊讶的是,居然会有人对你死心塌地,这让我很吃惊,所以我劝你好好珍惜眼前人!你根本配不上夏忆?!?/p>

     林轩说完,一把推开了,沈墨寒被推的身子一歪,夏忆连忙伸手扶了他一下,沈墨寒却一把甩开了夏忆的手,“滚!”

     夏忆被他一声吼懵了,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

     看着沈墨寒这幅模样摇了摇头,准备离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再跟沈墨寒再说一句废话。

     “林轩,你别走!”

     沈墨寒几步走到了林轩面前,目光狰狞的看着他,林轩眯了眯眼睛,透出一丝危险,“怎么,想打架?”

     沈墨寒握紧了拳头,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恨透了林轩这幅冷静的模样,恨不得亲手撕烂他这张虚伪的脸。

     “你不值得我动手,而且你一定会输?!?/p>

     林轩觉得结局已经注定,实在不想跟他再耗下去,可是沈墨寒却不肯放过他,先动起手来,林轩抡起拳头朝沈墨寒脸上打去去,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挣脱不开,沈墨寒一用力,手腕处便有剧痛传来。沈墨寒的力气大的惊人,林轩恶狠狠的看着他,疼痛让他冷汗直冒。

     “求我,我就放开你?!鄙蚰涞耐鲁隽思父鲎?,手上的力道却没有放松。

     林轩怎么可能会求饶,想用另一只手去攻击沈墨寒,手腕上的力道便加重,像是要把的骨头捏碎一般,他闷哼的一声,因为疼痛使不上力气。

     林轩不可能回是沈墨寒的对手,因为沈墨寒小时候被送去英国,没人照顾,就被送去学了跆拳道,给各种的防身术,基本上没人敢欺负他。

     “沈墨寒,我求你快放手?!?/p>

     沈墨寒看着夏忆心疼的表情,心中一怒,终于不忍放开了手,若是沈林轩一直不求饶,他真的会捏碎他的手骨,挫一挫沈墨寒的锐气。

     “林轩哥哥,你快走吧,这里我来解决?!毕囊淙八底帕中?,她不想看见两人之间再受伤了,而且林轩,明显不是沈墨寒的对手。

     “少爷,我们快回去吧?!倍馐?,林轩的司机也赶来,扶着他。

     林轩看了看夏忆,咬牙道,“好,我走?!?/p>

     林轩开车走了,沈墨寒还是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动不动的,虽然他也受了一点伤,可是他却毫不在乎。

     沈墨寒气的不行,夏忆却在这个时候晕倒在了地上。万般无奈他将夏忆再次拖进了自己的车里,回到了别墅,将意识不清的夏忆扔到了沙发上。

     因为晚上的天气有些微凉。沈墨寒骂了一声,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夏忆身上,然后气呼呼的坐在一边。

     夏忆却因为这个小动作被惊醒,她睁开眼,眼底一片迷离。

     她看见三个沈墨寒一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不由得笑出声,“呵呵,三个沈墨寒?!?/p>

     沈墨寒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的胡言乱语。

     突然夏忆抓去了他的领带,把他往自己这边一扯,“沈墨寒,我爱你……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我真是不故意失去孩子的?!?/p>

     面对夏忆近距离的接触和诱惑,沈墨寒的眉头紧蹙在一起,听着她无意识的话,平静的心起了涟漪。

》》》》》原文阅读《《《《《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婚礼车队国道上占道跳舞拍视频 交警不帅也不美 2018-12-03
  • 端午小长假,恒大绿洲“购房节”福利大“放价”! 2018-12-02
  • 797| 590| 450| 592| 95| 141| 839| 628| 866| 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