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安卓版:安木槿君临天小说的名字是《睥睨天下尽妃颜》完整版免费阅读第6章第7章第8章

发布时间:2018-07-17 18:31

安木槿君临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把靠山大腿抱稳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安木槿,是安木槿,是她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爹爹,你要为我做主??!”

     安沫刚从床上醒来,就吵着告状。

     昨日,君临天和安木槿走了没多久,侯府二小姐安泽雅刚好回府,将她救了出来,但安沫却已经受伤不轻。

     “安木槿那死丫头哪儿去!我非打死她不可!”

     安侯爷见自己女儿如此委屈,心疼难忍,一个废材给他带来无限的屈辱就算了,现在还想迫害亲妹妹,孽障真是孽障。

     见自己父亲如此生气,安泽雅也在一旁扇风点火的开口:“爹爹,大姐如此伤害三妹,等到娘从外婆家回来一定会伤心的?!?/p>

     说到安泽雅和安沫的娘亲啊,那是安侯爷的续弦,也算是一个大家族的小姐。自从这个后娘进门后生下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她们母女三人就一直欺负安木槿,直到后来安侯爷也越发讨厌自己的这个女儿,最后安木槿才落得这样的下场。

     “沫儿,你可知安木槿那死丫头去哪儿了?”安侯爷望着泪眼婆娑的安沫询问道。

     “她被宸王殿下带走了?!?/p>

     安沫故意讲声音压得很低,毕竟这件事除了安木槿还涉及到的宸王殿下这尊大佛,别说是她了,就连她身前的爹爹都惹不起。

     宸王这两个字从安沫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安侯爷脸上写满来了不可思议,一个废材怎么可能跟宸王殿下这样的天才在一起,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啊。别说是宸王了,就算是六王爷都想尽办法要与安木槿退婚。

     “明日一早,我就去一趟宸王府?!薄?/p>

     “安姑娘,主子请你去厅中进早膳?!?/p>

     安木槿随意梳洗了一番,刚进厅中便见君临天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君临天垂眸吃着自己的八宝海鲜粥,听见安木槿前来的脚步声,他也慢不经心开口,语气很淡但还算平常。

     “坐下吃饭吧?!?/p>

     安木槿上前缓缓坐下,见桌上已经有了一碗八百海鲜粥便咬了一勺送进嘴里。

     “若吃不惯膳食便让厨房从新做?!?/p>

     君临天突然开口,安木槿埋着头并未看到他的神情,不过她觉得这粥的味道不错,她喜欢。

     安木槿见君临天今日的心情不错,她便准备开口实行昨天的想法。

     “宸王殿下,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p>

     安木槿语气小心翼翼,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眼前的这座靠山又得罪了。

     “说?!?/p>

     君临天抬头随意瞟了她一眼,在安木槿看不到他的地方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仅一个字,安木槿就觉得她的成功率应该十拿九稳了。

     “我想向你借些黄金,日后我一定还你?!?/p>

     听见安木槿说出这样,君临天放下手中的勺子,望着她,嘴角微微一扬:“借多少?”

     他答应了?

     “五十两?!?/p>

     五十两黄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五十两黄金都能够平常百姓五年的小费日常了。

     “你还得起吗?”

     “当然,若不相信我给你打个欠条?!?/p>

     安木槿很肯定自己一定能够还上,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能力。

     “好,打欠条,若是在一年之内还不上,你就是本王的女人?!本偬熘V氐耐虐材鹃?,语气中带着志在必得的威严霸气。

     这个条件好,她现在都已经是‘他的女人’,就算是还不上也还是他的女人。

     “我本来就是你的女人了啊?!?/p>

     安木槿感觉自己占了一个大便宜。

     “这只是表面上,我说的是身体上?!?/p>

     “……”

