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信誉好的老平台:欧曜齐小洛小说的名字是《我曾爱你多一点》完整版免费阅读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8:31

欧曜齐小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 满汉全席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可谁想,谁想少爷居然那么重视这个女人,从她倒下的那一刻少爷就一直在齐小姐身边陪着,而当初所谓的“关起来”是让他们好好照顾齐小姐。

     这让属下们心里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自己得罪了不得了的大人物,喜的是少爷终于肯近女色了!

     欧曜摆摆手,随口说道,

     “自己去惩戒堂领罚吧?!?/p>

     “多谢少爷开恩?!?/p>

     这种程度不算重罚,他们松了口气,忙不迭的纷纷离开。

     男人转过头去,继续看屏幕里的女人。

     他心里明白,这次不全是下属们的错,是自己没交代清楚,这些天又忙着处理集团和找欧子伽的事情,女人在地下室呆了那么多天他都不知道。

     不过……

     看样子齐小洛还挺抗压的,在下属们交上来的视频里,她还有精神蹦蹦跳跳的做体操,小嘴里不时说着鼓励自己的话。

     欧曜的嘴角扬起一抹不知名的笑意。

     齐小洛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她看看钟表,自己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她坐起来,小心翼翼的四处打量房间里的布置,奶白色的英式沙发,圆圆的法国书桌,纯羊毛的荷兰地毯,还有墙上的几幅油画,到处充斥着西方的风格。

     对了!她从报纸里读到过,A.X.集团虽然总部在美国,但欧洲才是欧氏家族的大本营,欧曜身体里还流淌着一半欧洲的血统呢,那么,难道这里是欧曜在帝都的家?

     赤脚踩在地板上,走下去细细观看房间里的家具。

     “咚咚咚……”

     门上传来敲门的声音。

     齐小洛连忙跑回床上,躺倒在被窝里,装作没有下过床的样子,

     “咳咳,请进?!?/p>

     一个面容慈祥的中年男人端着餐盘走进来,笑眯眯的对着齐小洛,

     “齐小姐,我是这座别墅的管家欧锟,您可以叫我欧管家,这是少爷让我给您专门准备的晚餐?!?/p>

     她连忙直起身体,伸手要接过餐盘。

     “您不用动,我给您支桌子?!?/p>

     欧管家利落的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按住按钮升起饭桌,然后一一把食物安放好,看到他的动作,齐小洛的嘴微微张大。

     做的是满汉全席?

     “欧管家,这些都是给我吃的?”

     她迟疑的问道,跟前几天的对比也太大了吧。

     “是的,齐小姐?!?/p>

     欧管家轻轻弯身,

     “之前对您的待遇全都是我们下人的理解错误,跟少爷没有任何关系,让您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还请您原谅?!?/p>

     ???不是欧曜的意思?

     齐小洛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欧管家继续笑眯眯,

     “其实我们少爷啊,看起来很冷漠霸道,实际很专情的,您多跟他交往一段时间就知道……”

     “欧叔!”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打断。

     “让你过来送饭的,哪儿那么多话!”

     欧管家摇摇头,少爷,您这样追女孩子怎么行呢。

     齐小洛看着眼睁睁看着欧管家被赶出去,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欧曜两个人。

     男人正皱着眉头盯自己看。

     “干,干什么?”

     她防备的捂住衣领,这个脑子里随时充满乱七八糟东西的男人,在只有两个人的密闭空间里想对她做什么?

     “你说呢?”

     欧曜冷笑着上前,亲密的抬起了齐小洛的小脸蛋。

     精致的面庞还带着一点睡眼惺忪的残痕,长长的睫毛上下一眨一眨,迷迷蒙蒙的眼神好像在暗示男人靠过去。

     他邪邪一笑,自然的顺随着心里的冲动,就要低下头去。

     “欧曜!”

     齐小洛惊呼一声,一只手迅速挡在两个人的面前。

     “我,我还在生病,小心传染到你?!?/p>

     她暂时只能想到这样一个理由,一时之间慌乱的说着。

     “那就不碰嘴~”

     欧曜想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被一只柔若无骨的胳膊拦住,他轻易推开女人的手掌心,一口咬上了齐小洛的下巴!

     “??!”

     黏黏腻腻的感觉清楚的从那处传来,她呼吸一滞!

