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完本)老公跑不掉(陈允谭振明)免费阅读by秦沫 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8:31

老公跑不掉(陈允谭振明)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 此生 死生不复相见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陈允以为自己能够回来,甚至相对坦然的去面对谭振明,那就代表她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过去。

     然而在即将进入到曾经生活过的别墅时,她身体的颤抖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挣扎。

     她真的没有办法做到当成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谭振明背对着小女人,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内心也有了点微妙的感触。

     然而说出口的话,却还带着一丝挑衅:“怎么,这就不敢进来了?”

     他的语气还是和当初一样的不屑,陈允却没有发现,那其中已然少了一些轻蔑。

     她深吸一口气,唇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为了女儿,没有什么不敢的!”

     这是她的真心话!

     不然也不会在离开三年后,还是乖乖就范的回到这个带个她那么多痛苦的城市。

     陈允走近客厅的时候,内心情绪波动之大还是让她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

     刚才在庭院里面看到她离开三年没有半点变化,她是怕这会儿如果别墅里面还是没任何变化的话,那她内心好不容易建立的防线大概会瞬间崩塌。

     不管是过去还是此刻,陈允从来都是一个心软的人。

     所以,她需要时间去调整情绪。

     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谭振明已经以一副慵懒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此刻正好暇以整的看着她。

     而他身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那个人竟然是……

     “爸爸?”

     陈允的语气中带着一些欣喜,还有不可置信。

     之前在庭院里面,她就敏锐的感觉到别墅里面还有其他人,当时心里面还想过要回避,却没有想到会是父亲。

     父亲又怎么会在谭振明的别墅?

     然而,这一刻和亲人的重逢,已经让陈允忽略掉别墅的装饰是不是和从前一眼,忽略掉父亲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忽略掉很多很多之前预想的问题……

     甚至,她连脚步都停在原地,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要做什么。

     陈爸爸看到陈允的那一瞬间,情绪也非常激动,瞬间就老泪纵横。

     明明已经三年没见,心里面有着千言万语,可最终也只是伸手抹了抹眼眶中的泪花,哽咽道:“回来了!”

     两父女之间还隔着大半个客厅,但是那种满满的亲情却是围绕着两个人。

     良久,陈允终于步履蹒跚的越过谭振明,坐在了父亲身边的沙发上。

     “爸爸!”

     陈允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所有想要说的话也全都包含在这深情的呼唤中。

     三年前离开的时候,她从未想过,还有一天能够再见到亲人。

     陈爸爸欣慰的拍了拍女儿的手背,红着眼圈询问:“小允,你当年到底是为啥一声不吭就那么走了?这么多年也没给家里来个信,我都快要急疯了……”

     父亲的话,让陈允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一下。

     她知道父亲的担心,只是……

     她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男人,他的脸上没有很明显的情绪。

     陈允的唇角多了一抹苦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跟父亲说当年的事情。

     尤其是这会儿看到父亲比三年前憔悴了很多,不过五十出头的年纪却已经满头银发,这就足以说明他这些年的担心。

     她恨自己的不孝,自然就更不能说出事情的真相。

     “爸爸,对不去!”陈允忽然就吸了吸鼻子,收回眼眶中温热的液体,笑着打哈哈:“我就是想着要出去看看世界散散心,却没有想到你们会担心我,是我太任性了!”

     她的话说的是那样的风轻云淡,父亲的眸底显然是不信的。就连谭振明的眸底也有着一闪而逝的怜惜。

     陈允知道父亲不信,却仍在逞强:“爸,其实当年的事情就是……”

     “你是我女儿,我从小带到大的女儿,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陈允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父亲打断。

     她抬眸,看到父亲眼神中那一股真挚的父爱,好不容易才收回去的眼泪又在眼眶里面打转。

     “而且,当年的事情,爸爸也只相信你亲口说的,至于其他人的那些胡话,爸爸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陈爸爸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明显就显得比较激动。

     这说明,在陈允离开的这三年,还是有人不断的提起这件事情,而且还不是同一个版本。

     这些人当中是不是也包括在现场坐着的谭振明呢?

     陈允这会儿没有心思再去管谭振明到底说了什么,她只是为父亲刚才说的那些话而感动,感动的泪流满面。

     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之后,除了秦紫,再也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更别说是对她说这样一句话。

     就算是当初她深深爱着,甘愿为他掏心掏肺付出一切的谭振明也轻易的就相信了诗琳的那些指控,直接就给她盼了死刑……

     陈爸爸作为父亲真的很想知道女儿离开的真相,很想知道她到底受了多少委屈。

     可是,当他看见女儿眼圈红红的,也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可怜天下母父心,只要女儿开心,有些事情不提也罢。

     陈爸爸拍了拍陈允的手:“是爸爸不好,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嗯!”