     听了这话,安木槿有些犹豫了,不过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这样答应了。

     就在这时,长青刚好进来,君临天就顺便直接吩咐道:“长青,去取五十两黄金给木槿姑娘?!?/p>

     本来他进来是有事情向君临天传话的,结果竟然给他来了这样一出,让长青摸不着头脑了。

     “奴才这就去给木槿姑娘去取,不过主子,安侯爷来了?!?/p>

     长青这话一出,安木槿一怔,她爹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来要人的。

     君临天对于安侯爷的到来,像是早就预料到的一般,他轻扫了安木槿一眼,又瞥了长青一眼,最后沉声道:“不见”。

     君临天此话一出,长青一愣,呆呆的站在原地。安侯爷好歹也是两朝元老,平日里他老人家求见君临天都挺客气的,今日两个字就直接打发了。

     君临天看着常青犹豫,君临天将音调故意提高了许多再加上强大的气势让人胆怯:“听不懂本王的话吗?!?/p>

     长青抱拳离去,君临天侧目看了安木槿一眼,随即起身朝着书房方向走去。

     用完早膳,安木槿拿着沉甸甸的黄金,朝着槿花岛走去,一路上她一直在想安侯爷此行前来的目的,最大的可能便是安侯爷要接她回去兴师问罪。

     而她若是现在这个时候回去,那就是真正的羊入虎口,现在的她还是什么念力都没有的废材,被欺负是肯定的事情。

     她将黄金放进了一个做工精美的雕花黄花梨的带锁盒子里,如今的她也已经是有钱人了,做事上下打点也方便了许多。

     “姑娘,主子来了?!?/p>

     君临天知道安木槿一定很担心他会把自己送回府去,所以安侯爷刚走他便到了槿花岛。

     安木槿坐在侧榻上转过头,望着君临天不语,她很清楚安侯爷到底此行目的是何,她想知道君临天的想法,却又怕惹怒了他。

     “如果安侯爷来找我要人,我说你不在我这儿,他也不会信,安侯爷的性子我很清楚,朝中大臣都不敢怎么开罪,只因他为人小气?!?/p>

     君临天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波澜,就这样淡淡的,带着清脆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慢慢散开。

     “但一直呆在我这儿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早晚还是要回去面对的?!?/p>

     见君临天这样说,安木槿心中也放心了不少,这个家她是一定要回的,但绝对不是现在。

     君临天的意思安木槿很明白,她的事情只有她自己解决,外人是无法帮到她的,这一切都要看她自己了。君临天唯一能够帮他的就让她修炼,提升念力。

     “我知道?!?/p>

     君临天做在安木槿身前的木塌上,然后递了个眼神给她,让她倒茶。

     宸王殿下的吩咐,她个废材哪敢不听,即使她是现代的王牌特工,到了这里他只能狗且偷生。

     目前抱大腿已经成了安木槿的当务之急,只有把眼前这尊大佛的大腿抱稳,她安木槿才能有立足之地。

     君临天接过安木槿手中的茶杯,轻泯了一口放下,微微点头。

     安木槿看着她这幅样子,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殿下?!?/p>

     “嗯?”

     “其实你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为什么你总板着一副别人欠你钱的脸啊,很吓人的?!?/p>

     安木槿这样说,君临天破天荒的也不生气,他盯了安木槿一眼,无奈的摇头道:“你不是刚欠了本王五十两黄金吗?!?/p>

     “……”

     晨曦细细的投过窗户的缝隙钻了进来,安木槿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微风轻轻的从门口吹进来,吹得墙上的一副山水画都摆动起来。

     不对,怎么画后面隐隐约约透着红色的光亮。

     安木槿开始怀疑自己没有睡醒眼睛花了,等她再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山水画后面真的透着红光。

     安木槿下床走到山水画的跟前,将画撩开。天??!后面有一个洞!

     表面看去,洞口全是一片浑浑噩噩的红色,凭着安木槿原主对这个世界的记忆和她自己经验认识,这是一个空间。

     安木槿有一些捡到宝贝的兴奋,她为了试探自己的猜想,大着胆子伸了一直手进去。

     随即整个人都被这个不大的洞头吸了进去,来到了洞口的另外一端。

     果然是一个空间。

     安木槿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巍峨的山峰,潺潺的流水,天上青鸟飞过,脚下花海一片。

     这样的景色毋庸置疑,是一个世外桃源,而且安木槿深深的感受得到这多个地放带着非常强的灵气,这一定是一块灵地。

     在这个地方修炼只要引灵物,倒天地之灵气,就能够开始修炼,而且修炼的效果和进度是外面的五六倍,并且在这个空间度过一个十天才等于外面的一天,这绝对是一个修炼念力的绝好地方。