     女人的双手被欧曜钳制住,她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从上往下的探索,炙热的呼吸在柔软又粉嫩的肌肤轻轻划过……

     齐小洛在昏迷之中被下人服侍着擦过身子,不知道用了什么乳液,此时的脖颈像被牛奶浸过一样白皙,欧曜贪婪的吮吸着,好像在占据着属于他的每一寸领地。

     从精巧的下巴,到漂亮的锁骨,男人淡淡的阴影一直萦绕在齐小洛的上方,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细细品味着女人带给他的美好味道。

     和四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

     温暖的灯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远远看着,竟似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光圈,把他们牢实的包围起来,彼此相依。

     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欧曜当然是肆无忌惮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想着记忆里那道美丽的风景,视线慢慢下移,看到了两抹熟悉的弧线,正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白嫩又富有弹性。

     欧曜身体最原始的冲动,在沉寂了四年之后,汹涌而出。

     他的动作开始褪去温柔的包装,露出最初的模样。

     齐小洛被吓到了,浑身无比僵硬,她这才知道,原来之前的那些,只是男人浅尝辄止的试探。

     “欧,欧曜……”

     她一边推着身上坚硬如石的重物,一边喊着他的名字,试图让这个男人清醒一点。

     可欧曜丝毫不理会。

     “齐小洛……我以后叫你洛洛好不好?”

     男人略喘的呼吸从她看不到的位置上传来,与凶猛的动作不同,带着些许情意,化作丝丝柔水,流到女人的心里。

     洛洛?

     她挣扎的动作一怔,好像听到了那个一直出现在她梦里的音线。

     哥哥,曾经也是这么叫自己的。

     时隔多年之后,重新叫自己小名的人,居然会是欧曜。

     洛洛……

     “不要!”

     胸前一凉,她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哥哥,他是那个可恶的欧曜!

     齐小洛猛烈的反抗起来,不再像之前任人宰割的柔弱,而是用尽全力的拒绝!

     “欧曜,我不是你那些随随便便可以上床的女人,你看清楚,我是齐小洛!”

第七章 过来

    她趁男人离开身体的片刻,慌忙拉上大开的衣领,往床的深处爬去。

     快到嘴边的肉骤然消失,欧曜脸色变得黑起来。

     “过来?!?/p>

     他冷冷的命令道。

     女人剧烈的摇头,

     “欧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哪怕你要饿死、毒死我,也别想用这种方式强迫我!”

     一路上,她从欧曜那里得到的待遇都是残酷的,齐小洛心里清楚,他对待自己只是像一个玩物一样。

     刚才那样,更是像在摆布一个可以任意妄为的木偶,她怎么会一时沉迷呢?

     这个人才不是哥哥!

     欧曜深吸了口气,看着对他讳莫如深的女人,真是扫兴!

     “问你最后一遍,过不过来?”

     他站起来整了整已经皱成一团的衬衣,淡淡的说道。

     “你杀了我也不过去!”

     齐小洛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那你就在角落里呆着吧?!?/p>

     欧曜不再理会她,摇了摇床前的铃铛,没过几秒,欧管家得到允许走进来,恭敬的低着头。

     “少爷?!?/p>

     “把这些东西都倒了,以后别让我看到它们出现在卧室?!?/p>

     欧曜指着满桌的食物。

     欧管家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没有被动过一丝一毫的饭菜,又看看躲在角落里的齐小姐,有些迟疑,

     “少爷……”

     这不是少爷专门安排的晚餐吗?还特意嘱咐过要送到房间里来。

     “我说的话没听到吗!”

     冷厉的眼神带着不容置喙的味道。

     “是?!?/p>

     他不敢违背,利落的把原封不动的饭桌收起来。

     虽然不知道在短短的时间里发生过什么,可是看样子是齐小姐和少爷吵架了,还被剥夺了进食的权利,他心里有些担忧,齐小姐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

     不过……

     欧管家走出去,心里好奇这个齐小姐到底跟少爷是什么关系。

     能让少爷前一秒还挂在心上,下一秒又暴怒的女人,实在是难得啊。

     齐小洛看着饭菜被一盘一盘端出去,坐在床上不禁咽了口唾液,那些东西都好好吃的样子。

     肚子像是知道了主人的想法,正好及时的响起来,在空旷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她愣了一下,连忙拿起旁边的枕头捂着头,好丢脸!

     “哼~”

     听到这响声的欧曜讽刺一笑,看你再怎么逞能!

     他冷漠的坐到桌子前面,旁若无人的处理起公事来。

     没有人跟自己对峙,心里的那口气自然松懈下来,齐小洛遭遇了比刚才更难受的挑战??湛盏亩亲踊鹕栈鹆堑娜忌掌鹄?,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吃饱饭是多长时间之前的事情。

     更糟糕的是,急需食物填补的肚子像是被点了开关一样,一直叫个没完!

     咕噜……咕噜……

     一声一声彼此呼应。

     齐小洛的脸色越来越红,越发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又多饿。

     欧曜总会用最合适的方法惩罚自己!

     她郁闷的躺下闭上眼睛,幻想睡着就不会饿了。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欧曜打开了视频,电脑里居然传出那个悠扬又浑厚的男中音——是《舌尖上的美食》的解说员!

     混蛋!

     齐小洛心里各种怒骂,堂堂总裁为什么要看这种东西,明摆着是要自己睡不着!