     “小允,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到任何时候,家里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那一瞬间,陈允觉得原来她还有来自亲情的温暖。

     她轻轻的抿着唇,良久才极其认真的回答一句:“爸爸,就像您说的过去的事情过去了。您只要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陈家的事情,从来都没有……”

     这是陈允三年来第一次为了那件事情松口说下这一句话,语气里面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

     同时,三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幕再一次在脑海里面浮现。

     有些事情嘴巴上可是轻而易举的就放心了,但是心里面却没有那么简单能做到。

     ——见不得光的情妇、孩子是生父不详的野种、低贱出生混入上流社会的商业间谍、杀人未遂的杀人凶手……

     这些字眼不期然的就出现在她的脑海当中。

     那一声声指控,那些冰冷的质问,就好似还在耳边回荡,久久都没有办法散开。

     最让她绝望的是谭振明的那一纸离婚协议。

     他说:“此生,死生不复相见!”

     当年的陈允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众叛亲离”,“万人唾骂”,被最亲和最爱的人逼着远走异国他乡……

第七章 谭先生 离婚吧

    书房,只剩下陈允和父亲两人沉默。

     “爸爸,我……”

     刚才在客厅当着男人的面还在努力隐忍,这会儿一开口就红了眼眶,身体还在颤抖。

     相比之下,陈爸爸的情绪比最初见面时要平静许多。

     “小允!”他包含沧桑的声音当中满满都是怜惜,“既然回来了,就留下来吧!”

     陈允闻言抬眸,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又在看到父亲花白的头发和满脸褶皱时欲言又止。

     “小允,只要你留下,爸爸一定支持你,而且我看谭先生都已经把你给接回来了,你就……”

     ‘谭先生’三个字,让陈允身体瞬时僵硬,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也握成了拳。

     她感动父亲的那份关爱,却没有办法忽略男人的那张冰山脸以及他千方百计引自己回来的目的。

     “爸爸不要再说了,我这趟回来就是为了接萌萌!接到萌萌就会回M国!”

     话音刚落,就听门背后传来“砰”一声巨响,陈允下意识转身。

     ——是谭振明阴沉着脸闯了进来!

     陈爸爸立即站起身上前两步:“谭先生,我……”

     “出去!”

     不等陈爸爸把话说完,谭振明连拖带拽的将他推搡出书房的门,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门锁上。

     “谭振明,你……”

     陈允回过神来恼羞成怒,直接对着面前的男人抬手。

     然而,她的手还没有完全落下,就已经被男人紧紧攥住,吃痛的蹙起了眉头。

     “你确定,你现在对我做这样的动作?”

     尾音上扬满满都是戏谑,眼角的余光更好似不经意却有所指的往书房门口看去。

     陈允知道,父亲这会儿还没有走远,若是真的闹出点什么动静出来,只怕徒增父亲心中的担心。

     她从男人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脚步往后踉跄了几步,不小心碰到椅子,跟地面摩擦出一些声音。

     站稳身子的陈允没有再开口,一双美眸却是嗔瞪着他,他的唇角是似笑非笑的弧度。

     空气中瞬间就用一种尴尬中却又带着小小的暧昧。

     “咳咳,那个,我先去看看厨房的汤好了没,小允你和谭先生好好聊,记得哦,要悠着点……”

     门外面的陈爸爸听了一会儿墙角之后,心里面着急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忍不住出声。

     他的本意是想女儿和谭先生好,素不知,那满是漏洞的借口还有略带深意的话语,臊的书房里面陈允脸颊一片绯红。

     偏偏这门口站着的人是她的父亲,就算是想要发作都没办法。

     她这会儿真的恨不得能在地上找根裂缝好直接钻下去。

     楼梯上的脚步声由近及远,陈允却丝毫不敢松一口气。

     果不其然,男人一双幽深的黑眸盯着她,仿佛想要穿透她的身体,似笑非笑道:“你的父亲似乎很希望我们发生点什么!”