     安木槿顺着溪流而下,看着这一路上的花花草草都对修炼有着很好的帮助,就一颗草若是用来炼丹一定能卖个顶好的价钱。

     可是,光是有材料是没有用的,她根本不知道炼丹的方法。

     对于草药这种东西安木槿可以说是非常精通,作为特工为了完成任务潜伏在不同岗位,最简单的医术她肯定是精通的。

     将这整个空间大概解了一遍,安木槿才走出空间,将画把她遮挡好。

     经过她的思考,她需要学习炼丹,毕竟炼丹师在这个世界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能练出一颗好的丹药那也是难得的天才才能办到的,最重要的是,这项职业与念力无关。

     安木槿觉得,只要她的地位能够提高,那么其他人就不敢再轻易的欺负她了,而且她也有钱了。

第7章 被废材欺负的郡主

    “姑娘,怎么起得这么早???”

     水月打着热水从门外走了进来,笑呵呵的道。

     安木槿,见她这般热情,便随手拿出了一锭黄金塞到了她的手里。

     “水月姑娘,这些日子有劳你了?!?/p>

     水月见安木槿这般大方,便将黄金收下,本就笑着的脸蛋更是开了花。

     “姑娘真是客气了?!?/p>

     婢子们的心思安木槿很清楚,她也就不再跟她多说什么,当下她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君临天,让他教她炼丹。

     安木槿正带着水月,走在前去君临天所住的平澜台去。

     说来,这宸王府中的气派和繁华真名副其实,就通往各院的路上,随处都能看见各种各样的花朵,这本不是春天,花儿却能开得这般的艳丽,就光说府中人在花上面就已经费了不少的心思了。

     还有路上,铺得是五颜六色的琉璃,阳光照在上面发出各色光芒,给人一种踩在彩虹上的感觉。

     安木槿光顾着看着路上的景致,一不小心撞上了路上的来人。

     “哪来的小蹄子,走路这般不长眼睛!”

     听着骂声,安木槿这才转头看清来人,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p>

     这女子穿着富贵华丽,身上穿着流星镶金绣牡丹的襦裙,头上戴着凤凰飞天的金步摇,看这行头,看着跋扈的气质,若不是公主也得是郡主了。

     “不好意思,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事了?敢撞本郡主,真是活腻了?!?/p>

     听她这样一说,原来是个郡主啊。

     “那你想怎样?”

     安木槿身平最讨厌这种得理不饶人的人了,明明道了歉却还这样的不知好歹。

     “呵,我想怎么样?拉出去打一百大板?!?/p>

     此人是君临天的姑姑大长公主的女儿,也就是君临天的表妹,名叫君无霜。

     君无霜的身份自然是尊贵无比,然而她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撞了自己还问她到底想怎么样的人。对于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人,君无霜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郡主,您还是饶了安姑娘吧,若是安姑娘有什么好歹,奴婢不好向主子交代啊?!?/p>

     水月见君无霜要把安木槿处置,连忙跪在地上着急的求情。

     看着水月求情的样子,安木槿心中欣慰了不少,看来她早上给的金子真的不是白给的。

     君无霜本就生气,听见水月这样说,就更是怒气难遏的质问道:“你家主子?这蹄子到底是什么人?”

     “奴婢也不知道安姑娘的来历,但是主子吩咐了,要以王妃的礼数来对待?!?/p>

     王妃?

     听到王妃这两个字,君无霜脸色瞬间变青,本还算美丽的脸蛋,不知打了多少折扣。

     君无霜这样的表情,安木槿心中忍不住觉得好笑,看来眼前这位尊贵的郡主是喜欢宸王殿下君临天的。

     这下可好,安木槿本就撞了人家,现在还成了她的情敌,君无霜放过她的机会已经为零。

     “本郡主才不管你主子怪不怪罪,她撞了本郡主理应受罚?!本匏窈莺莸目醋虐材鹃?,像是认出了她的身份,“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安侯爷府上的大废材,安木槿?!?/p>