     耳朵里不时飘进各种美食的解说词,不用坐在电脑前面,只凭简单的几句话,她都能清楚的想象出那些让人不禁流口水的美味。

     呜哇哇,好想吃。

     听到那个窝在角落的女人不时的来回翻滚,欧曜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笑,他知道挨饿的滋味虽然死不了人,但一点都不好受。

     齐小洛,这就是你不服从我的代价!

     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几行消息,男人把视频声音调高之后站起来,冷冷的说道,

     “不准你碰电脑,躺在那里等我回来?!?/p>

     他有几个临时会议要开,不能当着女人的面。

     眼睁睁看着主宰着她生命的男人离开,齐小洛恨得牙痒痒,一时一刻都不想她稍微舒服一下,什么心态!

     不过就算她心里有再多的怨念,也不敢再公然的违背欧曜的命令。

     哼,不吃就不吃。

     她把被子蒙上头,努力把那些时刻提醒自己还饿着肚子的念头忘掉,也不知过了多久,齐小洛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没有看到欧曜回来之后打开被子,注视她很久的样子。

     之后的几天,他们同吃同住……哦,不对,是只有同住,齐小洛一直处于禁食状态,只能眼睁睁看着欧曜在她面前优雅的进食。

     贝齿咬在被单上,齐小洛睁开眼睛能看到美好的食物,闭上眼睛能闻到芬香的味道,不论如何,都逃不开。

     “少爷,齐小姐三天都没有吃任何东西了?!?/p>

     欧管家小心提醒着自家主人做的好事儿。

     “那又怎么样,你不是给她偷偷送水了吗?!?/p>

     欧曜淡淡的翻开一页文件,丝毫不为他的话所动。

     不送水真的会死人的好吧!

     他心里默默感叹,如花似玉的一个姑娘,难道要自己眼睁睁看着她饿成人干?

     少爷未免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用这样的手段怎么能得到人家齐小姐的芳心呢?

     管家站在脚边迟迟不肯走,欧曜放下手中的东西,

     “我只想看看,她还能撑多久,什么时候对我求饶为止?!?/p>

     说罢摆摆手,表示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

     欧管家只能惋惜的退出去,盯着别墅里最大的房间一阵摇头。

     我的小主人啊,您可是第一次带女人回来,还亲自抱进了自己的房间,这其中意味着什么不是显而易见吗!

     难道这是少爷和齐小姐之间的情趣方式?他疑惑的想了想,少爷不会是sm体质吧!

     齐小洛不知道有人替她求了情,但她本人是咬紧牙关,坚决不要和欧曜说一个“求”字。

     哪怕是饿死,也不向那个男人低头!

     已经饿了几天的她现在完全清醒,浑身虚弱但精神格外好。这些日子,她一直待在这张大床上,要么躺着,要么坐着。

     反正这张床的面积大,就算睡两个人也绰绰有余,只要那个男人不碰她。

第八章 今天没死还有明天

    白天她是一个人,只有濒临夜晚的时候,欧曜才会回来。他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翻翻看自己是否还活着。

     “让欧大少爷失望了,我今天还没饿死?!?/p>

     女人咬牙切齿的由着他翻看,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反抗。

     “没关系,今天没死还有明天?!?/p>

     男人语气轻松的放开手,抬起身来高高在上的对她施舍道,

     “不过只要你说一句自己错了,我可以立马给你吃的?!?/p>

     齐小洛甩过头去,

     “不劳您费心,我现在很好?!?/p>

     欧曜点点头,冷哼着离开。

     女人的样子还挺倔,但她这次选错了犯倔的对象,在自己面前,只有屈服没有抵抗的份儿。

     三天已经是齐小洛的极限,半夜时分,欧曜被一阵接着一阵的呻吟声惊醒。

     他打开床灯,看着距离自己有十万八千里的女人正躲在角落里翻滚,在灯光的映衬下,能清楚的看到齐小洛额头上浸出的冷汗。

     “喂,女人,醒醒?!?/p>

     欧曜伸出胳膊推了她几下。

     没有反应。

     “齐小洛,醒醒!”

     还是没有反应。

     男人的眉头紧紧皱起来,他摁响紧急灯,几秒之内,整个别墅的人全被急促的响声唤醒。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可只有少爷的房间才有预警权限!”

     “快去看看?!?/p>

     ……

     别墅里大灯全开,慌乱的人群你挤我跑,一时间乱成一团。

     “少爷……”

     欧管家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整齐,却是第一个站到欧曜的面前。

     “你来看看,她怎么了?”

     男人已经把齐小洛抱在了怀里,把手贴在她的额头上,说出自己发现的症状。

     “没有发烧,却浑身发冷?!?/p>

     “……”

     被半夜叫起来的管家看了看床上那对保持着亲密姿势的男女,冷静下来,沉默了一会儿,

     “少爷,您已经饿她三天了?!?/p>

     齐小姐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十分的幸运,发冷只能算是轻的症状,您就因为这个把全部的人折腾起来?