     一边说,一边还不断的往女人的面前靠近,鼻尖满满都是她独有的体香。

     陈允则是一路退到了沙发上再也无路可退,只能抬眸迎向他那双幽深的黑眸。

     男人的身体越靠越近,当他听下脚步俯下身的时候,两个人的鼻尖有了轻微的摩擦,距离近的能够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就在谭振明俯身就要触碰到女人那柔软唇畔之时,陈允眼睛一闭,一咬牙,就多了一张纸隔在两人之间。

     男人的唇落在纸张上,她正好趁机跌落在沙发上。

     “谭振明,几次三番这样有意思?”她勾着唇,冷言讥讽。

     男人的脸一沉,气压瞬间低沉了许多,“呵,你这脸皮倒是变厚了!”

     言下之意是,你可真自恋。

     陈允明明听出他语气里面的嘲讽,不怒反而嫣然一笑,“谭先生竟也不看看自己手上拿的?”

     谭振明的视线倒是不经意的瞟了一眼那张阻隔他的纸张。

     “离婚协议”四个字撞进眸底时,俊逸的脸庞上就多了显而易见的愤怒。

     一扬手,一张纸瞬时就变成了漫天飞舞的纸片。

     “你就这么想离婚?”语气分明就是压抑不住的怒不可遏,就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已经非常的明显。

     陈允并没有回答,又似是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不紧不慢的拿出了又一份离婚协议。

     她勾着薄唇,轻描淡写的说道:“谭先生大可以继续撕,不过就是一页纸,多打印几份而已!”

     她是被男人以女儿相要挟才回国的,但同时她也铁了心要跟他离婚。

     谭振明看着女人修长指尖夹着的那张纸觉得格外的刺眼,脸更是瞬间就阴沉到无以复加。

     长臂一伸,扯过她手中的“离婚协议”再次撕了个稀巴烂。

     想到小女人刚才说的,干脆直接抢过她的包哗啦啦的纸倒了一地,最后也全都进了垃圾桶。

     或者,连谭振明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猩红着双眸的样子是多么的疯狂。

     有那么一瞬间,陈允真的觉得他是在乎自己的。

     可那样的想法最终也只是停留了几秒,就摇头否决,他可是谭振明呢!

     陈允精致的脸上多了一丝无奈,语气也软了一些:“你为什么不肯签,我什么都不要呢?”

     “那你三年前又为何不签?”

     谭振明的脸色倒是好了一些,勾着唇不答反问。

     三年前……为何不签?

     陈允的脑海里面瞬间就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他一脸厌恶的将离婚协议砸到自己脸上,她倔强的不肯签。

     那是因为心里面还有一丝幻想,还有一些不舍得。

     然而,三年过去了,当初仅存的那点儿幻想也早已换成泡沫不复存在。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再提又有什么意思?”陈允自嘲一声,破罐子破摔,“你今天不肯签总得有个理由,若是说不出理由,还是赶紧签了两清!”

     他是说不出来的,她心里很清楚的知道。

     尤其是男人这会儿抿着薄唇的样子,就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陈允缓缓从背后拿出一页纸,双眸紧紧盯着男人,语速很慢,一字一句:“签了吧!”

     握不住的沙,随风扬了它!

     尽管心底狠狠一紧,但有些事情该结束的必然就是要做一个了结。

     谭振明却被那张离婚协议,还有她那一副轻轻柔柔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云淡风轻给彻底激怒。

     陈允还没有来的及反应,整个人已然被男人压在了身下。

第八章 吃干抹净

    书房里顿时就安静下来,伴随着喘息声的是,男人俊朗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有一些扭曲的狰狞。

     谭振明的双手已经开始疯狂的撕扯着身下女人身上的洋装,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体内滋长的那些不舒服削弱一点。

     可是脑海里面却始终回响着刚才的那一番话,难道她就真的这么着急想要跟自己撇清关系?她就真的那么不待见自己?

     陈允被男人压在身下也一直不停的反抗着谭振明的疯狂。

     只是女人的力气就算再大,碰上了男人,还是一个疯狂的男人,再加上长途飞行的疲倦,陈允这会儿的反抗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谭振明,你快住手……”

     她只剩下歇斯底里的大喊,试图让谭振明恢复理智。

     然而,她越是挣扎,谭振明体内那一股最为原始的欲望就一直在疯狂的乱窜,愈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手上的动作。

     “住手?”他眯着眼睛看着身下的小女人,语气略显轻佻:“你要知道,你这是在尽人妻的义务!”

     “怎么?三年前不是做的很好,三年后就高贵了?”