     其实安木槿的身份很好认出来,她右眼旁边有一朵红色木槿花。

     君无霜语气中尽带着嘲讽,君临天竟然想要找这样一个废材做王妃,她本是满坛子的醋意瞬间烟消云散。

     不过,一码归一码,刚才安木槿得罪了她,她君无霜一定不会放过她。

     “郡主干嘛一口一个大废材的,殿下都说了要以王妃的礼仪来对待我,郡主这样叫是不是不给宸王殿下面子啊?!?/p>

     “王妃?是六王妃吧,只可惜啊六殿下中意的女子不是你啊,是你的妹妹?!?/p>

     安木槿说的话让君无霜不自在,君无霜自然也要揭她的伤疤,但是她却不知道安木槿丝毫不在意六王妃是谁,反正六王妃能够不是她自己就最好不过。

     “那不正好嘛,姐妹二人共侍一夫也是一桩美事,好歹我也是和六王爷有婚约的人。不像无霜郡主您,就算再中意别人,怕是别人也不正眼看你,就算倒贴上去做小怕也不要你?!?/p>

     安木槿看着君无霜,嘴角甜甜的笑着,而君无霜脸上却是一阵青一阵白。

     “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打?!?/p>

     听见主子的命令,跟在君无霜身后几个随从前忙上前准备将安木槿押着离开。

     “郡主,奴婢求您放过安姑娘吧,求求您?!?/p>

     水月着急的跪在地上给安木槿求情,水月是君临天身边的贴身丫鬟,她自然是不愿得罪她的,她还想让水月在君临天跟前给自己美言几句来着。

     君无霜本想就这样看在水月的面子上饶了安木槿的,但是她一看到安木槿那一副岿然不动的神情,心中更是不悦了。

     “拖出去,打!”

     安木槿也不挣扎,不反抗,正准备跟着两个随从离开,经过她的观察,这两个的随从念力应该只有二阶,凭着她的身手还是能够搞定的。

     很快安木槿被押到了道路一旁,两名身材魁梧的随从拿起棍.棒朝着她抡来。安木槿眸光一闪,她便顺势弯腰躲过了棍棒。

     看着安木槿这样废材竟然想躲,君无霜又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气:“给我打!狠狠的打!”

     看着随从又将棍子朝自己抡来,安木槿便躯身斜飞转到了两名随从的身后。因为安木槿的速度极快,随从都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安木槿见此乘机踹了他们一脚,刚好踹在膝盖上,瞬间两人跪地。

     见这样的情形,安木槿很满意的笑着:“不错,不错,知道对不起本小姐就对了?!?/p>

     听见安木槿的话,随从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旁的君无霜也是一脸的气急败坏:“往死里打!她若活着,你们就去死!”

     好歹两个随从都是由二阶念力的人,怎么还被一个废材欺负,心中的不甘和愤怒,促使他们再一次拿着棍子朝着安木槿抡去。

     “住手!”

     安木槿又是一个转身,纵身一跃准备反击,却被一阵清脆威严的声音止住。

     真不知他是让随从住手还是让安木槿住手。

     此时的安木槿不回头也已经知道,是君临天来了。

     此时的君临天身上带着一人让人敬畏的清冷和高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造次。

     “宸王哥哥,你怎么来了?!本匏偬旄侠?,本是一张愤怒拧巴的脸瞬间绽开了笑颜,“宸王哥哥,这废材欺负我?!?/p>

     君无霜的声音极甜,他喜欢君临天,他是她表哥一定会帮她的。

     君无霜本以为君临天会向自己走来,然后关心自己有没有事,接着给自己出气。

     谁知道,君临天直接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安木槿的身旁,本是冰冷高傲的脸竟然就这样瞬间融化开来,他看着安木槿眼神中尽是宠溺和爱.抚,他淡淡温柔一笑,问道:“没事吧?”