     “你不是给她水喝了吗!”

     欧曜的表情十分不耐,才三天而已,这个女人居然给他不省人事,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少爷,不是所有人的身体都像你一样强健的?!?/p>

     他知道自家小主人曾经十几天不吃东西都安然无恙,可眼前的这位只是弱女子而已,怎么能用同样的标准来衡量?

     欧家所有的人都在门外严肃等候着重要命令下达,要知道上次听到这种铃声还是少爷出车祸发生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紧急灯的。

     管家走出来,大家屏住呼吸,静待他的指令,他沉稳的说了六个字,

     “去找个医生来?!?/p>

     “欧叔,是少爷受伤了吗?”

     有人急急忙忙的问道。

     什么时候的事儿?少爷在保卫重重的别墅里还会遇袭?

     “不是少爷,是齐小姐?!?/p>

     齐小洛平躺在床上,床边竖了一个高高的架子,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正在给她输液。

     细细的针管插进透白肌肤的时候,她呢喃的哼了几下,眉头不耐的紧紧皱起来。

     “你能不能轻点!”

     欧曜忍不住低吼一声。

     大半夜被叫来给人挂水的邢彦瞥了欧大少爷一眼,把针管一插到底。

     女人被疼痛感弄得难受,挣扎着乱动起来,欧曜连忙握着她的手,把人搂住,想了一下,动作僵硬的在她身上拍打。

     “你使这么大的劲儿是打算把她拍醒吗?”

     检查过针管里的液体是正常流速,邢彦摘下手套,似笑非笑的说道。

     “要你管!”

     欧曜动作停顿,把人轻轻放到枕头上,不情愿的走出去。

     两个男人先后进到另一个人房间,把门轻掩上,

     “你半夜把我叫来,就是为了给一个被你饿到昏厥的女人打营养针?”

     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多年不近女色的好友,好奇的问道。

     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听他的语气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我怎么知道她这么脆弱?!?/p>

     语气嫌弃的男人对齐小洛不堪折磨的身体十分不满。

     “哦,那没关系,其实可以天天给她打针,你继续饿着她,有我在,死不了的?!?/p>

     刚刚才回国的欧大总裁,什么时候带回来一个女人?邢彦还没仔细看过那个女人的样子呢,一时之间打趣的说道。

     结果收到欧曜的一个白眼。

     那么娇弱的身子骨,怎么能再折腾,欧曜才不想继续服侍她。

     “她到底是哪方神圣?听说你还用了紧急指令?”

     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欧宅可是灯火通明,一点都不像半夜的样子。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你少管闲事?!?/p>

     男人心情不佳。

     他有些烦躁,不明白刚才叫不醒齐小洛时,自己心里闪过的一点恐慌是怎么回事。

     “普通的女人哦~”

     邢彦故意拉长声音,

     “你骗鬼呢!”

     他才不相信,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入住欧宅,还被欧曜搂在怀里?

     搂在怀里……

     “不会吧,你刚才碰到那个女人没有感到恶心或者身上起疹子吗?”

     突然想起这件事,邢彦连忙去扒欧曜的衣服。

     “放开我,没有任何的反应?!?/p>

     他一把推开医生,语气不善的说道。

     “怎么可能没有!”

     邢彦吃惊的喊道,

     “这四年里我用了那么多种办法,都无法让你克服对女人的不良反应,那个躺在你床上的女人想出来了?”

     当年车祸发生以后,也不知怎的,从此只要欧曜碰到女人,身上立马会生出大片红疹,别说发生什么亲密关系,就连简单的握手都不行,哪怕是他的母亲也不例外。

     医生团队判断是车祸造成的心理后遗症,可是不管邢彦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讲那天发生的事情,更不要说进行后续的治疗。

     他不相信世界上还有第二个人比自己医术好!

     “用的什么办法,心理治疗还是药物治疗?”

     不甘心的追问。

     把自己从温柔乡里叫醒,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欧曜身上的“恐女症”在邢彦那里已经排的上是十大疑难杂症之一了,因为病人极度不配合,他医术再好也无济于事。

》》》》》点击阅读原文《《《《《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2-15
  • 魏尧直面问题 立行立改 打造本质环保型企业 2018-12-14
  • 深刻领会新时代的科学内涵 2018-12-14
  • 第525期:吃素养生?没想到加重心脑血管疾病风险 2018-12-13
  • 运宝黄河大桥公司开展安全宣传咨询活动 2018-12-13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2018-12-12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8-12-11
  • 【重庆天气】最新重庆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重庆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8-12-11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862| 349| 174| 383| 64| 92| 696| 461| 510|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