     他的话越说就越是不堪入耳,陈允恼羞成怒。

     她这会儿真的很想要弄出点声响来,好让父亲发现。

     许是这书房的隔音效果太好,许是父亲真的下楼去看厨房里面的汤,许是……

     纤细的手指将身下沙发垫子都给抓的一片皱痕,关于三年前的那一幕幕,再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面。

     不,不可以,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陈允,谭振明当初对她什么态度不能忘,一个人总不能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

     想到这里,她干脆不再去做无谓的挣扎,反而是一点点的在他的身下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当胸前的那一片雪白呈现在谭振明眼前的时候,陈允的手也成功的抓住了沙发的靠背,没有太多的顾忌,直接用力的一蹬腿。

     而此时的谭振明毫无防备的愣是被陈允的那一脚给踢下了沙发。

     “陈允,你……”原本就阴沉的脸,这会儿因为吃痛的关系,更是黑成一片,就连眼神中也散发着阴冷的光。

     陈允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脸上因为挣扎而产生的绯红也渐渐退去,恢复冰冷,“谭振明,你若再敢动我一下,我就阉了你!”

     说罢,不顾谭振明脸上的吃痛和错愕,就那样从沙发上面站起身子,准备离开。

     然而,还没有走出一步,就已经被身后反应过来的谭振明长臂一揽,紧紧的将她箍在怀里。

     陈允的背就贴在他的胸口,两个人距离近的都能够听到他的心跳。

     他心跳的很快,是在生气?

     可是,那一股环绕着自己的炙热气息却又不太像是生气,就好像是……

     陈允的脑袋里面有了那个念头之后,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果然,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还是会有不争气的时候,就好比这一刻。

     “谭振明,你……赶紧松开我……”

     明明是相同的一句话,但语气已经大有不同。

     与此同时,谭振明也已经俯身,将自己脑袋埋在女人白皙的颈脖间,那样的动作有些贪婪,有些依赖。

     “依赖”这个词出现在脑海里面的时候,陈允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可是,男人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边,那温热的气息带给她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神情都有了一些恍惚。

     就在这些恍惚当中,谭振明已经一点点的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

     他那双幽深的眸底闪烁着的是深情?

     陈允一度怀疑是自己眼花,可是覆在唇上那一抹冰凉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唔……”

     她挣扎了几下。

     可是,如同男人身上那股熟悉的烟草夹杂着薄荷的味道却好似瞬间回到三年前。

     不,他的吻比三年前还要更加的温柔,温柔当中却又是那样的激烈。

     膛大的双眸微微闭上,不争气的沉沦在他细密绵长的吻里。

     这个吻,就好像是持续了一个世纪,陈允感觉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才松开了她。

     阴沉的脸上竟有了丝丝笑容。

     言语能骗人,外表也可伪装,但是刚刚那个热吻里的情感却骗不了人。

     这女人分明就没有嘴巴上那么的想要离开自己?!

     谭振明看到怀里面小女人面色绯红,吐气如兰,身体里面的那股欲望再次被唤醒。

     陈允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不自觉的就动了一下。

     “别动,要不然我不确定真的就把你吃干抹净!”

     一开口,才发现声音沙哑的可怕,眸底的那一股炙热的火光就好像是快要把人给烧着了一般。

     “我……”

     陈允也垂眸,红着脸颊。

     那些伪装出来的冰冷不知不觉就已经完全褪去。

     就这样一副样子,让谭振明眸底一亮,似乎三年前的那个小女人回来了。

     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挑起小女人的下巴,微微的眯着眼睛,眼神有些迷离:“当初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离开我……”

     他的话语很轻,轻的就好像是在呢喃一般。

     陈允就那样愣愣的抬眸看着谭振明,为什么她的心底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她最初见到他的样子?

     恍惚之际,谭振明的唇已经再次覆上了她的唇。

     这一次,他的手也开始游走在小女人的全身上下。

     干菜烈火一触即发之际,门口却传来了节奏感强烈的敲门声。

     敲门声让陈允瞬间清醒,下意识的就推开了面前的男人,心底还有着慌乱。

     “咳咳,那个小允,爸爸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汤好了赶紧下楼趁热喝!”

     陈爸爸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在门口响起:“还有谭先生也一起吧!”

     “……”陈允略微尴尬的抬眸:“我爸他……说喝汤……”

     “哼!”

     被打断了好事的男人阴着脸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陈允整个人都尴尬到了极点,只是看着男人怒气冲冲的离开书房……

》》》》》阅读全文《《《《《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8-12-11
  • 【重庆天气】最新重庆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重庆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8-12-11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871| 390| 498| 374| 594| 7| 575| 962| 943| 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