     这两个小随从怎么可能难到安木槿,安木槿面色平静,摇摇头。

     此刻君无霜的愤怒和怨恨已经到达极点,而她在君临天的面前来不能表现出来,真是难为她了。

     “宸王哥哥,她欺负我?!?/p>

     君无霜很是委屈,明明是安木槿撞了自己,君临天竟然还关心她。

     听着君无霜这样的不依不饶,君临天这才将视线转到了君无霜的身上。君无霜见君临天总算看自己,脸上瞬间又露出了笑意。

     君临天脸上不带任何神色,一双明亮如浩瀚星辰的眸子盯着着她,盯得她有些发慌,这样强大的气场让君无霜有一种要将她吞噬的既视感。

     “你堂堂大长公主家的女儿,怎会被一个废材欺负?!?/p>

     君临天语气带着质问,他分明就是不相信。

     “是我不小心撞了她,但是我道了歉了?!?/p>

     安木槿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无礼在先,所以还是觉得要把事情给君临天讲清楚。

     事实上君临天已经清楚这事情的整个过程,这里是宸王府,府中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长明,送客?!?/p>

     君临天的语气如冻了千年的冰块,面对眼前这个委屈至极的女子,他并没有任何反应,眸中反倒生出了不屑的厌恶。

     君临天此话一出,跟在他身后的长明有些难以置信,平日里虽然君临天不怎么理睬君无霜,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二话不说就赶人走吧。

     “主子?!?/p>

     “怎么,连本王的话都不听了?”

     看着常明有些犹豫,君临天又下了命令,无限的气势如同千军万马一般,让长明不得不执行。

     主子一直天不怕地不怕,这整个古平国都没有人敢得罪他,既然主子决定了的事情,他们做奴才的也只能做了。

     “无霜郡主,这边请?!?/p>

     “宸王哥哥!宸王哥哥!”

     君无霜看着君临天拉着安木槿离开的身影,一直委屈的想要挽留,她长这么大,君临天是第一次赶她,还是为了一个废材女人。

     “郡主,这边请,你别为难小的了?!?/p>

     人家都赶了,她个堂堂长公主的女儿,怎还好意思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君无霜无奈的转身,朝着正大门的方向跑去。

     “郡主,您慢点,小心别摔着?!?/p>

     君无霜在最前面跑,婢女随从们在后面追。

     此刻的君无霜想要尽快的逃离这个让她受委屈的地方,微风拂面,泪水落下,好在她是跑着的,没人看见无霜郡主哭了。

     安木槿你给我等着,本郡主定让你死无全尸!

第8章 我要跟他退婚

    “哎哟,哪来的丫头,走路这般不长眼……”

     本还有些怒气的君斜飞,看清楚撞自己的来人,只好把没说完的责怪话吞了回去。

     “这不是无霜表妹吗,怎么哭了?!?/p>

     君无霜本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自己委屈落泪的样子,无奈却又偏偏碰到了六王爷君斜飞,她只能拿着巾帕给自己擦着眼泪,抽咽道:“宸王……宸王殿下为了一个废物女人……竟然……竟然把我赶了出来?!?/p>

     君无霜本就哭得伤心,经过这样一说,她心中觉得更是委屈,瞬间泪如雨下。

     “废物?”

     君斜飞倒是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废物,能够让这个高高在上的宸王殿下有心庇护。

     “对,就是安侯府的那个大小姐,你的未婚妻?!?/p>

     话说到此,本还哭得伤心的君无霜,瞬间就已经止住了眼泪,安木槿是废物没错,君斜飞嫌弃她也没错,但是现在安木槿竟然跟宸王殿下厮混在了一起,是个男人也受不了这样的绿帽子吧。

     听了君无霜的话,君斜飞立刻起身,朝着君临天所在的平澜台走去——

     君临天紧紧的拉着安木槿白皙嫩滑的小手,两人一话未言,安木槿悄悄转过头看着君临天的侧颜,高挺的鼻梁,唇如含丹,棱角分明的脸庞,整个人的帅气着实让人着迷,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天赋过人,权势滔天,他是古平过最高贵的王,他就像是谪仙一般,难怪君无霜会这样喜欢他。

     不仅仅是君无霜了,就是整个古平国的女子都对他有着无限的向往和钦慕。

     两人走到平澜台,进了屋,君临天这才开口望着安木槿问道:“你来找本王有何事?”

     “主子,六王爷来了?!?/p>

     安木槿刚要回答,门外长明突然竟来通报。

     六王爷?他来做什么?

     事情都来得太突然,还未让安木槿来得及反应,君斜飞就已经进了屋来。

     安木槿越发觉得,自从她穿越过来自己就变笨了,脑子总比以前慢半拍。

     “四哥?!?/p>

     君斜飞恭敬的朝着君临天抱拳颔首行礼。

     君临天见他前来,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如星辰般的眸子闪烁着庄重的光:“六弟怎想着到本王这儿来了?”

     君斜飞和君临天的关系本来就不亲近,对于他的突然到来,君临天也已经猜出了一二。

     “不瞒四哥,臣弟本想着前来向您商量商量过段时间秋猎的事情,结果在门外撞见无霜,她说木槿在您府上?!?/p>

     说着君斜飞将目光缓慢的移到了安木槿的身上。

     而安木槿却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直接埋下了头。

     “臣弟想把木槿带回去?!?/p>

     听见君斜飞这样一说,君临天面无波澜,冷声一笑,却像要掀起惊涛骇浪一般骇人。

     “呵,把人带回去?”

     见君临天是这样的反应,君斜飞有些惶惑,但还是继续答道:“是啊,把他带回去,毕竟木槿还是我的未婚妻?!?/p>

     君临天嘴角微微上扬,顿悟似的点头:“哦?未婚妻,是带回去成亲呢还是问罪?”

     君临天是挖了个坑让君斜飞跳啊。成亲?问罪?答哪样都不是。

     “瞧四哥您说得,什么成亲什么问罪的,臣弟只是想将木槿带回去罢了?!?/p>

     “本王问回去是成亲还是问罪?!?/p>

     君临天说着故意将语调加重,这样一开口,屋内的下人全都跪在地上俯首,他的语气中带着无人比拟的气势,像是带着千军万马一般要朝着君斜飞踏来。

     安木槿在一旁呆呆的站着,看着眼前的靠山怒了,她心中却开始暗自称赞自己找了个绝好的靠山。

     君斜飞也被君临天的气势吓得不知如何开口,这是君临天第一次冲着他发这样大的火,只因平时他都不敢跟他顶嘴。

     君斜飞被君临天这样一下心中的怒气和委屈难以发泄,他怒目看着安木槿,喝道:“我要跟她退婚!”

     君斜飞看着那个站在君临天身后的女子,都是因为安木槿,才整日被人嘲笑有一个废材未婚妻;都是因为安木槿,安沫才会险些如兽口,至今躺在床上;都是因为安木槿,才会被君临天质问到这种地步。

     都是因为安木槿,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他受够了!

     听见君斜飞这样的怒喝,安木槿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容:“六王爷当真要跟我退婚?”

     我求你快退婚!

     “谁要退婚?”一阵沧桑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安木槿转过头来,见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穿着一身深褐色的金色凤袍子的老人,在君无霜的搀扶下缓缓了走了进来。

     让人没想到的事,君无霜为了争锋吃醋报复安木槿,竟然把老太妃都惊动来了。

     安木槿恭敬的上前行了一个万福礼:“太妃娘娘?!?/p>

     君临天和君斜飞见此,连忙上前将老人家扶到房中正位上坐着。

     “太妃,您怎么想着来了?”

     老太妃坐下,并没有回答君临天的话,她接过婢子端来的茶,轻轻吹了吹上面漂浮着的茶叶,无奈的开口:“是谁要退婚???”

     老太妃关系的只有这个话题,她也就是因为这个事,才风尘仆仆的赶到这宸王府中的。

     既然老太妃都已经问起,君斜飞也已经提出,安木槿自然要把握住这机会跟君斜飞解除婚约。

     “太妃娘娘,是木槿想要解除婚约?!卑材鹃然夯鹤叩教砬肮蛳?,“不瞒太妃娘娘,木槿从小就没有修炼念力的天赋,古平国是一个以念力为尊的国家,木槿不愿再让六王爷受旁人的冷嘲热讽?!?/p>

     君斜飞盯着地上的安木槿,心中暗骂这小蹄子究竟想要搞什么鬼,明明是他要退婚的,怎么安木槿就抢先了,若是传了出去,他君斜飞竟然被一个废物退亲,他的脸面还往哪里搁。

     太妃听了安木槿的这一番话,微微点头,脸上的神情松些了很多。

     这样的画风,让君无霜完全莫不到头脑。

     按道理君斜飞应该找君临天算账,然后把安木槿要回去,在这期间凭着君临天的性子两人一定会有冲突,刚好她把太妃娘娘请来,看着这兄弟二人挣妻场面,君临天也只能放手。

     谁知道???

     君斜飞这样软弱无能,竟然因为退让君临天,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要了,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到最后还被安木槿主动退婚,活该!好好的计划都被这个孬种男人破坏!

     “安姑娘,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你既然心中这样在乎六王爷,又何苦为难自己退婚呢?你这样做可考虑过六王爷的感受?!?/p>

     此刻的君无霜想尽办法,尽量不让他们退婚,若是安木槿和君斜飞退婚,安木槿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君临天搞在一起了。

     君无霜的话说得也不无道理,之前太妃之所以要给二人订下婚约也是有隐情的,如今他们都长大了,想要解除婚约,她也得好好考虑一下才是。

     “斜飞,你怎么看?”

     太妃询问君斜飞的意思,君斜飞一时没有缓过神来,他顿了顿,这才开口回答:“太妃娘娘的美意斜飞感激不尽,我母妃早逝,一直是由太妃娘娘您将我带大,但既然木槿都如此为我着想,我也不能辜负了她。我君斜飞要与安木槿解除婚约?!?/p>

     听到这话,君无霜快要气得吐血,感情她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跳,反而还成全了君临天和安木槿的好事。

     君斜飞话出,老太妃的脸上没有了任何神色,这便让人捉摸不透了。

     “临天,说说你的看法?!?/p>

     老太妃突然让君临天发表意见,这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他们接触婚约与君临天有何干系。

     起初若是老太妃没有来,他君临天也觉得淌了这趟浑水,帮安木槿出气,现在既然老太妃来了,老谋深算的她想必已经有了想法。

     “一切听太妃您的安排?!?/p>

     君临天回话,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滔天气势,如今只有孝顺恭敬的晚辈敬意。

     老太妃也看出了君临天的用意,她淡淡的和蔼一笑,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孩子柔声道。

     “都起来吧。你们现在都已经长大了,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那你们的婚约就此解除吧?!?/p>

     “谢太妃娘娘恩典?!?/p>

     多好的老人啊,安木槿的心头大患就这样解除了,他与君斜飞的婚约解除,她就正在自由了。

     君斜飞心中的石头也就此落地,从此以后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安沫在一起,就再也不用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

     待到一大群人离去,屋内只剩下安木槿和君临天二人。

     君临天眸中泛起无限温柔缱绻:“婚约已无,可满意?”

     安木槿望着眼前这个可以携经天纬地之才,赋震古烁今之气的男人,莞尔一笑:“嗯?!?/p>

     经过君斜飞和君无霜的折腾,纵使安木槿心情很好,但也没有忘记她最初前来的目的。

     安木槿开门见山,直接插入主题开口:“我想让你教我炼丹?!?/p>

》》》》》回到原文阅读《《《《《
(本文内容转自其他小说网站,点击上方链接回到原站继续阅读)

powered by 重庆时时彩计划 © 2017 重庆时时彩计划 www.kmkrn.com.cn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8-12-11
  • 【重庆天气】最新重庆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重庆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8-12-11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8-12-10
  •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是为了讨论问题,让人有思考的价值,就像你网名一样,探寻真理。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在文中也提问,“既然我们 2018-12-10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8-12-09
  • 习近平点出“一带一路”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8-12-09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8-12-08
  • “一带一路”效应:外国人纷纷来喀什看中医 2018-12-08
  • 那样的大环境,谁都难免搞腐败,官员用腐败证明,政治路线是决定一切的,路线不正确,好干部要 变坏,精英会变坏,带领社会风气变坏,慢慢地改变社会性质。 2018-12-07
  • 十九大系列访谈·对话地方领导 2018-12-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8-12-06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8-12-06
  • 离异后单身不再限购系谣传 市房管局称调控并未松绑 2018-12-05
  • 南昌首个婴儿岛何时开放 探访南昌弃婴救助机制 2018-12-04
  • 药酒-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03
  • 283| 976| 223| 618| 265| 429| 182| 541| 966| 4|